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一十一章 累不累,苦不苦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不是没见过俊异非凡的男子,但眼前那一身白衣的男子哪怕是站在家徒四壁的破旧房间中都还是显得样貌不凡器宇轩昂,尤其是他脸上温暖而和煦的笑容,带着与生俱来的亲和力,对他的信任感由然而生。△↗,初看那青年男子一眼,李云道便知对方来历不凡——那种宠辱不惊的大家凡范不是一天两天就能一蹴而就的。

  大大方方骑在青年脖子上的小萝莉表情忧伤:“喂,我要回家了。”

  李云道点头微笑:“好!”

  小萝莉似乎对李云道的反应颇不满意,皱眉道:“你不留我?”

  李云道哭笑不得:“有空我去看你。”

  小萝莉这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这还差不多。”

  似乎早已经习惯被小家伙做牛做马的白衣青年将小萝莉交到红衣黑人的手里,微微欠身,真诚谢道:“感谢阁下,这几天小九叨扰二位了。”

  李云道摇头:“其实有缘救下小家伙也是缘份,我正发愁怎么帮她寻找家里人,幸好幸好!”

  白衣青年宠溺地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小九是家中最小的妹妹,被宠惯了,言语上有不敬之处,还望多多包涵。”说着,白衣青年掏出一张设计简单却独具匠心的卡片,“我叫葛宁,小家伙应该自我介绍过了,她叫葛瑞。”

  李云道接过那张纸张初看颇是古朴的卡片,一张名片的大小,正面印着一幅怪异图案,是只长着翅膀的雄狮,反面则用欧语花语写着他的姓名,下方是一串数字。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舍妹很喜欢你,这在我们整个家族来看,都是极为难得的。家母生完小九后便离世,家父又忙于俗务,她基本上是由我们兄妹们轮流带大的,因为我们八兄妹性格迥异,所以才导致小家伙的性格有些古怪,还望见谅。”自称葛宁的白衣青年彬彬有礼,言语间将身段放得极低。

  李云道笑道:“我倒是觉得小家伙很不错,跟我家的十力有得一拼,有机会,介绍他俩认识,也好切磋切磋。”

  见两人你来我往地客气,小姑娘不满地清了清嗓子:“你们俩还有完没完?俩儿大男人,怎么比女人还墨迹?”小姑娘这几日跟着李云道,倒是很快学会了一口东北腔。

  葛宁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小九很聪明,学东西是家族这一代中最快的。只可惜是个……”葛宁继续没有往下说,但李云道也猜出了七八份。

  下巴搁在红衣黑人肩膀上的小萝莉依依不舍,直到李云道答应只要抽出时间,就一定会去看看她,完了一套近几天才从电视里学到的拉勾上吊的动作,这才心满意足地跟着白衣葛宁离开。

  关上门,毛浪这才微微松驰了下来,揉了揉脖子,一屁股倒在沙发上:“乖乖,这白衣服的小子倒是排场不小!又是保镖,又是狙击手的,他刚刚也没接着往下去,云道,你那么博闻强记,说说看,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李云道站在关上的门后,一直没有动弹,直到此时,才缓缓放松全身肌肉,苦笑道:“浪哥,可不光一个保镖两个狙击手,我估摸着,这栋楼刚刚没准儿已经被起码一个排包围了。”

  “不会吧?”毛浪飞快摇头,一脸难以相信的表情,“不可能!这里是香港,又不是北非战乱国,雇佣军随意进出。”

  李云道打趣道:“不信你这会追出去看看。”

  好奇心颇重的毛浪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趁毛浪出去的时间,李云道检查了一下伤口,林丹心医术的确是不错,所幸是伤在腹部,也只是皮肉伤。刚服下林丹心开的止疼药和消炎药,毛浪便再度推门而入,一脸后怕的凝重表情。

  “幸好幸好,小姑奶奶没少一块儿肉,要不然咱俩估计还不够人家塞牙缝。那何止是一个排?简直就他妈是支军队!”毛浪又倒在沙发上,对着正在检查伤口的李云道问道,“刚刚你说他们那个什么罗宾柴什么家族,真的有你说的那么牛掰?”

  “是罗宾柴尔德家族,依这个叫葛宁的年轻人的话来看,兄妹俩确定是罗宾柴尔德家族的人无疑。其实我也是无意中听人提起过,后来在大学进修的时候又抽空查了些资料。”李云道第一次听说罗宾柴尔德家族是在秦家听秦家二男秦仲颖提及的,字里行间充满着对这个古老家族的敬畏,而后在苏大进修时又仔细做了一番研究,“葛宁刚刚说他们老祖先是北宋时期从当时的北宋移居北欧,这我倒是头一回晓得。可能近一百年,罗宾柴尔德家族刻意低调行事,所以声名不显,但根据我查阅过的资料来看,目前全球五百强的前五十家公司,这个家族都直接或间接地持有一部分股权。而且,据我的一位兄长所言,罗宾柴尔德家族之所以能千年不倒,很大程度上跟他们和各国政要关系不浅有很大的关系。此外,据传闻,全球排名前十的武器制造商有三家是罗宾柴尔德家族直接享有控股权的。”

  “乖乖!”毛浪是军人出身,自然清楚全球排名前十的武器制造商是什么概念,那可是连老美都要跟屁股后面闻屁曰香的大老爷,“他娘的,以后咱们国家的武器还造什么造,直接跟他们买不就得了,反正这小子也算得上半个中国人吧?”

  李云道打趣道:“你可别忘了,他还有一半的欧罗巴血统,可不是纯粹的中国人。我估计,这也是他们祖行定下这个规矩的主要原因,就是怕他们陷入国战,一个家族与一个国家为敌,估计再怎么强盛也还是要吃些苦头的。做生意嘛,和气才能生财。”

  毛浪点了点头,看着李云道腰腹间裹得严实的医用纱布,突然话锋一转:“云道,大哥说句你不爱听的,但这话我憋了很久了。以你的身份,还用得着跟我这般出死入死吗?随随便便找个穷地方,当个副县长啥的,镀个金,过两年再去北京挂个职啥的,再放下来起码是个副市长,四十岁前也起码是个正厅了吧?犯得着还要出来拼命吗?你看看你身上的这些伤,这日子过得累不累啊?”

  李云道愣了愣,没立刻说话,思考了一会儿后,才道:“浪哥,说不累是假的。但从昆仑山下山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自己,再苦再累,也要咬牙撑下去。现在不累,以后更累。人生苦短,但如今不苦,以后会更苦。累过,才能闲。苦过,才知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