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十一章 劝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能让一头大象酣睡三天的迷药在一个小男童身上居然连几个小时的药效都没有,单这一点就足以让诸振东啧啧称奇了。<>

  小喇嘛现身后并没有动手,也没有这个年龄的男孩脸上应该出现的惊慌,仿佛好像他是悍匪而眼前的四人却是待宰的肉票羔羊。“如果不想死或者不想这辈子就这么残废了,就都坐下不要动!”十力的目光平静地从四人脸上一一扫过,让这四个在北方黑道混得风生水起的彪悍人物纷纷有种心惊肉跳的错觉。

  黑鱼、泥鳅和胖子都看向诸振东,显然他们认为眼前的突发状况只有诸振东这位昔日的特种大队教官可以轻松处理。诸振东居然没有丝毫犹豫,带头靠着水泥柱坐了下来,另外三人见诸振东席地而坐,也都跟着坐到了地上,但是却还是单手撑地,随时准备应付十力的发难。

  十力先是走到诸振东面前,从诸振东手上拿过那枝蓝白相间的喷雾剂,放在鼻子上嗅了嗅,摇头道:“少了几味药,效果相差何止千里?暂时先用着吧。”放下瓶子,十力蹲下身子,轻轻拿起诸振东已经愈发肿胀的手腕,微微调整了几下呼吸,随后几乎在所有人的眨百晓生地完了按、拉、拔、甩、接的一系列动作,出手的瞬间颇具大师风范,甚至在其他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连续在诸振东身上拍按了数十下。接骨的疼痛不连诸振东这样的汉子都没能忍住,还是惊呼了一声,吓得黑鱼三人纷纷单手撑地一越而起,刚要动手却被诸振东一声暴喝止住:“都不想要命了?没看出来人家是故意放我们一条生路?”

  三人的动作戛然而止。动作虽然停住了,但是要他们相信一个个头刚刚到他们腰部的小男孩有本事要了他们的命,这会儿估计打死也不相信。

  十力也不去看他们三人,只是对着诸振东平静道:“你用的毒药很霸道,影响了我的气息,十二个时辰后,还要再推拿一次,否则后果很严重。”

  诸振东丝毫不怀疑十力的话,只是轻轻活动了一下被接好的手腕,虽然还肿胀得吓人,但至少痛苦已经比刚刚少了几份:“多谢小师父,还请小师父出家人慈悲为怀,救救我三位兄弟。”绑匪对肉票如此客气,估计也只有诸振东这样的极品才能做到。

  十力看了三人一眼,先是手到黑鱼面前,一手执在断臂的肘部,一手按住肩膀。先是微微地小范围移动,随后突然发力,所有人,听到一声响亮的“喀塔”,黑鱼也是痛呼一声,但等极痛时过去,肩膀上的疼痛己经比刚刚好上数倍还不止。随后十力又来到胖子面前,刚刚那一记重拳胖子此刻还记忆犹新,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弱小的一个孩子居然会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杀伤力。让胖子张开嘴看了一眼,十力点了点头:“你这舌头不算大碍,只是这断了的牙,我就真没有办法了。”

  断牙?其他三人同时看着胖子,胖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仍旧含糊不清道:“嘿嘿嘿,太丢人了,我刚刚没好意思告诉你们。”此刻他们才知道胖子为何嘴里会那么多血了,原来是被人打断了两颗牙。再次看向一身红色喇嘛袍十力时,黑鱼和泥鳅不约而同地背后一阵刺寒。泥鳅被踢中了裤裆里的宝贝,本来除了止疼药就没有什么好办法了,但是十力在他身上轻轻拍弄敲打了两下后,居然起到了镇痛的效果。

  检查处理完四人的伤势,十力冷冷地站在四人中间,环视了四人一圈,轻轻道:“缘起缘灭,如梦幻泡影啊。”说完,一副得道高僧浩瀚佛气的十力掉头就走,走到仓库的尽头,才在被捆得严实的双胞胎中间坐下,没了咝咝作响的破旧古董经桶,手中却结起了莲花部三昧耶印,口中念真经。

  黑鱼、泥鳅、胖子三人面面相觑,随后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诸振东——这叫个什么事?明明是他们自己绑架了肉票,怎么搞得自己好像是被人绑架了一般?

  诸振东却是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们四人常在河边走,早就有湿鞋的准备。幸好这回碰到了大善人喽,不然刚刚在车上我们就己经已经提前过鬼门关了。不过这买卖估计是做不成了。”诸振东也不怕买家会追究,反正他跟买家没有正式接触过,一切都是在接生意的网站上用暗语进行的联系,所以买家也不会怕他们出卖,而他们四个反正已经被内蒙那边下了封杀令,顶死再被长三角这边的封杀一次,中国诺大的国家,总能找到安身立命之处的。

  说买卖做不成了,四个人居然都会心一笑,没有一个人为那刚刚擦肩而过的五千万感到可惜。

  “东哥,接下来准备怎么办?”黑鱼看了一眼在仓库的尽头默默念经的十力,仓库里的采光窗不多,小喇嘛头顶的天花板上正好一扇透光窗,光线从高空笔直地投射到小喇嘛的身上,形成一个身形轮廓的光圈,仿佛在黑暗中腾起的金色佛光。原名叫孙祖德的黑鱼微微愣了愣,他不是佛教徒,但却如同亿万敬畏鬼神的传统中国人,信轮回,信报应,栽在小喇嘛的手上,他觉得这应该就是一种报应,哪怕自己遭受了这种报应,却在心中隐隐觉得还不够,还要多一些才能弥补这些年犯下的罪孽。

  “怎么办?凉拌!四个人按旧轮流放哨,其他都原地休息,养足精神了,准备南下去厦门!”诸振东丝毫不为那五千万人民币伤脑心,不过做事却还是小心翼翼丝毫不含糊,“我第一个,你们都先休息。”

  掌声突然响起,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打开了,仓库的门口站着一个民工打扮的年轻人,圆领的老头衫,地摊货的大裤衩,光脚套着一双黑色的布鞋。

  李云道,李家老三。

  秦家是找到绑匪和肉票的藏身之地的,这一点李云道一点儿都不关心,他能说服老爷子让他一个人先来试试,就带着要么天堂要么地狱的死志站在仓库的门口。

  “云道哥!”十力猛然百晓生地冲了上来,在离李云道老远的地方就已经一脚踮起,轻轻起身,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而后才重重地落在李云道的怀里,“云道哥,杀人不好!”

  诸振东四人分别看了他人一眼,都觉得好笑,一个男人就想干掉他们四个?可是转念又联想到小喇嘛的恐怖,那么眼前的男人很可能只会在小家伙之上。

  抱着小喇嘛的李云道迈出一步,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无比的牙齿:“我是来劝降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