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卷 第七百三十六章 深夜车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夜色不知何时拉开了沉重的黑色幕帘,淡淡的月色撒落在深秋雨后的大屿山上。山风渐平,却依旧寒意袭人。

  躺在巨石后方的吴清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虽然山上的枪声已经停下许久,但她依旧不敢抬头,只敢缓缓侧过脑袋,问道:“怎么没动静了?”

  孔蓝翎心中也隐隐担忧,但面色却依旧从容道:“对付这类穷凶极恶的歹徒云道很有经验,不用担心!”

  “嘘!”趴在两人中间的小孔雀很生气地做了一个要求两人噤声的动作,“云道哥哥让你们不要发出声音!”小孔雀实在是很无奈,孔蓝翎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事事让人操心?清姨也真是的,孔蓝翎还不懂事!唉,小孔雀忧伤地叹了口气,心中自言自语。

  小孔雀正忧愁叹气时,上方山道上出现一道看不清面容的身影,毛浪在不远处冲仲伟新和李若飞做了个手势,表示安全,他离山道极近,加上目力极佳,一眼就看出从山道上下来的正是刚刚窜入密林深处的李云道。

  “好了,没事了,你们可以出来了!”山道上传来李云道的轻松声音。

  毛浪也从山石后方露出身形,疑惑道:“那俩儿劫匪呢?”

  李云道摇了摇头:“待会儿再说。”

  (

  李云道来到巨石后方,孔蓝翎闻声而起,看到李云道现身更是激动得快步上来,没想到有人比她还快。

  小孔雀径直蹦跳着落入李云道怀中:“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们!就知道你一定会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小家伙从第一次见面起就对李云道印象颇好,加上王小北和孔黄裳结婚前那段日子的相处,小丫头跟李云道泡在一起时更是没大没小。

  孔蓝翎面色激动,但还是克制住了情绪的大波动:“云道,这次多亏你们了!”

  毛浪等三人纷纷摆手,他们现在可是知道孔蓝翎的真正身份——眼前可是现代版的华夏第一长公主身份的女子,敢在她面前蹦跶,开什么国际玩笑?

  李云道倒是点了点头,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发了加密短讯出去。

  一时间,蠢蠢欲动的我内地驻港各机构终于松了口气,老天,万一长公主真在自己的地界上出了事情,那可不是单单掉脑袋就可以轻轻松松解决的。几分钟后,刚刚到注港办落脚点的王小北和孔黄裳也收到了李云道的消息。

  站在酒店房间的窗前,孔黄裳喜极而泣,抱着王小北的脖子,又哭又笑着说道:“小北,我姐没事了,我姐没事了……”

  王小北嘿嘿傻笑着:“媳妇儿你别太激动,小心动了胎气。我早就说了,这事儿交给云道去办,铁定圆满!”

  “嗯嗯!”孔黄裳拿出手机,“我给爸打个电话!”

  “那得赶紧,不然爸那边儿又要派了人出来了,到时候局面反而不好掌控了。”王小北点头道。

  下山的路上,李云道接到了顾炎然的加密电话。

  放下电话,李云道一脸苦笑,毛浪不解,上前问道:“咋了?”

  李云道摇头无奈道:“上面的意思是,我们俩已经暴露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由暗转明。从现在开始,你和我已经借调到香港警务系统了。”

  “啥?”毛浪更是一头雾水,“借调到香港?意思是不用当卧底了?”

  李云道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李若飞:“上面的意思很明确,既然已经打草惊蛇,干脆就发动正面战役。只是如果一切都放在明面上,接下来的工作估计就要困难百倍了。”

  毛浪听明白了以后,倒是一脸无所谓:“总也好过强迫自己当古惑仔好吧!”

  孔雀终于趴在孔蓝翎的肩头进入了梦乡,睡梦中时不时打个惊颤,时不时还会叫声李云道的名字。

  孔蓝翎无奈地将小丫头交给吴清,来到李云道身边,毛浪见势立刻打了个理由跑到了前面。

  “云道,姐姐真不是说客气话。这次真的多亏了你。”孔蓝翎真诚道,“其实被困在小屋里的时候,我想了很多很多,唯一没有料到的就是,来救我们的居然会是你。”

  “蓝翎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黄裳和小北都很担心你,这会儿也已经都在香港了。我刚刚已经给他们发过消息,估计下山后你就能见到他们了。”李云道对这位孔家长女印象不错,性格温和,知书达理,加上一个可爱又童真的女儿,说实话,哪怕没有孔家这层关系,知道这对母女落难,他也会来花心思营救的。

  “嗯!”孔蓝翎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再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走在李云道的身旁。白色的月光洒落在雨后的山道上,泛起一层朦胧光晕,踏着光晕,缓缓下山,孔蓝翎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劫后余生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却似乎跟远在江宁的那位吴家中校没有一丝一缕的关系。

  吴清抱着睡梦中呢喃的小孔雀,回头看到孔蓝翎与李云道并排走行,微微皱眉,想了想,她干脆放缓速度,直到李云道与孔蓝翎靠近,这才回头道:“嫂子,这次幸好有他们。回头让我哥请大家喝酒!”

  吴清在某些字眼上用重音,聪明如孔蓝翎这样的女子又如何能不知?幸好月光清淡,彼此看不清面色,孔蓝翎却也只能没好气地瞪了这位吴家小姑子一眼。

  李云道跟吴清有过两次交手,一次比一次的清况更糟糕,对于她的警觉,李云道想想就好笑,难不成我还会跟华夏第一乘龙快婿抢位置不成?这吴家小娘们儿实在是太小心眼了,自己救了她的性格不说,这会还警惕上了,真是养不熟的白眼儿母娘。

  吴清见李云道只微笑不语,眼珠子一转,又道:“李云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们家钰钰?我可告诉你,虽然钰钰自己不介意,但是你要是一碗水端不平,老娘一准儿阉割了你!”

  李云道微微皱眉:“吴小姐,你属鱼的吧?”

  吴清微微一愣:“啊?什么属鱼的?”

  “鱼的记忆只有7秒。”李云道笑了笑,只扔下一句话,与愣在当场的吴清擦身而过。

  吴清反应了半天,最后才疑惑地靠到孔蓝翎身边:“嫂子,他什么意思?”

  孔蓝翎笑着接过熟睡的孩子,轻声道:“他笑你健忘,人家刚刚救了你一命,你还阉割……”孔蓝翎说得自己脸都红了,她的家教涵养不允许她说出这样的话。

  吴清愣了愣,随后冷哼道:“谁要他救!”

  孔蓝翎回头看了一眼绵长山道,说道:“也不知道那两名劫匪怎么样了……”

  吴清吓得一个哆嗦:“嫂子,可不带你这样吓人的!”

  孔蓝翎笑着摇了摇头:“你啊,这张嘴可别总是得理不饶人了……”

  吴清似乎对那两名歹徒依旧心有余悸,搂着孔蓝翎的胳膊道:“嫂子,我可不管别的,你就是我嫂子!”

  孔蓝翎突然停下脚步,望着清冷的夜空,眼神迷茫。

  平常这个时分,大屿山脚早就夜深人静,今晚却一反常态地迎来了一支庞大车队,惊得那些野营露水鸳鸯们纷纷拉开帐篷拉链驻目远观。

  车队居然是清一色的军车,车牌一色地“zg”打头,足足近二十辆军车,其中还不乏两辆运兵车,看得野营者们目瞪口呆——这是要打仗了吗?

  车队在山脚的山道旁停了下来,运兵车上的士兵们整齐划一地跳下军车,将原本就不大的山脚平地警戒了起来。

  前方一辆挂驻港军牌的奥迪车车门打开,走下一个肩扛金星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后方一辆被全员护在中间的轿车旁,驻足敬礼。

  车门打开,先下来的是面容俊俏的王小北,下车确认安全后,才小心翼翼地护着孔黄裳下车:“媳妇儿,小心头别磕着……”

  少将望着这对恩爱无比的小夫妻,脸上笑意盎然,他是王家那位老太爷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部下,八宝山那日能以少将军衔跪于老太爷灵前第二排,可见其在老太爷嫡系中的地位之高。

  “周叔叔,大晚上还麻烦您,实在过意不去!”王小北对周少将笑着歉意道。

  “这说什么话?”周少将皱眉道,“你跟黄裳来香港,要是不通知我这个叔叔,那才要打屁股,脱了裤子打!”

  “可是……”王小北犹豫一下,“擅自调动部队,万一被人诟病……”

  周少将挥手道:“哪有那么多规矩!我亲侄子来香港,找几个人护得周全,谁他娘的墨迹,老子毙了他!”

  王小北摸了摸鼻子:“我总算知道老爷子为啥喜欢你了,这说话口气跟他老人家就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周少将笑了笑:“那是,当年我可在老爷子身边呆了那么多年。不过要说像老太爷,还是抗美那小子……”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题,周少将尴尬地笑了笑,“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王小北倒是摇头道:“没关系,待会儿您见了云道,就知道了,他跟我舅舅年轻的时候,简直长得一模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