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六十九章 代号大河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何大海的前妻,俄罗斯黑手党魁首谢尔盖的儿媳妇……这个信息量不是一般地巨大,李云道再怎么冷静也被这些信息惊得微微发愣。眼前自称为卡捷琳娜的女子却看也没看他一眼,脱下高跟鞋盘腿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似乎想让自己的身子尽量舒适些,至于身边的李云道会不会有什么看法,并不在她考虑的范围内。进包间时,女保镖就已经帮她褪去了价值不菲的皮草大衣,此时斜着身子坐着,修长的指间夹着一根烟雾缭绕的细长女式烟。就连李云道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女子如同一个熟透的柿子,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到她都会有股异样的冲动。

  “你确定你会帮我?”李云道疑惑地看着她。时间是这个世上最残酷的事物,任何坚贞不渝在它的面前都会被摧残得七零八落,更何况她最终还是嫁进了谢尔盖的家门。

  卡捷琳娜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只是懒洋洋地靠着沙发,缓缓吐出白色烟雾,良久才道:“是我让人给你打的电话。”

  “我?”李云道有些吃惊,但也不算太过于意外,“为什么?”

  “因为我去看过他,我问他有没有什么遗愿。”

  “他怎么说?”

  “他只说让我对你说声抱歉,你交托的事情办砸了[……”说到这里,卡捷琳娜似乎面带幽怨地瞪了李云道一眼,“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包括谢盖尔都认为没有人能够在那场爆炸中劫后余生,直到他打给车尔尼……”

  “这件事怪我,我考虑得不够周全。”李云道很真诚地说道,“所以我来了,我要他带回去。”

  卡捷琳娜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般大笑起来,直到她笑得直不起腰,不知为何,这笑声在李云道听来,却显得有些凄凉。

  笑声戛然而止,她望着他,冷笑道:“就凭你?”

  李云道没有笑,也没有躲避她的目光,只淡淡道:“不是还有你吗?”

  出乎意料地,这一次她并没有笑,望着李云道只回答了两个字:“不错。”

  一个钟头,李云道回到酒店,不一会儿,乔治也回来了,拎着两个硕大无比优帆布包,看样子份量不轻,将两只包扔在床上后,便躺在一旁扮死人:“累死我了……”

  “什么东西?”李云道好奇道。

  乔治坐直身子神秘一笑,缓缓打开帆布包拉链,李云道顿时惊得目瞪口呆,下意识地往一旁让开些距离。

  “你这是抢劫了俄军的军火库还是盗窃了哪家地下军火商?”打开的帆布包里全是枪支和弹药,长短不一,而且看样子都是新货,保养得极好。

  乔治嘻嘻一笑:“别急,这还不是全部。”说着,他又拉开另一只包。

  李云道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恨不得一脚把这法国佬从楼顶踹下去,这只刚刚被他像扔垃圾一下扔到床上的包里是各式手雷、闪光弹和手雷式催泪瓦斯,真有个什么闪失,这包玩意儿炸起来估计这家酒店大楼起码会被拦腰斩断。

  “哪儿弄来这么多东西?可别打草惊蛇啊!”李云道倒是有些佩服眼二哥徽猷的眼光,眼前这看似做事不靠谱的法国青年,惫懒归惫懒,但是做起正事来却是毫不犹豫的。

  “这算什么,你没看到我师父在阿富汗弄到的那些,那才叫真牛叉!”乔治提起徽猷是打心眼里尊重和崇拜,只是听着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一个一个中国式的夸张表述,感觉总有点儿怪异。“话说回来,这半天功夫,你跑去哪儿了?有收获没?”

  李云道点头:“我去谢尔盖旗下最销金的场子。”

  “夜红场?”乔治诧异道,“那儿不是会员制的吗?”不过随后他便释然,自顾睡在地点点头,“嗯,这种事情,对于三叔你这么厉害的人来说,应该不算个事儿……”

  “我碰到了一个女人。”

  “嘿,三叔,看来咱俩是同道中人啊,一边执行任务一边不忘泡妞,人生嘛,本来就苦短……”

  “她叫卡捷琳娜。”

  “哦,卡捷琳娜,这在俄语里是纯洁的意思,长得漂亮吗……等等……”乔治突然反应过来,疑惑道,“三叔,你是说,那个女人叫卡捷琳娜?看上去三十多岁,眼睛很大,高材高挑,再年轻几岁差不多就是一线超模的样子?”

  李云道点头,看来乔治对莫斯科并非全然不了解。

  “我说三叔,咱能挑战点低难度吗?别一上来就这么高的标准,卡捷琳娜这女人本身不算什么,但是她背后就是臭名昭著的谢尔盖……”

  “我知道。”李云道平静道,“而且前几天就是她派人给我打的电话。”

  “什么?”乔治微微皱眉,打量着李云道,似乎在确认这些信息的可信度,等他确认李云道并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撒谎时,他才疑惑问道,“为什么?”

  “我的朋友,何大海是卡捷琳娜的前夫。”

  乔治似乎被这个消息惊得微微发愣,揉了揉脑袋道:“等等,我先消化一下……你的意思是,你的朋友是小谢尔盖老婆的前夫,然后你的朋友被老谢尔盖抓了,完了以后他的姘头卡捷琳娜打电话给你,让你来莫斯科救她的前夫……”乔治似乎也被自己乱七八糟的逻辑搞得有些晕头转向,忧郁地摁着自己的太阳穴。

  李云道又补了一句:“据我所知,小谢尔盖应该是死在我朋友的手上。”

  乔治愣了愣,突然问道:“你那个朋友,是不是有个俄国名字,叫维克多?”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乔治突然叹了口气:“来莫斯科之前,我托‘游泳池’里的老搭档查了查谢尔盖的资料,公开资料显示当年小谢尔盖是死于一场直升机的事故,但内部资料却说是你们中国派出了一个代号‘大河’的特工暗中下的手。”

  李云道点头道:“大河大河,何大海,海大何,倒过来念不就是所谓的‘大河’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