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一十七章 帮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李云道从酒店房间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毛浪站在走廊的拐角处。

  “解决了?”毛浪的身手,虽然没到弓角和徽猷那般变态的程度,但在普通高手中也已经算得上的出类拔萃,对付几个“尾巴”应该不在话下。

  毛浪将衣袖卷起来盖走袖上的斑点状血渍:“刚刚跟着熊文娇的人里面有一个高手,费了些心思。”

  “再高能有你高?”李云道打趣道,“没受伤吧?”

  毛浪摇头,面带忧色道:“跟踪一个弱女子根本不需要那样的阵容,我怀疑有人已经动了杀人灭口的念头。”

  李云道点头:“所以我又请了一位高手过来。”李云道转身走向熊文娇隔壁的房间,对着房间轻扣三下后又重扣两下,最后再轻扣三下。

  房间打开,但仍旧扣着保险栓,直到房间中的人看到李云道的面孔,这才打开房开,一脸邋遢胡子的中年大叔幽怨地望着李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把我召来香港就没安好心!”

  李云道丝毫不以为意,嘿嘿笑着径直走进房间:“老爷子复入总参,这对你来说是个天大的机会,混n∽个几年你起码也是个大校吧?弄不好还能肩膀上扛上颗金星。你倒好,放着大好的机会不要,偏要跟我在社会上厮混。”

  何大海似乎刚刚睡醒,没好气地嘟囔道:“什么叫一失足成千足恨?当初你来找我的时候,就不该给你开门的,害得我连安全屋都丢了……”

  李云道没好气道:“你来心疼那破出租屋?大几千万的别墅你名下有几幢了?我来香港前,还听市长大秘说你老人家又在江宁弄了豪宅。我说大海兄,你孤家寡人一个,整那么多房子干啥?”

  等毛浪也进了房间,何大海探出脑袋观察了走廊两侧无人后才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还不忘拴上保险:“房子这玩意儿值钱着呢,你没看人民币又贬值了?老子这几年投资的房子,最少的涨幅也起码在百分之二十。”

  “嗯,说得也对!回头我跟我家媳妇儿商量商量,有钱还是得先弄套房子再说,不然过几年又涨了,连个结婚的地儿都没有。”李云道颇以为然地点点头。

  何大海翻了个大白眼:“你他娘的还跟我哭穷?你那几个红颜知己里头,抛开蔡家那位菩萨奶奶不谈,哪个拉出来不是上亿的身家?”

  一旁一直没有插话的毛浪微微咋舌,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李云道,他们都见识过李云道的那位姓蔡的正牌女友,单一个就已经纷纷惊为天人,没想到居然还有数位红颜藏着掖着没露馅。“云道,这就是你小子的不对了,蔡家大菩萨我们算是领教过了,另外几个咋说?”毛浪心中燃起熊熊地八卦火焰。

  何大海仿佛碰到了革命战友般拍了拍毛浪的肩膀:“兄弟,你是被派出来跟他执行任务的?凡是有美女出没的地方,你千万离他远点,否则不死也伤。”

  “呸呸呸,死什么死!”李云道没好气道。

  何大海道:“就说蔡桃夭吧,你是不是跑去北京把人家蒋家大少踩得跟垛那玩意儿似的,还有阮钰,听说你跟阮小六扛着重武器就想在北京地界上跟人家开火了,再说齐褒姒,头回见面你就把人家雷实德雷大董事长收拾得跟孙子似的……”

  “停,打住!海哥,不带你这么埋汰人的。”李云道连忙打断何大海,“说正经的,我给你的资料你看过没?”

  何大海见李云道说起正事儿,也不再一副吊儿朗当的样子,眯眼道:“这次你的任务有点儿棘手啊!”

  毛浪有些吃惊,他没料到李云道会把所有的任务资料都发给这个陌生的男子,在他看来,这个穿着睡衣的中年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大街上一棍子打下去十个男人里头有七八个这般的普通大众脸。

  李云道对毛浪笑了笑:“浪哥,你别介意,我请海哥来是帮忙的。对于海哥,你可以绝对放心,是我百分百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兄长。”

  何大海微言微微有些动容,他自己也没有料到居然在李云道心中的份量如此之重。

  毛浪主动伸手道:“你好,我叫毛浪,现在在云海省缉毒厅当差。”

  何大海笑着伸手握道:“我叫何大海,估摸着比你大一些,你叫我海哥就成。”何大海之前在总参二部任职,自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说出来的身份。

  “其实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多寒暄了。海哥,现在情况比较危急,你这一次的任务是保护好住在你隔壁的女人。她叫熊文娇,现在是澳门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之前在香港律政司工作,也是港大教授。这个女人对于这一次的行动非常重要,她用这四年的时间搜集了目标人物很多的违法犯罪证据,只要她肯把东西交出来,配合李若飞那边的行动,只要人证物证俱在,我相信我们一定能一举攻破敌人的防线,拿下目标。”李云道站在窗边,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资料我研究过了,咱们这位熊教授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何大海笑着道,“其实我最怕跟这些知识份子打交道了,劳心劳力不说,最后没准儿还会给你整出各种妖蛾子。”

  毛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比起来,我还是更愿意跟那些古惑仔们打交道,最起码他们肚子里头没那么多小酒酒。”

  李云道苦笑:“读书多也是罪过吗?”

  何大海笑道:“不是每个人都能跟你一样在昆仑山一读就是二十五年,而且还能把书读穿读透。怕就怕那些读书人断章取义还特别自命不凡。”

  李云道笑着道:“我怎么听出了一股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的味道?”

  何大海懒散地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只要护得她的安全就行?”

  李云道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刚刚跟她见了一面,算得上徐娘半老别具风韵,海哥,你也老大不小了……”

  “滚犊子,老子喜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