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四十三章 喜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将孔蓝翎送上专机后,目送直升机起飞,李云道心中的石头才悄然落地,他这样临时的“一品带刀护卫”也算得上终于功德圆满。

  站在李云道身后的毛浪咧嘴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望着蓝天中慢慢远去的直升机,一脸后怕的表情:“乖乖,老子一头的冷汗……”

  在京城时毛浪就跟王小北有过几面之缘,关系还不错,王小北便打趣道:“浪哥,这话你可千万别被我媳妇儿听到……”

  毛浪立刻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还好孔黄裳被安排在一辆商务车内休息,刚刚孔蓝翎死活不让她下车,说机场里头风大,别受了风寒动了胎气,发现孔黄裳不在,毛浪才松了口气道:“北少,没你这么吓唬人的,放在古时候,你是附马爷,我俩都是带刀护卫,掉脑袋的概率可比你要大多了。”

  王小北嘿嘿笑道:“你的脑袋我是不知道,但是现在就算有人想要云道的脑袋,那也得自个儿掂量掂量。”说完,王小北看向李云道,“任命下来了?”

  李云道点头,苦笑道:“看上去这一次不好事情做圆满了,他们是不打算放我回去的。”

  毛浪也已经接到了通知,因此也自嘲道:“云道,我怎么觉得咱俩就是苦哈哈的劳碌命呢?”

  李云道苦笑道:“劳碌命也就罢了,关键在这儿可得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这趟香港来得,可比在内地缉毒要危险。”

  王小北微微皱眉:“要不,跟家里商量商量?”

  李云道摇头:“也就在你面前抱怨抱怨,这活儿换成别人的还真干不了。”李云道说的是实话,以他跟巧爷的交情以及和李若飞的关系,加上这段时间对香港种种势力的调查,的确没有人比他和毛浪更适合眼下的任务。

  “也对!”王小北感慨道,“咱家的孩子是人,别人家的孩子也是人,死秃驴不死贫道可不是咱老王家的风格。不过这一次把你安排到有组织罪案调查科,是不是太过于冒险了?”王小北对李云道的任务略有耳闻,所以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香港目前的局面很复杂,虽然我们已经找到了一点苗头,但是我总觉得事情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继续深入调查也是我跟上面提出来的,只不过现在的是由暗转明,反正之前我们能力范围内能调查的都已经拿到手了,剩下的可以交给cib去办,敌后战线目前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还是要正面战场给他们一点威慑,否则担心他们会渗透得更快!”李云道望着蓝天白天,面色惆怅,“说实话,换成以前,我真的很难想象世上会有这么庞大的组织在幕后操控着几乎所有的事件进程。”

  王小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件事现在知道的人很少,坊间就算有些传闻,大家也不会信以为真。但是如果真的有这个组织的存在,我想想都觉得心寒。”

  李云道长吁了口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们触角能触及当今世界的方方面面,这已经不是集几人之力就能解决的,甚至可能集几国之力都无法完全连根拔起。我们现在能做的,一是要调查清楚他们的组织架构,第二最好能有人打入他们内部,这样才能拿出切实有效的办法,阻止他们继续渗透。”

  王小北摇头:“估计很难。”

  李云道笑道:“再难也总要有人去做,而且,我相信,上面关注这个组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

  王小北点头,突然小声道:“那件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

  李云道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道:“难!几乎查不到任何一丁点的线索。不过,我正要找你,你在北京的人脉关系比我广多了,你安排几个人,帮我查一家公司有一个人。”

  王小北道:“这事儿好办,你把资料发我,我现在就能安排人去。”

  李云道连忙拉住正要拔电话的王小北:“一定要安排最可靠的人!”

  王小北盯着李云道的眼睛,也意识到这件事对于王家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小事,郑重点头道:“你放心,老爷子执掌总参时,让白叔叔就负责过一个项目,这事儿交给他老人家去办,铁定错不了。”

  白小熊的父亲白熊,这位几乎跟了王家老爷子大半辈子的老者,早已经获得了王家众人的绝对信任。李云道闻言,也觉得白熊算是最佳人选,点头道:“回头你给我一个加密邮箱,我把资料发给你。”

  孔黄裳身体不适,王小北陪她回了酒店,身边自然又多了几位面孔陌生但身手极好的大内高手。

  回住处的路上,李云道一直在留意身后有没有尾巴,确信已经无人跟踪后,这才笑着对毛浪说:“看来,我们俩的交流任命已经传到香港了。”

  毛浪苦着脸道:“唉,得让我家那位多等候两天了。”

  “德性!”李云道笑骂道,“有媳妇儿了不起?等完成任务了,定定心心地办喜事儿,到时候大办个三天三夜,也没人管人。”

  毛浪嘿嘿傻笑道:“这敢情好,办三天三夜的流水席,嘿嘿嘿,我媳妇儿一定感觉倍儿有面子。”说完,他又踌躇了起来,“我媳妇儿那人挺踏实的,我估摸着要办三天三夜,她铁定不同意……”

  李云道望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难得地心静如水。身份由暗转明,似乎也不是坏事。

  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蔡桃夭,不到二十秒收到回复。

  “香港局势诡谲,切记注意安全。”

  李云道望着简简单单的十二个字,心中涌出一股暖意,此时此刻,他终于体会一个有家的男人和没有家的男人之间的区别,因为你知道,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人在为你牵肠挂肚。

  想了想,他又发出去几个字:“想我没?”

  那边回复:“还行。”

  李大刁民顿时坐立不安了:“啥叫还行?到底是想还是不想?”

  那边说:“有点儿吧。”

  某刁民琢磨了一下,又发道:“是有点儿想吗?”

  那边道:“有点儿就是有点儿。”

  李云道有些百爪挠心的错觉,发道:“媳妇儿,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那边说:“好着呢。”

  李云道问:“媳妇儿,你咋说话总是一说就几个字?”

  那边说:“忙着呢。”

  李大刁民更坐不住了:“媳妇儿,你咋了,我感觉好像不太对劲啊。”

  良久,蔡桃夭也没回复一句。

  李云道忍不住,拨了电话过去,却无人接听。

  毛浪在一旁看得幸灾乐祸:“咋了,把媳妇儿惹毛了?”

  李云道没好气道:“别瞎得得瑟,小样儿!”

  毛浪出主意道:“女人是要哄的,你得多哄哄才行。”

  李云道笑骂道:“你个打了半辈子光棍的家伙,教我怎么哄老婆?”

  毛浪自己也乐了:“我这不是在帮你出主意嘛,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两人对话将前方开车送他们回去的驻港部队的士兵都逗乐了,却抿嘴不敢笑出声音。

  李大刁民用手机轻拍着掌心,皱眉深思,良久才道:“不对,一定不对,我感觉好像出什么事了……”

  毛浪这回也上心了,不再开玩笑:“有没有她的闺蜜什么的电话,找个电话问问看……”

  李云道正想琢磨着应该问谁,手机又响了起来,是蔡桃夭发来的短信。

  “三儿,我在检查身体,待会儿再跟你聊,好不好?”这语气才像正常的蔡桃夭。

  “检查身体?”李云道立马慌了,连忙发问道,“媳妇儿,你咋了?身体哪儿不舒服?”

  短信再度石沉大海。李云道坐不住了,打了电话给近来跟嫂子走得很近的顾小西,顾小西一问在不知,只说好像是约了去解放军总院检查,但也没听说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

  李云道觉得小西不靠谱,又打给薛红荷,薛大妖孽开口就来了句“咦你咋还没翘辫子啊”,李云道也来不及跟她斗嘴,只问她知不知道蔡桃夭身体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薛红荷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地开口便骂娘说,你媳妇儿有没有毛病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李云道被骂愣了,终于挂了电话。

  李大刁民正琢磨着是不是给跟蔡桃夭关系密切的蔡老四打个电话问问情况,手机又响了,蔡桃夭打来的。

  “喂,媳妇儿,咱不带这样藏着掖着的,有病咱治不就得了,你可不能瞒我。”

  电话那头的蔡桃夭语气柔和:“呆子!”

  “媳妇儿,你骂我啥都成,但身体是自个儿的,可不能马虎。”李云道担心她是不是在军中训练受伤后,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电话那头,蔡家大菩萨站在解放军总院的大门前,一身素衣,依旧布鞋布包,头发高高盘起,眉目间仙气飘渺,却又多了几份说不出的柔媚。

  “呆子,你要当爸爸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