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下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深夜的月光将山道上的身影拖得老长,小孔雀静静地趴在李云道的肩头,柔嫩的下巴抵着他的肩膀,扑闪着一对灵气的大眼睛,长睫毛微颤。孔雀望着走在身后的孔蓝翎,若有所思地皱眉良久,才微叹一口气,凑到李云道耳边说道:“云道叔叔,我妈妈好看吗?”

  李云道笑着捏了捏小妮子精致的鼻头:“我可不上你的当,人家的孩子一个个都盼着父母感情好得粘乎在一起,你倒好,成天巴不得你妈跟你爸离婚,我可不乐意当你后爹!”

  小孔雀哼了哼,不服气道:“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李云道无奈摇头道:“你个小瓜娃子,懂个屁!”

  小孔雀又趴回李云道肩头,神色忧伤道:“你们都以为我不懂,可是我真的知道,孔蓝翎一点儿都不幸福。”

  李云道见她说得真切,不解道:“你怎么看得出来?”

  小孔雀道:“孔蓝翎跟我老爸一年到头能呆在一块儿的日子不超过一个月,她要是觉得幸福的话,我一定要让外公送她去广安门好好让医生瞅瞅。”小妮子老气横秋地叹口气,接着说道,“其实你也不是最佳人选,你已经有夭夭姑姑和疯妞姨了,十力说大明星齐褒姒也喜欢你,如果加上我妈妈,那就是五角恋了。⊕不行不行,这样她会更难过了。”

  李云道哭笑不得:“都哪儿跟哪儿?你妈王小北的大姨子,算起来也是我姐。小小年纪,少操大人那份心。”

  小孔雀鼓着腮帮道:“那可不行,我得看着孔蓝翎,不然万一她要是一不小心喜欢上一个像陈博叔叔那样的男人,就太糟糕了!”

  李云道吃惊地打量着小孔雀:“陈博?他咋了?”

  小孔雀道:“我偷偷听孔蓝翎跟清姨聊天,清姨说陈博叔叔外头有好多好多女人。”

  李云道无奈苦笑道:“大人事情,你就别瞎操心了。”

  小孔雀这回倒是点头道:“清姨的事情我可不想管,陈博叔叔发起火来可凶了!”

  李云道笑道:“你见过陈博发火?”

  “嗯!”小孔雀一脸后怕道,“孔蓝翎跟清姨逛街,看到陈博叔叔搂着另外一个姐姐,清姨气不过,上去打人了,然后陈博叔叔就发火了。”

  “发火?那陈博动手没?”李云道被小妮子说得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小孔雀摇头:“没有,可是他的眼神好可怕。嗯,对,就是眼神好可怕。回家的路上,我问孔蓝翎,她说被打的那个姐姐也是大家都认得的,不过我没见过。”

  小丫头就这样伏在李云道的肩头,一大一小两人,在下山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场面倒也出乎意料地和谐温馨。

  山道上,吴清打量着前方趴在李云道肩膀的小孔雀,有些不太能理解地问道:“孔雀怎么跟刁民关系这么好?”

  孔蓝翎也望着那前方两人,笑意温暖:“也许是真的投缘吧!”

  “投缘?”吴清冷哼,她对李云道的第一印象并不算太好,哪怕今天李云道救了自己的性命,也没有让她对李云道的印象有过多改观。

  孔蓝翎听到吴清语气清冷,不解道:“云道这人很不错,你是跟他有什么过节吗?”

  吴清哼了哼:“过节谈不上,不过能跟陈博那种人称兄道弟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孔蓝翎知道自己这个闺蜜的脾气,她认定的事情,短期间很难发生改变,本以为经历此次生死大劫她会稍稍想开一些,没想到这钻牛角尖的脾气还是这般根深蒂固。

  还未到山脚的道口,李云道就看到被车灯灯光照得亮如白昼的山脚停车场,山道入口旁黑压压地竟都是攒动人头。

  “姐!”孔黄裳一眼就看到山道上下来的几人,立刻挺着大肚子拾阶迎上,周少将安排的警卫人员立刻跟了上去,生怕这位如今堪称“国宝”的孕妇有个什么闪失。

  王小北也老远冲李云道挥手:“云道!云道!”

  周少将望着山道先是微愣,随后面色激动,动作竟比身边的王小北还快,径直迎上台阶,却在走出数步后戛然而止,口中喃喃自语:“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见一位肩扛金星的少将迎了上来,李云道微微一愣,幸好王小北反应快,跟了上来,解释道:“云道,这位是驻港部队的周少将,之前当过老爷子的生活秘书,打越战那会儿,前前后后生活上的事情,都是周少将料理的。后来下了部队又跟舅舅在一起服役,有过命的交情。”

  虽然李云道对白眼狼的事情并不太感冒,但眼前这位少将曾是王家老爷子的贴身秘书,又打过自卫反击战,单这一点就值得他交这个朋友。

  “周少将好,我是李云道!之前爷爷的葬礼上,咱们见过!”

  周少将微愣,那会儿他整个身心都沉浸在痛失恩帅的哀恸中,倒真没在意这位王家嫡孙的长相。怎么姓李而不是姓王?周少将微微皱眉,但随后很快反应过来,眼前这位真正的王家嫡孙是流落在外多年后才找到的,至于姓李还是姓王,他觉得并不重要,甚至连身份的验证也不需要,因为眼前的青年,跟当年意气风发的王抗美实在是太像了。周少将面色激动,良久才舒缓下来:“上次在北京,恩师仙逝,实在是痛心难挨,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往心里去,还望见谅。”

  李云道笑着摇头:“那日在爷爷墓前,十位门生,周少将是唯一一个从头跪到尾的。”

  周少将微微叹了口气:“我自幼家贫,父母又早逝,如果没有恩师,哪里会有今天的周培恒!”

  李云道稍稍侧身,让出道路,以极低的声音说道:“那位是孔大小姐,打个招呼吧。”

  周少将立刻会意,李云道是在给自己创造机会,这样的场面,周培恒倒是并不怯场,当年打越战时,跟在首长身边,那些国家级巨擘他都见过。

  “姐,这位是驻港部队的周少将!”孔黄裳也极有眼力价,马上替周少将引荐道。

  孔蓝翎此时也笑着走下台阶,主动道:“周少将,这么晚了,还要劳烦您兴师动众,实在是过意不去。”

  周少将客气道:“大小姐言重了,我也就是跑跑腿,护得二小姐和小北的周全。”

  大家正寒暄的时候,李云道的手机响了,是大陆的陌生号码,而且号码段很独特,接通后,李云道猛地身子一滞:“孔伯父好!”

  周围众人闻言纷纷停下来望着面色怪异的李云道,只见他说道:“伯父过奖了,于公于私,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电话里似乎又说了些什么,李云道只点着头发出“嗯”的声音,小孔雀调皮地将耳朵凑上去,等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时,小家伙吓得立刻弹回脑袋,一脸惊异地看着李云道,印象里好像很少听到外公会如此和颜悦色啊!

  突然,李云道将手机交给小孔雀:“给!”

  小家伙连连摆手,苦着脸示意自己不想接,可是又害怕那位“记仇”,只好冲李云道挥了挥拳头,将手机接了过来,开口便哭丧着脸:“喂,姥爷……”

  孔黄裳和孔蓝翎被小家伙的语气表情逗得咯咯发笑,但旁边众人无一人敢出声——孔雀的姥爷,那是谁,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小孔雀鼓着腮帮说了会话,又话电话交给孔蓝翎:“妈妈,姥爷让你听电话……”这回小丫头倒是老老实实叫“妈妈”了,没敢没大没小地喊名字。

  孔蓝翎接过电话,轻轻吁了口气道:“爸,对不起,让您担心了……没事……我跟小清都没事……孔雀也挺好,没有人受伤,云道来得很及时,这次多亏他了……那您注意休息……”

  之后又换了孔黄裳和王小北接电话,孔黄裳还好,毕竟是自家老爹,尊重加撒娇基本蒙混过关,倒是王小北接听话时听得一头冷汗来不及擦。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嘘了口气,孔蓝翎还是抱歉地对周少将道:“周叔叔,没敢跟爸爸说您调用了部队,我怕他多想。”

  周少将坦然笑道:“不说也好,否则我这把年纪了,还被关禁闭就糟糕了!哈哈哈……”他的坦荡逗得众人一起大笑。

  “对了,这几位是……”周少将看着李云道身边的毛浪等人问道。

  李云道一一介绍,只是介绍到李若飞的时候,李云道只用了“拜把子兄弟”的描述,这句话倒是让周少将高看了一眼这个年纪颇小的青年。

  突然,远处传来警笛,红蓝闪动的警车沿路而来。

  几名警察是接到报警电话,说有人在山脚持械聚众,不知道会不会斗殴,等一下车才猛地一愣:我顶你个肺哦,这叫持械聚众斗殴?这他妈的完完全全是荷枪实枪好不好?

  为首的警察也不傻,看到“zg”打头的军车,哪里还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