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十章 纰漏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8-18

  (布衣催我一日两,近工作比较忙,羽少只能保证基本一日一,等过两天空了的时候,一日两,请布衣、是但见谅哦。

  一个亿的现金有多少,诸振东不是没有测算过,按如今人民币高面值100元来算,体积也要将近一个立方,加上装钱的箱子,重量估计不下三吨。将三吨人民币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出苏州,除非他们四人真有通天神力,不然估计连长三角都走不出,跟不用说带着瑞士银行那五千万南下去越南了。

  “东哥,是我们连累了你!”泥鳅看着诸振东,瘦黑的脸上因为疼痛和歉疚的复杂表情而显得有些僵硬,但眼神却很真诚。

  “都是兄弟,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话!”诸振东又扔给泥鳅和胖子一人一支烟,“现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入伍第一年,老军长就跟我说过,好男儿应该志四方嘛!”

  “东哥,如果我们三个没惹出那档子事情,估计你现也该升团长了!”胖子的舌头仍旧不太灵活,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说到这个话题,他还是忍不住想说两句。

  “屁的团长!如果当年你们不废了那个畜生,就不算是我诸振东带出来的好兵!”

  “哼!”泥鳅恨恨地用手肘捅了一下身后的水泥柱,一个人都环抱不过来的水泥柱居然给震得轰轰作响,“我真后悔,当年应该下狠手,直接要了那畜生的命,不然也不会后还要连累教官你!”

  “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我倒真要睁大眼睛看着,那畜生后会得啥样的报应!别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东哥,你说混蛋强暴杀人,坏事做了,我们算是替天行道,咋后要上军事法庭的反倒是我们的呢?”泥鳅仍旧一脸不理解,这个想法他闷心里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

  诸振东惨笑一声:“自古民不与官斗,哪怕我们是保家卫国的特种兵,放他们面前也只是升斗小民,那些达官贵人拍死我们就跟拍死一只蚊子这么轻松!”

  “妈的!早知道不当这劳什子的兵,好歹老子立过两个二等功,三个三等功,黑鱼厉害,一个一等功,三个二等功,国家怎么说抛弃就抛弃我们?”泥鳅愤愤不平,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战场上奋勇杀敌,后却载了自己人手里。

  “别胡说!”诸振乐正色道,“没有我们那些战友,你们的父母兄弟亲戚朋友能家里上班拿工资过得那么稳当?吴正笑,赵引常,你们一定看到,国家机器只是被极少部分的蛀虫利用了,以国家的名义谋取私利,终这些人将会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

  “是!”泥鳅跟胖子两人同时挺胸回答,一如军队执行任务前的战前督导。

  依着柱子抽烟的三人都受了不同程的伤,烟草的味道能让他们暂时忘却身上的疼痛,但是心里的疼,估计这一辈子都好不了。

  “东哥,你说我们这算不算伤天害理?”泥鳅盯着天花板,表情麻木。

  诸振东抽了口烟,良久才缭绕烟雾回道:“算,怎么不算?人民培养了我们,是让我们上阵杀敌的,可是我们却要用人民给我们的本事,干这些勾当,能不下地狱?”

  胖子却“嘿嘿”笑道:“东哥,我觉得不算!你看啊,我们从军队里出来,虽然也干过不少绑架勒的事,但是我们哪次绑的不是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物?就说来长三角之前我们绑的那个混蛋,开赌场放高利贷也就算了,居然还逼未成年少女做那种事,不敲诈勒他咱总不能跟穷苦老姓化缘去?”

  诸振东这回倒是点头道:“真是没想到他居然跟挡上隶王爷的线,幸好这之前已经接好了生意南下长三角,不然真要被隶王爷盯上,我们就算是再生猛威武也斗不过一条地头蛇的。”

  胖子和泥鳅刚想再说些什么,诸振东的耳朵突然动了动,接着就听到外面汽车的引擎声,按约定以特下的节奏响了几声喇叭后,诸振东和胖子一起开门。去的时候黑鱼开的是一辆随手借来的金杯面包车,回来的时候却变成了一辆黑色的别克g8。跳下车的黑鱼哭丧着脸:“***,那小子不知道做了什么手脚,医院的骨科医生说要开刀才能接上!”

  诸振东微微皱了皱眉,他倒是已经猜到刚刚那个穿着一身喇嘛袍的小喇嘛应该师从名家,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棘手。不过黑鱼之前是特种作战小队的队医,他亲自买来了药让留下的三人一时间都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

  “东哥,先喷点儿这个,有止疼的效果!”黑鱼递给诸振东一瓶蓝白颜色的喷雾剂,“虽然没有军队里的那种好用,效果也慢也些,但有总比没有好。”

  “我先帮你喷些,然后你先帮他们处理一下,尤其是泥鳅,就当一起泡澡堂子了,大男人一个别扭扭捏捏。”诸振东帮先帮黑鱼将垂下的那只肩膀喷了一圈,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自己藏裤袋里的左手,另外三人一看都吓一跳,手腕处已经浮肿得堪比小臂了。见三人都面露不忍地看着自己,诸振东居然笑了笑:“没事儿,还没断!”

  胖子和泥鳅几乎同时热泪盈眶,只有黑鱼看着那浮肿的手腕没有说话,微微皱眉,手腕肿成这样,就算没断这只手腕的完好程也有限了。黑鱼忍着没有说话,先是帮胖子看了看舌头,胖子此刻连牙缝里都是血,偏偏他还可劲儿傻笑,张开嘴的瞬间颇有股阴森恐怖的感觉。

  四人谁也没有意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直到一声“量寿佛”,才将四人同时惊出一身冷汗。四人回过头时,却看到原本应该被绑水泥柱上的男童喇嘛一脸平静地站他们面前,淡定得如同面对一群虔诚的密宗佛教徒。

  那种迷药有多大的劲诸振东是知道的,照理说让一头大象睡上三天也没有太大的疑问,而且刚刚胖子他们绑人肯定会用军绑俘虏的绑法,那种结绳手法加上船用缆绳应该不会出现纰漏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