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卷 第七百零七章 葛宁,你小子登场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香港半山,富豪云集,是港城上流社会的聚居地,在此居住者,非富即贵。香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半山一地,足以见人生百态。不是没有过曾经住半山挥土如金如今露宿街头的前例,也不是没有过一日鲤鱼跳龙门众人追捧而后爬得越高跌得越惨墙倒众人推的现实,一栋豪宅几易其手的其实也不在少数。

  深夜,半山车道上驶来一支车队,防弹奔驰s600负责前方导路,中间是数辆外形和车牌均一模一样的加长版凯迪拉克,最后还有两辆呼啸轰鸣的悍马越野压阵。整个车队浩浩荡荡近十多辆车,深夜驶上半山,后后竟在近山顶的霍家大宅前停了下来。

  霍家大宅门前灯火通明,耀如白昼。向来过了十点便不问俗务的霍家家主霍晋亨竟一反常态地早早候在大门前,身旁一身职业装的助理想上前开车门,却被霍姓老者微笑阻拦:“这么多一模一样的车,诗曼你知道哪辆才是咱们的客人?”

  邱诗曼停下脚步,微笑摇头:“的确不知道。”

  车队前后车的车门先行打开,奔下八个穿西服的高大白人,看模样应该是保镖,先是环顾四周,确认周边环境安全后,才通过耳麦交流了些什么。而后一人一辆加长凯迪拉克,打开车门。

  八辆,凯迪拉克的后车门整齐划一地打开,车中人竟也是整齐划一地踏出车门,动作分毫不差。

  邱诗曼是英国剑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英国待过六年,照理不会有脸盲症一说,但八个穿着一模一样的白色礼服,戴一模一样墨镜,加上一顶毫无差别的白色礼帽,哪怕在亮如白心昼的灯光下,她也没能分辨出这八人到底有何不同之处。

  霍晋亨笑而抱拳道:“欢迎伯爵先生光临寒舍!”说着,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八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微笑点头,分不出丝毫差别,而后竟异口同声道:“这么晚还要叨扰霍主席,实在是抱歉啊!”

  霍晋亨笑道:“伯爵先生太见外了,您要是来香港都不理我这老头子,那我才要伤心啊!”

  八人再度同时微笑点头,居然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如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整齐划一。

  八人鱼贯走入山顶豪宅,关门后,其中七人主动驻步不前,其中一位白衣青年终于伸直双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家里头规矩太多,已经很努力争取了,他们才同意让我只带这个几个人出来。”

  霍晋亨捋须微笑:“伯爵先生千金之体,又是将来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谨慎些总是不会错的。难得光临寒舍,不如去老头子的书房一叙?”

  白衣年轻男子摘掉墨镜露出本来面容,竟是让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邱诗曼也眼前一亮――这应该是她见过的所有混血男子里面最英俊帅气的一个吧!皮肤像白种人一般白皙,脸型却是亚洲人的脸部轮廓,剑眉星眸,挺鼻薄唇,更要命是的有一对极为迷人的蓝色眸子,可头发却是纯正的黑色。

  走向书桌的路上,他突然停了下来,朝着邱诗曼微微欠身:“对不起,这位漂亮的女士,刚刚看到老朋友,太兴奋了,所以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葛宁*乔治亚二世*罗宾柴尔德,你叫我葛宁便是!”

  邱诗曼先是微微一愣,而后微喜,最后却是惊得无以复加――在剑桥求学时,她先后花了近半年时间将欧洲大陆走了一遍,“罗宾柴尔德”这个家族名在整个欧洲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个几乎从中世纪开始就左右着欧洲大陆政治和经济局势的神秘而古老的家族,在如今的美国崛起前,西方世界的政权更替和皇族纷争里,都能找到这个家族的身影。所有欧洲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传说中的家族,却无一不是隔着一层面纱在看待这个如今几乎早已经在欧洲销声匿迹的姓氏。欧洲图书市场一度被电纸书冲击得零落不堪,但唯有貌似在解密这个古老家族的数本著作仍能每年保持近百分之十的销售增长量,欧洲人对罗宾柴尔德家族的好奇心和窥私欲如此可见一斑。此时此刻,这一个神秘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邱诗曼如何能不激动?

  霍晋亨却笑着打趣道:“小友,我就这么一个得力的女助手,算我老头子求你卖个人情,你可千万别把人给我拐到地球那头去!”

  自称葛宁的神秘家族继承人优雅而绅士地行了一记吻手礼后,怂恿般地朝邱诗曼笑了笑:“美丽的女士,前面这个老人家欠我不小的人情,如果你愿意,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可以带你游遍全世界,就算你想去南极北极,哪怕是想去月球上看看,我都有办法!”

  被人当面抢助理的霍姓老者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用粤语对邱诗曼道:“诗曼不要介意,我这位小友就是这个德性,他没有恶意!”

  闻言,葛宁朝霍晋亨笑着用粤语道:“我现在也会!”

  霍晋亨倒没有因为被人识破而脸红,相反笑道:“如果你现在还不会说香港语,那才叫奇怪!”

  葛宁倒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欠意地对邱诗曼微微一笑:“请原谅,今晚还是得先办正事。”

  霍晋亨口中的书房其实是别墅群的其中一栋,占地虽不大,但也如同一座私家图书馆一般,其中霍家从全世界各地搜寻来的珍本孤本都珍藏其中。

  进了书房,将所有保镖留在门外,就连邱诗曼也极为难得地被霍姓老者留在门外等候。

  关上门,自称葛宁的白衣青年全身如散架般瘫倒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一脸幽怨道:“这飞机真不是人坐的,太慢了,坐得老子蛋疼!”

  霍晋亨眼皮直抬,陪笑道:“大公子,这趟跑来香港,到底是为了什么?听说最近二公子那边不太平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