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四十九章 再临香港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从飞机上走下来的那一刻,阿洛斯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海腥味,跟随人群缓缓走向机场的摆渡车,他自嘲地笑了笑,上一次他来到这个纸醉金迷的东方城市,迎接他的是一队加长林肯,而褪下身上的光环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自己并不是原先自认的那般,没有了他的参与,似乎也没有缺少太多的精彩。身边终于第一次穿上得体衣装的两个孩子怯生生地一边抓住着他的衣角,一边打量着对他们来说太过于陌生的城市――香港,一个他们做梦都没有来过的地方。

  “阿洛斯先生,我们已经到了吗?”大一点的阿尔维斯抬头望着周围急于赶路的人群,没有枪声,没有呼救喝骂声,也没有熟悉的下水道的味道,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那么匆忙而平静。

  阿洛斯摸着他的脑袋,稍稍松了口气:“算是到了吧!”口袋里的那张字条已经被他一路捏得又潮又皱,在麻省理工攻读数学博士的时候他也学过一段时间的中文,勉强能读出上面的字。

  出了机场,他将三个人仅有一箱行李放在出租车的后备箱里,将那纸因手汗而泛潮的字条递给前面的出租车司机,用许久不用的蹩脚中文说道:“麻烦,我要到这里去。”

  出租车司机一开始只觉得这三个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霉味的外国人是不是哪国的难民,但一看到那张字条上的地址,顿时又肃然起敬:“好的先生!”

  窗外霓虹灯飞闪,年纪小一些的拉莫斯将下巴贴在车窗下沿,好奇地打量着这个繁华得如同天堂一般的地方,街边的人脚步匆忙,却看上去幸福而宁静,丝毫不想他们住在那个贫民窟的世界里,随时随地都要担心食物和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子弹。

  “阿洛斯先生,这里简直太美了!”小拉莫斯小声地说道,小脸上的欣喜却格外让人心疼。

  坐在副驾上的阿洛斯笑了笑,他也望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街景,曾几何时,他坐在加长林肯的后座上喝着香槟也路过这条街,那个时候,在他对面坐着的是届时香港证监会主席。

  他突然使劲晃了晃脑袋,又自嘲地笑了笑:“阿尔维斯,拉莫斯,以后你们就在这里生活,好不好?”

  小拉莫斯开心笑道:“好!”

  阿尔维斯也想说好,但似乎想起了什么,小脸顿时又忧愁了起来:“阿洛斯先生,我们在这里能找到工作吗?”

  阿洛斯笑了笑:“这个……谁知道呢?也许吧……不过,不是我们,是我!等安定下来,你们就要去读书了。”

  “读书?”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那可是富人区的同龄人才能过的生活啊,难道他们不要捡垃圾补贴家用吗?

  不知为何,踏上这座城市后,阿洛斯心中的郁结消失了大半,此时更是深舒一口气,说道:“赚钱的事,等他们长大了再说吧。从现在开始,我负责赚钱。”这个曾经动辄便动用上百亿资金与国际对冲基金大师们纵横捭阖的青年从来没觉得赚钱是一件多件困难的事情,只分愿意和不愿意两种情况。

  阿尔维斯想了想,最后还是小声说道:“阿洛斯先生,还是让拉莫斯去读书,我大一些,可是去找工作干。”

  阿洛斯回头望了眼不过才五岁的黑人孩子,轻轻摇头:“不,接下来或许你们这辈子都不需要再考虑钱的事情了。钱这种东西虽然重要,但是却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有了钱,反而才是最痛苦的。”

  两个阴差阳错被阿洛斯收养的0孩子茫然地望着他,并不理解他说的重要与不重要到底是什么。

  “我现在说的,他们肯定还是不能明白的,但总有一天,你们会想明白我今晚说的话。”阿洛斯望着外面的摩天大楼,广告大屏上是一则花旗银行的形象广告,他笑了笑,微微摇头。

  出租车在中环一座摩天大楼前停了下来,在香港的人都知道能在这里上班意味着什么,用“高薪”两个字来形容都嫌贬低在这里工作的价值。这片区域几乎集中了香港最精英的金融人才,而这座大楼则是这片区域的精华所在,曾有人断言,如果有恐怖份子在工作日成功袭击这幢摩天大厦,香港的金融市场将会遭遇有史以来的最大创击,甚至有可能倒退十年。

  阿洛斯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抬头望着高耸入夜空的大楼,身后只有一只破旧不堪的行李箱。

  大楼门前的安保看到大门前站着这么一个奇怪的组合,但因为是老外,所以也没有出言驱赶,只是警惕地望着他们,所幸的是,这一大两小的组合并没有在门前傻站太久,只是看了一会儿就缓缓离开。

  “阿洛斯先生,这是什么地方?楼好高好高,比我那里最高的教堂都要高上许多许多!”孩子们心中颇感震撼。

  阿洛斯笑了笑说道:“以后工作的地方。”

  “真的?”孩子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异常兴奋,“等我长大了,也要来这里上班!”

  阿洛斯笑着摇了摇头:“等你们长大了再说吧,也许,到那个时候,你们会觉得用资本掠夺财富太过于血腥而不唾弃这个行业。”

  孩子们听得似懂非懂,但依旧沉浸在阿洛斯先生马上就要去摩天大楼上班的喜悦中。

  阿洛斯的心情也跟着孩子们一起雀跃了起来,这一切都要感谢那个脸蛋比女子还要妖媚的亚裔青年。环视四周,找到一处公用电话,他又翻出那张皱巴巴的字条,按上面的数字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你好,哪位?”接电话的是个声音同样年轻的男子。

  阿洛斯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憋出一句腔调怪异的中文:“你好,我找李云道。”

  接到电话的李云道有些奇怪,刚刚将临时落脚处的行李收拾妥当,正欲出门打车,却接到这么个奇怪的电话,对方自称叫阿洛斯,来自哥伦比亚。

  “你是说,我二哥李徽猷让你来香港找我?”

  “对,李的中文名好像就叫李徽猷。”

  李云道见到带着两个黑人小孩的阿洛斯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来一个大的还不够,还带俩儿小的,二哥这善事都做到哥伦比亚去了?难不成真的受大师父的教化,救人施福当成此生寄托了?

  阿洛斯也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东方面孔,显然对方对自己还是警惕的,阿洛斯主动伸手:“我叫阿洛斯,李是我的救命恩人。”

  阿洛斯的中文虽蹩脚,但两人交流起来还算勉强顺利,听说三人还没有吃饭,李云道便带三人去了祥叔的火锅店。

  这一大两小三人的吃相倒是将李大刁民惊得目瞪口呆,感觉三人这辈子就从来没吃过一顿饱饭,祥叔见是熟客,份量也都给得特别足,就这样单鱼丸就足足下了十份还不够。

  直到三人吃得实在吃不下,半躺在椅子上摸肚子时,李云道才有机会切入正题:“阿洛斯先生,我二哥有没有说让你来香港找我干嘛?”

  阿洛斯摸着涨得发慌的肚子,摇头道:“他也没说让我来干嘛,只给了我地址和电话。”

  “等等,你说他前段日子去了哥伦比亚?”李云道皱眉问道,“还有别人吗?”

  阿洛斯摇头:“我只见了他一面,他只说当时在等人一起对付迪亚朵。”

  李云道苦笑:“我这个二哥,还是那么护短。”李云道也听说前段时间弓角、徽猷还有他那位没过门的蔡家大菩萨都同时出现在了哥伦比亚,随后就传来消息说,哥国有史以来跟北美关系最为密切的毒枭迪亚朵被人成功暗杀,迪亚朵庄园被人炸得毁于一旦。事后哥国政府给出解释,是东南亚某势力派出了雇佣军潜入迪亚朵庄园实施了这一次的突袭。事后,迪亚朵残余势力被瓦解数股力量,但之前在南美一度被视为传奇的迪亚朵就此陨落。

  阿洛斯很认真的说:“李,他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是中国的侠客!”

  李云道被他的说法逗笑了:“我二哥的确是侠客心肠,否则也不会大晚上的把你们扔到我这儿来。”

  阿洛斯笑道:“李先生,你一定不会后悔的。”

  李云道笑道:“我做事情,向来就不会有后悔两个字。”

  饭后,李云道将三人安排进了他和毛浪一起的落脚点,反正之前的屋子也空了出来,毛浪最近也要搬去重案那边提供的警员宿舍,正好房租已经付到年底,将这三人暂时安排在这里倒也算是废物利用。

  阿洛斯看了一圈房子的环境的,只微笑点头:“还行。”

  倒是两个住惯了贫民窟的孩子兴奋得像两头小牛一般。

  “你先住着,我晚上还有点事,明儿我再找你聊工作的事情。”阮钰那边已经发了数条微信,李云道估摸自己再不赶过去,还在为蔡桃夭的事情耿耿于怀的疯妞儿又要杀过来兴师问罪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