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四十一章 傅氏的背后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傅家别墅群建在一片草地之上,草坪正中央是一个长五十米宽三十米的标准泳池。傅九彪年轻时曾是警队游泳冠军,代表香港皇家警察拿过东南亚警队运动会的游泳冠军。退休后,傅九彪倒是一直坚持着从年轻时就养成的习惯,如今每天上午十点开始游泳,整整一个钟头。

  傅家轩走进花巨资打造的泳馆,却也不敢打扰老头子每天一个小时的慢泳。说实话,年过七旬的傅九彪居然还能保持如今的精力和体形,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每天的这一个小时,就连傅家轩也不得不佩服老头子的坚持精神。

  傅九彪从游池上来时,他适时地将浴巾递了上去:“爸,天凉了,要不要让下面人把水温调高一些?”

  傅九彪摘下泳镜和泳帽,擦拭着因年老而皮肤松弛的身体:“不用了,水温高反倒不好。怎么样,家印没事吧?”

  傅家轩将桌上佣人早准备好的营养液递给父亲,说道:“我上午去印,主要是左腿膝盖粉碎性骨折,那边的意思能保护腿就不错了,但估计会有些许的后遗症。”

  “嗯。”傅九彪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仰头一口饮尽杯中的营养液体,咂了咂嘴巴道:“这样也好,省得他总出去惹事生非。”

  傅家轩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爹地,您事要不要告诉菲姨?”傅家轩口中的“菲姨”是傅九彪的续弦,傅家印的生母,傅家轩母亲早他初记事时便已经去世。

  傅九彪想了想,摇头道:“先不要说了,她的脾气我知道,家印如今这般,有大半都是你菲姨惯出来的。”

  傅家轩适时道:“爹地,家印毕竟年纪还小,现在对他要求太过严苛反而适得其反,等他哪天醒悟了,总会懂事起来的。”

  傅九彪哼了哼道:“这个废物要是有你一半能干就好了,尽给我惹麻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傅九彪对自己的次子的确很无奈,扶不上墙便便还眼高手低,这次好不容易给了他一次机会好好证明自己,活没干好,倒是弄了一屁股屎等着家轩帮他收拾。

  “你去告诉他,让他在那儿好好养伤,家里的事情让他暂时不要插手了。”傅九彪抬头说道,“他手头的事情,你干排一个信得过的人继续跟进。废物,没有的废物。”

  傅家轩点头应下,接着道:“爹地,姓安那边……”

  傅九彪冷哼一声:“已经过去快十个钟头了,还没有消息?”

  傅家轩道:“这两个人估计也知道不会放过他们,应该已经躲起来了,他们来香港时是正常入境,但出去的话,现在这个情况只能靠姓熊的那小子了。”

  “那就告诉大熊,如果他敢送人出去,今后就不用在香港混了。”傅九彪将浴巾披在身上,走向场馆一侧的淋浴间。

  五分钟后,傅九彪冲完澡出来,见傅家轩还在门口候着,皱眉道:“还有事?”

  傅家轩四周,四下无人,却依旧小声道:“爹地,警队那边也有消息传过来,那两个人的确是大陆公安,昨天晚上那位就是被他们带人救走的。”

  傅九彪皱了皱眉,边走向馆外边沉吟深思,良久才道:“吩咐下去,近期低调些。那些事,你能不面的,尽管让阿B和阿超出面。”

  傅家轩点头,欲言又止。

  所谓养鸟知鸟心,傅九彪对身边的长子极为了解,既然沉默着一路走在身旁,显然还有事,直至那间简朴书房门前,他才停下脚步,转头道:“还有事?”

  傅家轩稍作迟疑,最后还是小声道:“爹地,最近那边安插了不少人手进入集团内部,而且大多都在人事财务和投资部门,我担心……”

  傅九彪立刻警觉,毫不留情地厉声道:“这件事你不要有任何异议!”

  傅家轩已经很久没见到老人如此严肃的表情,连声应下。

  傅九彪迈入书房:“你也进来,把门关上。”

  傅家轩掩上房门,心中诸多不解,但还是很耐心地站在书桌旁,低眉顺眼。

  傅九彪坐定后,长长嘘出一口气道:“关于那边的事,我其实一直想找个机会,好好跟你聊聊,但我有很多顾虑,主要还是担心你的安全。但既然今天你主动问了,我还是要好好跟你说说这其中的原委。坐吧。”

  傅家轩大惊,在书房里很被老头子赐座的全香港加起来屈指可数,他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与老头子平起平坐的这一天。虽然坐下身子,但也只敢半个屁股搁在椅面上,耐心等待着下文。

  “家轩,你应该记得,你小时候和你母亲一起,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你爷爷留下的筒子楼里,那会儿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你有没有想过,如今这个诺大的傅氏集团到底是如何起家的?又怎么会在短短十年内一跃成为仅次于霍家的社会名流?”

  傅家轩抬头,面带疑惑道:“爹地,这些难道不是您一手打拼出来的吗?”

  傅九彪微笑摇头:“这个社会很现头,也很残酷,只要你勤快一点,肯定是饿不死的,但是想一飞冲天,那就需要太多的巧合和机遇,不是每个人都能抓住每一次机会的。傅家能有今天,跟我当初把握住了机会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你要清楚,这些机会,是谁提供给我的。”

  傅家轩试探道:“是……是他们……?”

  傅九彪长长地吁了口气:“那个时候,我还算得上年轻气盛,也的的确确想开创一番事业,王候将相宁有种乎,我姓傅凭什么就不能成为霍家那样的名流望族?”傅九彪回想起以往的铁血峥嵘,目光里流露出些许向往和遗憾,“但是,现在,我却有些后悔当初的那个决定。”

  傅家轩诧异道:“后悔?爹地,您的意思是……”

  傅九彪叹气道:“你知道为什么这间书桌我会如此极简吗?”

  傅家轩的悟性很高,立刻反应过来了:“爹地,您是怕被人监听?”

  傅九彪点了点头:“不排除这种可能,但主要的,我还是想不断地提醒自己,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而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打回原形。”

  傅家轩听得心中骇然:“爹地,怎么可能……”

  傅九彪道:“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不知道那些人的能量,你更不清楚他们这个组织到底有多么庞大,就算是我,如今也只是见到了冰山一角。”

  傅家轩惊道:“冰山一角?这……可是……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傅九彪摇头道:“说起来惭愧,我自己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是就我目前了解的现况来个组织历史悠久,成员架构异常严密。一战,二战,之后的越战,海湾战争,中东的每一次大规模冲突,非洲的政变,这个地球上几乎每一次大型的战争冲突都与这个组织多多少少有些关系。”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傅家轩一脸完全难以置信的表情,感觉眼前的老头子似乎在说着一则与自己相当遥远的故事。

  傅九彪点头道:“这个组织的渗透力之强,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他们当中有政客,有军人,有商人,也有医生律师等等形形色色的人,但究竟目的是什么,我到今天还能弄明白。”

  “为什么?”

  “傅氏,充其量只是这个组织的外围公司之一,他们派人跟我单线联系,这些年傅氏集团能呈现几何级的发展态势,跟他们提供的情报和资金都有很大的关系。”

  傅家轩听得面色惨白,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如今在香港算得上一流望族的傅家不过是别人的附庸,那些在他比精确的分析和决策居然都来自于那个极神秘的组织。

  “爹地,他们……难道就没有什么要求吗?”

  “有!当然有!当年退休的时候,我其实就已经很想跟阿超阿B他们生意划清界线,毕竟常在河边走,岂有不湿鞋的?但是他们却不愿意,你记得之前有段时间,公司差一点被一家日本企业并购吗?就是那段时间,他们想给我点颜色…包括这次让家印去办的事情,也跟他们有很大的关系……”

  傅家轩面色难:“对了,爹地,其实我一直没能弄明白,千辛万苦从马来把那几名悍匪请来香港,阿超阿B他们为了凑家伙也费了不少心思,这到底是为什么?”

  傅九彪叹了口气:“之前,这也正是我想弄明白的,但是后来,才发现,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那几幅所谓的名画,而是其中一名人质。”

  傅家轩反应极快:“他们想以那位的女儿加以要挟?”

  傅九彪点头:“内地最近的外交政策颇为强硬,很大程度上触及了他们在南海的利益。我估计,最近美**舰开进南海,也跟他们脱不了干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