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零九章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加上o记警长仲伟新和熟人小太妹乔乔的加入,一场火锅吃得别开生面地气氛诡异。[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11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仲伟新虽对李云道的身份保持着好奇和警惕,但三轮酒下来,倒也对这个性格爽朗的内地来客生出一份好感。洗尽铅华露出出水芙蓉般本来面目的乔乔依旧洒脱如旧,端起啤酒杯一饮而尽的豪爽不输在坐的男儿。

  一直吃到天亮火锅店打烊,离别前,仲伟新意味深长地对李若飞道:“飞机,我知道你还是认我这个兄弟的。但我是警察,天生就该打击罪犯,所以你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但如果你一定要被抓的话,必须让我亲手抓你。”

  李若飞苦笑摇头:“你是兵,我是贼,官兵抓贼自古天经地义。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也希望抓我的人会是你。”

  乔乔喝得有些多,跳起身搂着两位兄长的脖子,口齿不清道:“都是一家人呐,有什么抓不抓的?”

  分别后,望着东方渐渐吐白的天空,李若飞叹了口气,扔给李云道一枝外国烟:“南哥,试试老外的品种,别有一番滋味。(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HuaTang.Cc 提供Txt免费下载)”以李若飞智商,自然能猜到这两位北方来客醉翁之意不在酒,莫名其妙陪他和乌鸦♂打了一架还挨了一刀,显然不可能真为了简简单单的一碗鱼丸。

  打火机在李云道指旋出极酷炫的火舞后,才将烟点上,看得李若飞颇感兴趣。

  “如果不是刚刚看过你出手,这会儿我一定以为你在大陆是干杂耍的。”李若飞开玩笑道,吸了口烟,露出烟圈,“南哥,架也打完了,火锅也吃了,用你们内地人的话来说的话,是不是该叨一叨正经事儿?”李若飞智商极高,东北口音学得惟妙惟肖。

  见两人终于步入正题,一旁的乌鸦和毛浪分别知趣地拉下十数步的距离。乌鸦望着前方勾肩搭背的两个年轻人,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怎么觉得这两人除了长得不太像之外,其他各方面都很像。当然,南哥的身手要比飞机好上太多了。”

  毛浪摇头笑道:“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乌鸦是老一辈的江湖人培养出来的江湖大枭,讲三尊四卑的黑道传统,前些年被人陷害入狱,在狱中结识了当时还不到二十岁的李若飞,很难想象,一个曾经的黑道大枭,一个智商情商双高的神童,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两人出出狱后居然联手玩起了三合会社团。

  李云道也望着转瞬便朝霞漫天的东方,路灯依旧昏黄朦胧,他转头看着李若飞:“算不算欠我一条命?”

  李若飞不假思索道:“那是自然的,迟早有一天,我会还你的。”

  李云道摇头:“命这东西,说起来清贱,但对自己而言,还是贵重的。你比我年轻,也姓李,弄不好多少代前也是一家的祖宗,所以我勉强算是半个兄长。”

  李若飞点头。

  李云道继续道:“以后别动不动就跟别说还命,这句话说起来轻巧,但要做,不当是要魄力,还要看值不值。”

  李若飞再度点头。

  李云道笑了笑:“如果我说我是警察,你信不信?”

  李若飞脚步一滞,面色微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继续点头:“信!”

  李云道说:“有一点,我事先申明,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是针对你和乌鸦的,甚至都不是针对你那些对手的。”

  李若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问:“你想搞戴帽子的?”

  李云道笑道:“果然是高智商,跟你这样的神童合作,说话办事儿都利索,痛快!”

  李若飞却摇头:“南哥,不是兄弟打退堂鼓,你那个圈子太复杂。都说一入黑社会,此生便难逃泥潭。但你那个圈子,在我看来比黑社会还黑,黑得深不见底。我想,你既然来找我合作,应该对我做过调查吧?”李若飞苦苦一笑,“如果放在那年出事前,我一定举双手双脚支持你,但是如今……”李若飞连连摇头,“先不说你的目标到底是谁,单今晚那些人的背后站着谁,说出来估计就要吓死一波人。”

  李云道点头,但表情坚定,但突然话题一转:“97年七一香港回归,那会儿你多大?”

  李若飞愣了愣,随后表情有些尴尬:“我?好像才四岁吧……”

  李云道指着东方愈加橙红的天空道:“你难道没发现,天不一样了吗?”

  李若飞看了看远处的天空,彩云飘飘,一脸若有所思,良久,才指着头顶天空道:“要变天了?”

  李云道摇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谁也拦不住的事情。”

  李若飞思考了颇久,才道:“需要我们做什么?”

  李云道只说了四个字:“做大,做强!”

  “做大做强?”目送李云道和毛浪离开,乌鸦反复琢磨着这四个字,“飞机佬,两个大陆仔不会是骗子吧?”

  李若飞摇头:“敢当街杀人的骗子,我倒是没听说过,这位南哥,我估计来头不小,而且很可能……”

  乌鸦他欲言又止,急问道:“很可能什么?你可又说话说一半,我读书少,脑子不好用……”

  李若飞指了指头顶早已经清亮的天空,深吸了口清晨的新鲜空气,摸了摸肚子:“怎么又饿了?”

  乌鸦一脸懵懂地看着天空,良久没看出个名堂,目光收回时却发现飞机佬已经走出了一条街的距离:“喂,飞机佬,是兄弟你就把话说说清楚,你这样得不清不楚的,累不累啊?“

  走过积水的走廊,又上了数个台阶,李云道和毛浪二人回到简子楼里的简陋住处,开门时,李云道却突然猛地制止了毛浪的开门动作,又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毛浪先是一愣,随后警觉地从小腿上取下一柄匕首。

  李云道右手诡异三刃刀紧扣掌心,另一只做倒数计时。

  三,二……

  只是还没有数到一的时候,门便吱喀一声自行打开了。

  (..)<!--31219 dqsumh 1210088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