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十七章 男人,女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入夜时分,虫鸣蛙叫,双胞胎的那栋别墅仍旧通透畅亮,老爷子仍旧没有回去,坐在客厅正中的布艺沙发上闭目养神,江湖气息颇重的赖九和温文尔雅的文彬都已经先行离开,取而代之的是很少在秦家露面的秦潇潇。<>

  十点三十分,黑色的奥迪q7悄无声息地滑入润园别墅。黄梅花、阮钰、周树人先后踏入别墅客厅,秦潇潇喊了声“黄叔”,又冲阮钰和周树人点了点头。

  进了客厅后,阮家大疯妞大大咧咧地坐到秦潇潇身边,也不说话,就傻傻地看着九米挑高的客厅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黄梅花和周树人站在秦孤鹤面前,老爷子不开口,他们表情自然地等着,对他们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

  老爷子一直闭着双眼,憨憨的周树人此刻才有机会正面打量平时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的老爷子,虽然老爷子平日里大多数时间也算平易近人,但是大半辈子时间熏陶出来的不怒自威,显然不是周树人这类初出江湖的雏儿可以化解的,在这个年纪,估计也只有那个喜怒都不太愿意显露于表面的昆仑山大刁民才有在老爷子面前不慌不忙侃侃而谈的几份定力。

  良久,老爷子才缓缓睁开眼睛:“梅花,说说看。”

  “云道坚持要一个人进去,说是给他三天时间,绝对完好无损地将两位小少爷带回来,如果路上没有耽搁,估计这会儿已经出江苏了。”黄梅花恭敬道。

  老爷子倒是笑了笑:“难得,他能说服你。”

  黄梅花愣了愣了,才道:“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

  “爷爷,你真相信那个大刁民一个人就能让琚琚和玖玖救回来?他真以为他是好莱坞大片里的兰博?”连续几日在台湾参与新业务谈判,加上长时间的奔波,秦潇潇话中多了几份无名的火气,李大刁民又再一次很无辜的成了泻火桶。

  “潇潇,台湾的新业务进展如何?”老爷子突然话锋一转,拉到了集团的新业务上,显然刚刚一脸风尘赶回润园别墅的秦潇潇也还没有来得及跟老爷子说上话。

  “一提我就来气!”秦潇潇气得狠狠拍了一下沙发扶手,连很少见到大小姐发这么大火的黄梅花都吓了一跳,反倒是她身边仿佛神经大条的阮家大疯妞却毫无反应,“本来跟中华电信谈得好好儿的,手机网游分成,他们提供硬件平台,我们提供内容维护,四六分成,半路突然杀出一家名不经传的港资公司,居然玩阴招,好好儿的谈判最后不欢而散,我已经让人去查这家港资公司的背景了,我怀疑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

  秦孤鹤点了点头:“看来我们碰到对手了,而且这回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啊。”老爷子轻轻叹了口气,“之前赖九这些年轻人都说什么‘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其实也算错,谁能保证自己会当一辈子的赢家?我不能,我那位老对手也不能,就算是当年的老委员长也不能。梅花,吩咐下去,最近做事小心些、妥当些,多想想再做事。”

  黄梅花应下,正要开口说话,突然一直坐在老爷子对面痴看天花板的阮家大疯妞又猛地窜到老爷子身边,惊得黄梅花和周树人同时一身冷汗,差点儿就以为是刺客敌袭了。

  阮大疯妞凑到老爷子耳边,轻声耳语:“老爷子,您不会是想把李云道拉出来当替死鬼吧?”

  秦孤鹤笑着看了阮钰一眼:“你这小丫头的脑子转得还真是快,不过我的为人,就算你不清楚,你们家阮老还是知道的。”

  阮家大小姐点了点头:秦孤鹤二十年前在北京风声水起,二十年后在长三角通吃黑白两道,人品在圈子里算是数一数二的绝不含糊,正如秦孤鹤自己所说,阮家那位就算仙逝也会妥妥儿地进八宝山的老泰山跟秦孤鹤算是忘年交,能入得了阮家年近九十的老泰山的法眼,人品觉悟手腕胸怀才华缺一不可。

  黄梅花也猜到了阮钰的想法,当下笑道:“阮小姐,您放心好了。如果秦爷真想找替死鬼,只要动动手指头,麾下少说也会有几十个弟兄会自己跳出来心甘情愿地做这个替死鬼。”

  “这倒是真的,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们就偏偏都这么看好一个土不拉叽的山里刁民呢?连孙子的性命也敢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托付给他。”敢情阮家大疯妞刚刚盯着天花板痴看了老半天就是在琢磨这个常人都摸不透的问题。“这年头,不觉得什么千里马、伯乐的说法,有些荒诞得过头了?我不知道别人信不信,反正我不信!”阮家大疯妞说着话不忘用调戏一下前铁道部官员。

  老爷子却也不生气,只是谈谈地笑了笑:“我信!”

  阮钰白了笑眯眯的老爷子一眼:“难不成你要他当你的孙女婿?”

  老爷子还没有说话,秦家大小姐倒是抢先跳了出来:“谁要他!”

  阮大疯妞又翻翻白眼:“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胡说什么,哼,我真不明白,一个你,一个夭夭姐,怎么都被鹰啄瞎了眼睛,看上这么一个大刁民?阮钰,你不是号称放眼全中国没一个男人能正儿八经地入得了你的法眼?我倒要问问你,你看上他什么了?”

  阮家大疯妞却摇头,一反常态地坐直,脖子上的牡丹纹身格外妖娆:“我不是你,也不是蔡桃夭。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放着近水楼台的优势弃而不用。如果我是蔡桃夭,我肯定不会嫁给那个纨绔,因为我会让他带我私奔,他不肯,我拿枪逼也要逼他带我私奔。可惜你不是蔡桃夭,我也不是,所以没有人知道那个读读过头的蔡家小妖精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好不容易从山沟沟里爬出来的大刁民,有两个足以让他张牙舞爪的哥哥,可是他偏偏要走自己的路。他也读过很多,如果给他一个你我这样的家庭环境,我相信他现下的成就不在你我之下。你说我看上他,我承认,我的确对他是很好奇,我好奇一个在山沟沟里读了二十五年、没有背景没有家势甚至连学历都没有的山里人能不能在物欲横飞的主流社会里生存下去,我好奇他能不能上演鲤鱼跳龙门,我好奇这个男人到底能爬多高,能走多远!”

  有的男人,就是一本深邃无底的,女人一旦翻下去,这辈子可能都无法自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