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一卷 第七百四十六章 新义安与14K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仲伟新被李云道上来便开山见山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刚刚他还在思考到底要怎么跟这位正邪不明的新上司保持一定的距离,此刻却被他一番肺腑之言说得心中有愧。

  “李sir,我……”仲伟新此时也稍稍放下戒备,说道,“其实之前我也大致猜到,你的身份应该不单单只是内地毒贩那么简单。只是我没想到,飞机坐牢的背后,会有那么多的曲折。”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看得出,飞机很看重你这个兄弟,虽然他现在和你走的是截然不同的两条路,但兄弟便是兄弟,这跟黑与白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说到底,飞机也是被人逼出来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这件事情结束后,我会争取帮他把身份洗白。”

  仲伟新猛地抬头盯着李云道,双眼迸发出炙热的光芒:“此话当真?”虽然之然痛恨李若飞的所作所为,但内心深处,他还是将那个从小一起爬树抓知了的飞机视作这辈子的兄弟的,哪怕他自己曾一度竭力否认。

  李云道笑了笑:“虽然跟你接触不算多,但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外冷心热的人。飞机的事我不敢说一定行,但只要行事妥当,就算不能在官方正式洗白身份,我也能想办法保他一命。”

  仲伟新想[ 了想,点头道:“飞机已经没有什么家人了,有没有身份,倒是其次,如果能留得一命,已经是老天保佑了,毕竟卖软毒品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也是会看不过去的。”仲伟新之所以会以如今的飞机感到痛心疾首,一方面是出于自身性格的嫉恶如仇,另一方面也是担心将来飞机会在某天横尸街头。

  “接下来,请求cib那边配合,我要尽可能地掌握新义安和14k那边的所有情况。我估计被安氏兄弟这么一搅局,那边肯定会愈加警惕。加上我和浪哥转到了正片战场,他们肯定也已经意识到,上面有人在盯着了。”李云道靠着会议桌,摸着下巴缓缓说道,“我相信,这几年cib那边一定安排了卧底在里面,也许级别还不低,接下来,马上就是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仲伟新没料到李云道上来就要跟香港最大的两个帮会开战,皱眉摇头道:“sir,新义安和14k在香港的势力都不小,两线作战,会不会……”

  李云道笑了笑,说道:“谁说过要两线作战?我现在只是需要他们内部的情报,尤其是飞机那边的新货开始占领市场后的情报,另外,让大家轮流休假,一个礼拜内每个人都要休息好,睡好,我也正好趁这段时间熟悉熟悉这边的流程,毕竟这里和内地的公安系统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别的。但是,一周后,所有人得不得请假。”

  仲伟新先是愣了愣,随后恍然道:“sir,你是想在一周后开始……”

  宏胜酒楼是香港的老字号酒楼,以早茶餐点出名,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红火,中间几乎转手,到如今却是人气经久不衰。此时正是早茶时分,老香港人都有吃早茶的习惯,宏胜酒楼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候餐队伍。

  突然,队伍后方转来几声气焰嚣张的声音:“让开让开让开!”

  排队的人正欲怒目相向,等看清来人,顿时换作一张张笑脸:“b哥好!”

  “b哥您也来吃早茶啊……”

  一群纹身仔簇拥着一个光着膀子穿件背心的壮实中年男子,见众人问好,倒是笑容和煦地一一回复:“哎哟,是七叔啊,好久不见……三叔伯也早……”

  酒店里一直招呼客人的大堂经理似乎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连忙迎了出来:“哎哟,b哥您才来啊,叉烧包早给您准备好了,来来来,甲字号包厢伺候!”

  “姚妹子,几天没见,你这胸脯又大了一圈,是不是胀奶啊,要不要b哥帮你揉揉……”b哥似乎跟姚姓大堂经理很熟,上来便是荤段子。

  姚经理好像早已经习以为常,冲b哥抛了个大媚眼,俏生生道:“人家等了这么多年,也不见您行动,b哥您就是一张嘴最厉害!”

  b哥哈哈大笑,一旁的众人也跟风大笑。

  “姚妹子,我这嘴巴但厉害,能厉害得过你下面那张?”b哥做了个相当有暗示意味的挺胯动作,笑容淫邪。

  姚姓经理扭动着被收身西服裹得曲线毕露的细腰,咯咯笑道:“b哥就爱拿我这种老实人开玩笑,来来来,弟兄们快请进。”说着,姚经理自然而然地挎上了b哥的胳膊,趁众人不注意地时候,才小声对b哥道,“甲字号,大老超已经在里面了,带了几个小弟,看他的样子,不是来找麻烦的。”

  b哥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在这里找麻烦,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姚经理脸上依旧浪荡如桃花的表情,唇间却动作极小地说道:“刚刚让小弟们去倒水,但字里行间的意思,好像是碰到麻烦了。”

  提到麻烦,b哥也禁不住微微头疼:“是他妈的碰到麻烦了啊!都说时代在进步,他娘的,现在连卖货都要考脑子了。阿姬,要不你别在酒楼干了,出来帮我吧?”

  姚经理却微微皱眉:“b哥,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的。”

  b哥也知道自己触及了什么忌讳,嘿嘿笑着道:“我就开着玩笑,哪敢挖大老板的墙角,回头大老板天子一怒,我跟手下还不喝西北风去?”

  走到甲字号包厢门口,姚经理的声音再度徒然提高,声线放浪:“要不怎么说今天一起床就听到喜鹊儿在叫,这不,超哥和b哥都来捧我小姬的场,这面子可不得了啊……”

  甲字号包厢内,一群黑色西装的男子站立在一名一身名贵阿玛尼的中年男子身后,男子手持茶具,正在完成一道洗茶工序,见b哥进来,微笑道:“阿b,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是今年的武夷山大红袍!”

  b哥不动声色地在对面坐下,一脸人畜不害的笑容:“嘿嘿嘿,嘿嘿嘿,难得超哥还能有这么好的心情啊!”

  一丝阴霾从被称为超哥的中年男子眼中一闪而逝,却依旧被阿b逮个正着,引得阿b心中冷笑。

  14k现任坐馆大老超很快换上一张笑脸:“还是阿b这种乐天派的性格好,我这种人,天生劳碌命,天天愁下面兄弟的饭碗,食不香寝不寐,伤脑筋啊……来,尝尝我亲手泡的茶,这大红袍可算得上是茶叶界的真黄金,价值连城,不是大老板知道我好这口,去北京时替我讨回来一些,不然还真没有这个口福。”

  阿b微微眯了眯眼,却不生气,继续嘿嘿嘿笑着,说道:“哎哟,我这种粗人,给我喝这么贵的茶,跟牛嚼牡丹有什么区别?”说着,拿起茶盅,仰头一饮而尽,看得对面的大老超微微摇头,大叹真是个泥巴扶不上墙的老土冒。

  两人谁也不想先示弱,东拉西扯,说了小半天,都不肯主动切入主题。

  最后还是阿b忍不住,斜靠在椅背上,双手抱臂,懒散道:“超哥,今天约我来,不只是为了喝茶吧?”

  大老超笑了笑:“来来来,喝茶喝茶!”

  阿b看也不看那茶盅,嘴角轻扬地看着大老超:“咱们都是混口饭吃,超哥,你要是不乐意聊,咱就回了,家里一摊子事儿等着处理呢。”阿b起身便要走。

  “等等!”西装革履的大老超终于忍不住叫住阿b,“你啊,性子还是这么火爆。”

  阿b道:“我是个粗人,坐牢的时间比读书都久,跟b哥你这种大学生不好比啊!”

  大老超笑着说道:“算了,这么多年兄弟了,我还是直说吧!”

  “洗耳恭听!”阿b又重新坐了下来,却丝毫不掩饰脸上的不耐烦。

  “阿b,想必下面的人也跟你汇报过了,最近帐目,不太理想吧?”大老超似笑非笑地看着阿b。

  阿b眼神凛然,但表情依旧是嘿嘿嘿的笑意:“还凑活还凑活。”

  大老超道:“原先,香港市场也就你我分享,那些小鱼小虾也就只能跟在后面捡捡残羹冷炙。现在多了一个飞机,而且还是一个极不上道的小家伙,这事儿你就没点想法?”

  阿b两手一摊:“有啊!但有什么用呢?人家的货比我们的好,关键成本比我们的要低得多!没道理人家不赚钱啊!”

  大老超道:“良币驱逐劣币,这是市场规律,但就这么纵容他下去,到明年这个时候,你我手下的兄弟们,都只能去喝西北风了!”

  阿b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一下,嘿嘿道:“那要么做掉他?”

  大老超道:“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阿b耸肩,胸口的龙虎纹身随之抖动:“你也知道没这么简单啊!那法子也不是没试过,连开膛手都被他干掉了,现在他身边的小弟越来越多,据说金三角那边除了供货还低价卖给他一批军火,真他妈的干起来,谁都讨不到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