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三章 干过黑社会的警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热门推荐:、、、、、、、

  踏上码头的那一刻,熊文娇下意识地感到窒息,四年了,但每踏上香港的土地,她依旧会忍不住地去回忆秋韵还没长大时的点滴。就在脚下的这个码头,那年才七岁的秋韵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乖巧说,妈妈,等韵韵长大了,一定给妈妈买一艘大游轮,那样就不用天天等渡轮上班了。那年她以律政司特派专员身份往返于澳门和香港两地,负责协助九九年澳门回归后的司法过渡工作。

  她仿佛看到那个蹒跚学步的孩子咯咯笑着像她奔来,看到那年背着书包初入校园的女童,看到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少女,看到亭亭玉立含苞待放的姑娘,看到那摊让她眩晕的鲜血……熊文娇觉得腿有些发软,连忙扶住码头旁的栏杆,十月的香港依旧湿热,海风吹来淡淡的咸腥,她大口地呼吸着空气,做了数次深呼吸才缓缓直起身子――如今的香港,已别无所恋,如果不是万不得己,她连想都不愿意想起跟香港有关系的任何一件事情。

  “文娇!”不知何时,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望着她的眼神中透着无法言语的疼惜。这是个接近五十岁却看上去仍像四十左右的男子,年富力强,正是智慧和人生阅历相辅相承到人生巅峰的时候。就算手上的事情再多,知道她要回香港,他依旧第一时间出现在码头,哪怕{如今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跟自己离婚。

  看到风度翩翩的男人,熊文娇心中涌起一阵反感,一阵让她胃中翻腾的恶心。她甩开男人想扶住她胳膊的手,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滚!”

  男人苦笑,果然退后两步,但仍旧不肯离去,眼中的深情与无奈配上那幅仪表堂堂的皮囊,足以让无数青春少女为之倾心。

  “文娇,都四年了,你还不肯走出来吗?”他望着熊文娇,笑容苦涩。

  “走出来?”熊文娇的声调突变,脸上的不甘与痛苦突然间变成了冷笑,“江雨,难道你已经走出来了?”

  被她称作江雨的中年男子面色微变,但最后还是化作一抹苦笑:“其实也没有什么两样,走不走得出来,关系都不大。没了,就是没了。”

  熊文娇转身,冷冷望向波涛起伏的海面:“江雨,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丈夫,也没有义务来码头接我。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江雨沉默了片刻才道:“我不是还没有签字吗?”

  熊文娇冷笑一声:“秋韵跳下来的那一刻,我的女儿死了。你把李若飞送进监狱的那一刻,我的丈夫死了。”

  江雨深深地吸了口气,缓缓呼出,最后只微微一笑:“文娇,哪怕是离婚了,我们难道不能还是朋友?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

  熊文娇突然转头,望着江雨,望着这个如今有无数女子倾慕的中年男人:“你记得爸爸当初给你上的第一课是什么?”

  江雨点头,望向远方的海天交界处,喃喃道:“教授第一课说的就是法律存在的意义,他说,法律法律,以法律人……”

  “好了,别说了,我不想再听你说话了……”熊文娇突然打断江雨的话,很不耐烦地如赶苍蝇般挥了挥手,“你还是快点儿走吧,你多待一刻,只会让我多难受一刻。”

  江雨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挪步前说道:“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好好地解释一番呢?”

  熊文娇再次冷笑:“解释?江司长,你那些哄小朋友的理由就别拿来骗我了,好歹我也是个法律学专家,起码的逻辑推理还是懂的。我再说一遍,从现在起,不许你接近我五十米的范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江雨笑了笑,却笑得异常悲恸:“五十米就五十米吧。对了,我把家里的车开来了,就在码头的停车场,没锁,你这几天在香港先用着。”

  熊文娇终于失去了跟他继续对话的耐心,拔腿就走。

  江雨快步跟在她身后,直到目送这个二十多年前一见钟情的女子上了出租车,才颓然靠在身后的路灯杆上,面色苍白:“文娇啊文娇,那也是我的女儿啊,你心里痛,我清楚,可是,难道我这个当爸爸的心里不痛吗?”他猛地抬头吸了口气,才强忍住不去回想四年前的那幕悲剧。最心爱的女儿,最爱的妻子,最依恋的家庭,最崇尚的职业道德,他的人生在那年那日瞬间崩塌,老天甚至都没有给过他选择的机会,便一脚将他踹进了深不见底的泥潭。

  也罢!这样一来,或许她会更安全些。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不见蓝天白云。

  在海边平复了情绪后,他才慢慢地走向码头停车场,那儿停着一辆几年前他们一家三口一齐去车行选中的奔驰越野车。

  过等红灯的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商务车停在他的面前,后窗缓缓降下,那人冲他招了招手。

  江雨轻叹一声,心中微冷,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开门上车。

  “云道,那边有消息了。”毛浪看了一眼手机短信,往口中一连放了数片蜜汗叉烧,口齿不清道,“没想到那小子收钱利索,办事更利索。”

  李云道看了一眼茶餐厅中的食客,确认没有可疑人物后,才小声道:“吴巧巧那边也有消息了,只要备足现金,这两天就可以交易。”

  毛浪连忙咽下食物,也外松内紧地观察了一番环境后才道:“飞机那边还没有正式确认下来,两天时间,从哪儿变那么多现金?总不至于让我们俩去抢银行吧?”

  李云道若有所思道:“今晚再试着联系一下上头看看,如果还没有回复,钱的问题我来解决。”

  毛浪打量着他,小声叮嘱道:“虽然我们现在要干的是杀头的买卖,但那也是为了完成任务才不得已而为之。你可千千万万别去动歪脑筋啊……”

  李云道点头:“这样吧,跟上面联系的事情,就先交给你,我再去跟飞机谈谈,如果不行的话,只能单干了。”

  毛浪道:“你真的信任飞机那小子?我担心他会出卖我们,毕竟我们是兵,他是贼……虽然我曾经当过卧底,但真正的黑社会他们思维方式肯定和我们当警察的不一样……”

  李云道笑道:“浪哥,你忘了我跟你提过,入职前,我干过啥?”

  毛浪恍然,大腿一拍:“对啊,差点忘了,你小子才是正儿八经的无间道,真正干过黑社会的警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