大刁民 第七百零五章 Q姐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踢翻垃圾桶的是一个头发挑染金黄色的长发姑娘,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烟熏妆,黑色缕空皮衣,口中嚼着口香糖,下巴轻扬,混在一众古惑仔里头颇是扎眼:“老头,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月份子钱该交了吧?”

  迎上前的祥叔陪笑:“q姐说得的,是到了该交份子钱的时候了。”转身取钱的空档,老人朝李若飞和仲伟新的方向摇了摇头,示意蠢蠢欲动的两人不要过来。

  仲伟新放下酒杯,对着李若飞冷笑道:“飞机哥好手段,自己不好意思上门,弄几个小孩子来耀武扬威,好手段!”

  李若飞也不解释,朝乌鸦使了个眼色,乌鸦会意,走到一旁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小声说了些什么,不一会儿便走了回来:“飞机,查清楚了,小姑娘叫乔乔,还在职高念书,号称职高大姐大q姐,手下网罗了一群也还是在念书的孩子。”

  仲伟新冷眼旁观,既然父亲示意他们不要插手,自然有他的道理。

  李若飞倒是颇为欣赏地看着那个将一众同龄少年训得服服贴贴的姑娘,微笑不语。

  李云道和毛浪是外来客≦,自然更不好在这个问题上发话。

  倒是仲伟新的新任手下阿福没注意祥叔的示意,突闻有古惑仔上门收保护费,顿时火冒三丈,径直走了上去:“祥叔,什么事?”

  被少年们称为q姐的姑娘微皱秀眉,讥笑道:“胖子,这里没你什么事儿,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

  祥叔跟着了附和笑道:“是的是的,没什么事。”

  阿福皱眉,掏出警员证:“警察!”

  跟着q姐身后少年们立刻老实了起来,两三个胆小的甚至已经转身脚尖朝外,只等形势不佳时撒腿就跑。

  q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嗤笑一声:“警察怎么了?吓我?小心我去投诉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阿福失笑:“投诉我?我现在怀疑你们进行非法三合法……”

  “阿福!”仲伟新远远喊了一声。

  阿福的声音嘎然而止,狠狠瞪了q姐一眼:“老实点,否则……”

  睫毛颇毛的小姑娘扬了扬下巴:“怎么着?你咬我?小心我告你非礼……”

  “阿福,回来!”仲伟新将憋了一肚子气的阿福叫了回去。

  “老大,这些孩子不教育不行啊,现在就这样,将来还得了?”阿福愤愤不平道。

  仲伟新回到座位上,摇头道:“我老爸这个人做事情向来有分寸,他让我们不要管,自然有他的道理。”

  祥叔见儿子将阿福喊了回去,立刻远远朝他微笑点头,从收银台里取了早已准备好的一沓港币,微笑着对小姑娘道:“祥叔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取了……”

  被烟熏妆掩盖一脸稚气的姑娘微微愣了愣,似乎觉得在手下面前颇为丢脸,又一脚踹翻刚刚被祥叔扶好的垃圾桶,一把将钱扯了过来:“给钱就行,还磨叽什么?你以为你是我老爸?”

  祥叔笑道:“乔乔,你老爸走得早,你妈妈一个人带你不容易……”

  听祥叔唤出自己的乳名,q姐更觉得没面子,狠狠瞪了祥叔一眼,指着老人道:“老家伙,别吃饱了撑着多管闲事。还有,下次叫我q姐,听到没?”

  祥叔乐呵呵地连连点头:“好好好,q姐!”

  姑娘颇满意地点了点头,但又怕这老头当着自己手下的面出什么昏招,便招呼小的们风紧扯乎,临走前,还远远地狠狠瞪了阿福一眼,连带着仲伟新也吃了一记白眼。

  见小姑娘带人离开,祥叔才叹了口气,拿了几瓶啤酒,在李若飞那桌坐了下来:“飞仔,乔乔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也经常来家里吃饭的。”

  李若飞愣了愣,猛地恍然:“祥叔,你是说你家对门秋姨家的小不点?小时候总跟在我和伟新身后当跟屁虫的那个?还说长大要嫁给伟新的?哎哟,这下咱们新仔要头疼喽……”

  祥叔失笑,正欲说话,抬头却看到仲伟新带着阿福也一起坐了过来,如今的o记警长没好气道:“小时候说的话,你还当真了?”

  李若飞却点头,看着仲伟新认真道:“从来都是当真的。”他没有接着往下说,因为小时候,他说过,仲伟新是他这辈子的兄弟。

  仲伟新嗤之以鼻,转向祥叔问道:“爸,秋姨的老公因公伤去世后,她们娘儿俩就搬走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小丫头怎么变成这幅德性了?”

  祥叔叹了口气,缓缓地李若飞等人斟满杯中酒,举杯道:“唉,世事无常啊!”

  一直旁观不语的李云道却第一个举杯道:“若能得幸福安逸,谁又愿颠沛流离!”

  仲伟新深深地望了李云道一眼,似乎觉得很诧异这个与飞机佬相交的青年口中能说出这般有深意言语:“王望南,这杯我敬你,就冲刚刚这句话。”

  李云道也举杯,相碰后两人一饮而尽。

  一旁的阿福却觉得有些郁闷,他想不通,怎么最后就跟古惑仔们坐到一桌上了。正纳闷的时候,却听到仲伟新突然咦了一声:“你受伤了?”

  阿福望向李云道,上下打量了一番,除了面色苍白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异样,可是老大明明说这家伙受伤,这又是为何?

  李云道与毛浪均面色不改,李若飞似笑非笑,乌鸦举杯遮住了半张脸,杯后眼神中伺机待发。

  “哈哈哈,新哥好眼力,的确是受了点外伤,不过不打紧,多喝几杯才能好得更快些!”李云道笑着道。

  “南哥好气魄!来,兄弟敬你一杯!”李若飞倒是颇欣赏李云道的豪迈。

  “外伤?香港治安说好也不好,说差但比内地一些地方要好上太多,不知道望南兄弟怎么受的外伤?”

  “碰上个拿刀的小偷,打不过,被割了一小刀,不提也罢。”李云道轻轻松松地一语带过。

  “哦?小偷?旺角这边大多是飞机的地盘,出了这种事,飞机佬,你也不过问一下?”

  飞机苦笑,正欲说话,门口却又闹哄了起来,刚刚q姐带头的一群孩子又回到了店里,只是,这一次气焰萎靡,与刚刚的嚣张跋扈大相径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