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六十一章 何大海的尴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傅家别墅,简朴书房中傅九彪手中雷打不动地执着一卷发黄古籍,更像是一位博古通今的大学教授而不是黑白通吃的港岛枭雄。低垂的眼皮不知为何突然颤抖了一下,眼中的精芒一闪即逝,嘴角微扬:“裁决使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书房的角落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抹黑影,那黑影“嘎嘎”干笑两声:“主教大人不放心这边的事情,派我过来”

  傅九彪放下手中的《宋史》卷二,故作轻松地揉了揉微微发酸的脖子:“既然放心不下,为什么不亲自来盯着?”

  黑影笑道:“笑话!主教大人是何等人物!”黑影的中文说得很流利,但是言语间却仍旧会流露出些许不自然的音调。

  傅九彪站起身,却只是走到窗边,推窗望月,指着天边那圆得如同银盘的皎月道:“主教大人就跟这月亮一样,如果没有太阳,兴许也只是茫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

  黑影沉默了许久,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再做深入地探讨,良久才道:“俄罗斯那边出了点差错,交易可能要稍微延迟几天。”

  傅九彪徒然转身,破天荒地盯着角落里面容的黑影:“出了差错?怎么回事?”

  黑影的声音丝毫不含一丁点的情感,说道:“卖家那边似乎有人走漏了消息,被俄罗斯国家安全局的走狗盯上了。都是很烫手的货,卖家那边也怕麻烦,尤其是美国人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很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

  傅九彪皱眉,突然打断他的话:“我不需要知道这么多,只要告诉我时间地点就可以了。另外,这样的东西,在香港停留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否则……”

  “否则什么……”黑影的声音徒然提高,傅九彪敢打断他的话,让他有些恼火,他已经隐隐感觉到组织开始对傅家失去应有的控制力了。

  傅九彪冷笑:“难道你们不知道华夏军方总参和国安都已经盯上你们了吗?”

  黑影发出“嘎嘎”的难听笑声:“总参?国安?这些不是你需要担心的!”

  傅九彪有些困惑,难道他们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可以控制华夏的某些要害部门?联想到这些年只是这个组织的蛛丝马迹便已经让自己为之悚然,他不禁暗暗有些懊恼——傅家,绝对不能断送在这帮阴谋论者的手中。他正要说话,却听到有人敲门。

  “爸,是我,家轩!”

  “嗯……”傅九彪回过头时,角落里的黑影已经徒然消失,如果他出现时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傅家的这位掌舵人深吸了口气:“进来吧!”

  傅家轩进门后,疑惑地打量着书房内部,也没外客来访啊,怎么老爷子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异样?

  “什么事?”傅九彪已经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执起那本《宋史》,表情笃定。

  “爸,刚刚大圈那边通知,俄国人那边说交易的要延迟。”傅家轩有些着急,他并不清楚这一次交易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但从老爷子重视的程度来大老超和阿B都不能经手,直接找了以心狠手辣著称的大圈帮,显然交易内容应该是份量不轻的。

  “知道了。通知下去,让阿超和阿B安排身手最好的伙计,待命。”傅九彪面无表情地吩咐道。

  “好的。”傅家轩不敢多说什么,恭谦地退出书房。他有些想不明白,明明老爷子已经对大老超和阿B产生了怀疑,所以这么重要的交易才找了大圈帮。可是为什么又要让大老超和阿B都掺上一脚呢?他摇了摇头,老爷子的想法和手段往往都是他无法预测的,很多的时候,他只需要执行就可,但是不知为何,这一次他总觉得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忧。

  何大海再一次检查了IPAD,屏幕中一片昏黄,这个叫熊文娇的女人已经睡下了。他百无聊赖地嘘了口气,合上平板,已经暗中保护熊文娇一段时间了,这么长时间,她的生活工作……点点滴滴都呈现在他眼中。这个名叫熊文娇的港籍女子总是重复着一成不变的生活,清晨六点起床晨跑,七点半吃早点,八点多就已经到了澳门大学法学院的办公室,或者直接到澳门司法警察局,她除了是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外,还有一个身份是澳门司法系统的义务督导员,这是九九年澳门回归时香港司法局作为兄弟部门进行援助的项目之一,如今所谓的过渡援助已经落幕,但她却不愿再回到那个到她伤心万分的城市。

  熊文娇在何大海经历过的女人当中,姿色只能算是中上,但却有种让人望而亲近的知性魅力——女法学博士,如果不是当年的事情,也许她会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法官。只是造化弄人,如今她宁可偏安于这个被西欧人称为妈考的半岛也不愿回那东方明珠承受撕心裂肺的丧女之痛。

  熊文娇从香港回澳门后,何大海在熊文娇的公寓隔壁租了一间单身公寓,阳台仅半墙之隔,如果真有什么事情,他能第一时间翻越阳台前往营救。只是,他不明白的是,这样一个似乎与世无争的女人对别人到底会有什么威胁,以至于李云道会动用自己来保护她。

  突然,IPAD中警报大作,何大海想都没想,从枕下拿起手枪和匕首,拉开阳台门,径直翻过阳台中间的半墙,来到熊文娇家中的阳台上。阳台的关着,屋里的厚重窗帘也拉着,他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隐隐听到屋内熊文娇痛苦的喘息声。

  幸好阳台的锁对他来说易如反掌,只是拉开门以后的那一幕,却让何大海这个单身男人面红耳赤。

  知性女博士半躺在床上,身着蕾丝睡裙,酥#胸半露,一只纤手停留在修长玉#腿之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