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九章 不速之客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和毛浪两人从酒店出来后,便带着身后的“尾巴”兜圈子,从中环兜到铜锣湾,在铜锣湾一处行人密集的大街上,甩掉了身后的“尾巴”。从一处小巷出来后,两人随即打车回到旺角,刚下出租车,李云道在香港使用的太空卡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两人对视一眼后,李云道接通电话,警惕地用熟练的粤语道:“你好,哪位?”

  “哟嗬,三哥到香港没几天,一口香港话倒是比本地人都流利啊!”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懒洋洋的。

  “你是……吴巧巧?”李云道愣了愣,立刻分辨出电话里的声音正是那位如今在金三角如鱼得水赚得盆满钵满的女毒枭吴巧巧。

  “哼!”电放里吴巧巧冷哼一声,“也就你喊直呼姑奶奶的名讳!”随后,这性情难以捉摸的女毒枭又在电话里哈哈大笑,“不过你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倒是挺对我的胃口!”

  李云道笑了笑:“我可以认为你是在夸我吗?”

  吴巧巧更加笑得肆无忌惮:“三哥的脸皮厚度倒是跟胆子也成正比的。”

  李大刁民继续笑道:“我还是认为你是在夸我。”

  吴巧巧终于收敛了笑声道:“明~ 天等我通知,准备接货。”

  “啊?”李云道愣了愣,“接货?我……这会儿还真没那么多现金……”虽然自己跟这位女毒枭有些交情,但这交情还没深到可以直接赊账的份上。

  电话那头的吴巧巧哈哈大笑:“三哥,你太小看自己的人缘了!钱,已经有人帮你付了,而且今后一段时间,你我在这边拿新货,都不需要支付现金,你想拿多少拿多少。”

  事出异常必有妖,李云道没傻到真以为自己被天上掉的馅儿饼砸中了脑袋,微微迟疑了一下后才道:“有人付了?谁这么大方?”

  吴巧巧笑道:“我也没想到,这年头还有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好人。反正姑奶奶的帐上多了那么些零,对方指明了是帮你付的钱,至于到底是谁,你问老娘,老娘问谁去?”

  放下电话,毛浪便问道:“吴巧巧?”

  点了点头,李云道皱眉道:“她说有人帮我们付了拿货的钱,今后一段时间跟她拿新货不用付钱……”

  毛浪愣了一下,随即也皱眉道:“这算怎么回事儿?”

  李云道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阮钰,因为自己认识的人里头愿意且有能力一次拿出那么多钱的人的确只有一个阮家大疯妞,但是疯妞儿并不清楚这一次的秘密任务,而且更不可能跟金三角的毒枭有任何地往来。

  带着疑虑,两人回到新落脚点的楼下。小萝莉葛瑞被家人带走后,李云道和毛浪都觉得原先的落脚点不太安全,便重新找了一处,依旧在旺角,但环境却比上一次的好了不少,两室一厅,上世纪末才建好的房子,邻居也都是正经人家,装修是前几年刚刚翻新过的,家居用品等等一应俱全,所以看上去还像个家的样子。

  可是刚刚走进楼道,李云道便一把拉住毛浪:“等等浪哥……”

  话还没说完,两人后腰处便各自抵着一枝枪管,两人不敢反抗,被身后的两人押进电梯,进了电梯转身,才发现拿着枪的是两个金发碧眼的老外。

  李云道苦笑道:“我这辈子怎么就跟这些老外八字不合呢?”最近几次遭遇枪战,包括跳江都是因为这些卷发大鼻子的老外,弄得李大刁民差不多快以为自己的八字跟外国人哪儿哪儿都相冲。

  毛浪面无表情道:“你别乱动,这两个家伙跟你以前那些对手不一样。”毛浪当过兵,上过边境战场,当了缉毒警后又是数次出生入死,眼前这两个持枪老外,他一眼就看出是手上有无数人命的那种,如果他们敢反抗,对方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将子弹射进自己的脑袋。

  电梯直上十八楼,正是李云道和毛浪新找的落脚点所在的楼层。电梯上行过程中,毛浪对李云道使了个眼色,李云道却轻轻摇头,任谁被一把西格绍尔p229自动手枪顶着脑袋,都不会做出太过于冲动的选择。电梯打开后,持枪老外分列电梯两侧我,冲李云道和毛浪扬了扬下巴,示意两人出来。

  等出了电梯,毛浪才庆幸刚刚听了李云道的,没有太过于冲动,电梯两旁直至两人新落脚点的门口,站着两排身材高大的老外,人手一把自动武器,刚刚要是动手了,出了电梯没准也会被人打成马蜂窝。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不光押送两人上楼的两名老外居然收起手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其余的老外均枪口朝下,丝毫没有对准两人的意思。

  两人来到门前,大门自行打开,站在门后的是一位身着绅士服的高瘦老人,冲李云道微微欠了欠身,微笑道:“希望您别太介意这种见面方式,主人已经恭候许久了。”

  “主人?”李云道踏入门中,恰好看到一身黑衣的青年男子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中正在播出的国家地理节目,屏幕中的狮子正在奔跑中捕食猎物,那青年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两眼放光。

  李云道叹了口气,居然径直走到那黑衣青年身边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却马上又猛地跳了起来,转头才看到沙发上盘坐着一只通体棕色的猫状动物。

  “狮子?”李云道望了一眼那青年,疑惑问道。

  青年瞥了李云道一眼,眼中笑意盎然:“害怕?”

  李云道摇头:“在山里见过野猪王,也见过熊瞎子,老虎吼听过,但是没见过,这狮子倒是更没有了。”李云道好奇地想伸手摸摸那小狮子的脑袋,那未来的森林之王冲伸来的手低声咆哮了两声,似乎对李云道刚刚一屁股压着自己还耿耿于怀。

  “李云道,我建议你还是别摸它,这小畜生野着呢。”那黑衣青年突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李云道微怔,在香港他是以“王望南”的身份出现的,知道李云道这个身份的人除了毛浪外,绝不超过一只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