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六百九十八章 小道姑与青春期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9-06-16 10:17:42 源网站:顶点小说
  京城那座离尘不离城的小山,承载了多少老骥伏枥的壮志未酬。○深夜,月朗星稀,山顶悬崖边的亭中,一身红衣的女子靠柱而坐,面色清冷地抬头望向夜空一轮弯月。秋夜,山中霜气凝重,远处山谷中一片黑寂,只偶尔能听到嗦嗦秋叶萧萧落。夜风乍起,吹起一地枯叶。

  她没来由地突然想到了那张让她曾觉得无比厌恶的脸,明明是个刁民还要笑得那般玩世不恭。可后来,她才发现,原来他的人生并不像看上去的那般轻盈如羽,深阅后才知有千斤万斤重,重如泰山压顶。

  “跳江了?”她微微叹了口气,试图想象自己站在大桥上纵身一跃的场景。在陈家的这些年,她不是没有想过从摩天大楼顶跃下一了百了,但最终还是未曾实现,等听到那人在江上被迫跳江,她才突然觉得似乎这个早已经让她没有太多留恋的世界里又少了些跟自己相关联的东西。风吹着只穿着拖鞋的玉足,寒气逼人,她下意识地蜷缩起身子,用双手去捂住早已经冰冷的双脚。上一次,是一双干净温暖的大手抓着她的脚,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那一刻,她差一点冲动着揭下面具告诉他,其实你的手指很好看。

  面具,是她从小戴到大的,从她被领入陈家的那一刻开始。和绿荷虽是同胞姐妹,但性格迥异,绿荷性子温婉恬淡,又在学术大师吴老爷子的精心呵护下成长,除了那段外人说不清道不明的无聊婚姻外,这一路走来算得上如履平地。但她不一样,她向来睚眦必报,在陈家这种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汹涌的大家族中,又练得一张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具,面具下,层层剥开,才是那颗当初的七巧玲珑心。被陈家那位领入家门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要站在陈家所有人的对立面。

  月光下,她突然笑了笑:“磨刀石?呵呵。”她不想也不愿去争去抢,但陈家那些同龄人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将她视作磨刀石,哪怕关系稍近些的陈博陈关关,也会下意识地将她视作老爷子悬在彼此脑门上的达摩克利斯。这世上,没有谁会真的会把另一个人恨上一辈子,更可怕的是忘记和不在乎,所有的当初都会败给时间的洗礼。她突然觉得,跳江的家伙,是不是早就已经忘记生命中还曾与一个名叫薛红荷的女人擦肩而过。再娇惯的贾宝玉也会遁入空门,再厉害的如来佛祖也敌不过妖精的不在乎,万都的主最后还是要用十字架来安抚众生,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伟人最后还不是躺着供人排队参观。她不想也不愿做陈家众人的那块磨刀石,她只是薛红荷,只是一个疼了伤心了会哭,爱了开心了会笑的女子,仅此而己。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稍稍有些揪心的问题:跳江会死吗?照理说是会的。现实不是拍电影,薛红荷大学主修的是大多数人都不能理解的物理,选修医科,从那大桥高处跳入江中,看似英雄而浪漫,但以重力加速度跳进水中,单与水面接触的瞬间冲击力就足以让普通人的心脏停止跳动,更不用说那股巨力带来的骨折等后遗症。可是,不知为何,她听说那人跳江,却只是下意识地嘿嘿一笑,那命硬得跟小强一般的家伙会跳江而亡?她宁可相信明天中美之间相互扔核弹,也不信那个家伙真的会就此翘了辫子。

  “喂,小和尚,叫你呢!”她突然嘴角轻扬,望着其实在她之前就已经来到悬崖边上的孩子。

  绛红色的喇嘛袍上落满秋霜,他盘腿坐在悬崖边,对着当空明月,口中轻诵经文《毕力格巴日米德》,此时恰好念完七七四十九遍,手中经桶滋滋再转一圈。

  小喇嘛起身,走向山顶小亭,在亭中的石凳上坐下,望了薛红荷一眼,微笑不语。

  “我说小和尚,你别跟我打什么机锋,没意思的!我告诉你,姐不吃你这一套!”薛红荷冲十力嘉措扬了扬下巴,却莫名其妙地有些心虚。

  十力嘉措晃了晃脑袋,放下手中的经桶,扶正了脑门上已经有些显小的喇嘛帽,微微叹了口气,双肘支在石桌上,托着下巴,望着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薛红荷想了想,又主动道:“小和尚,小西说你很会算命,你算算看,那该杀千刀的家伙,死了没?”放在往常,她对命理一说完全当作一千零一夜的天方夜谭,想要她相信,除非跟大学时做物理实验般面面俱到,可此时,她却真的想让眼前据说是通晓未来三十载的小家伙算算那混蛋的生死。

  十力转头,深深望了她一眼,嘴角轻扬。

  薛红荷没来由地觉得这小喇嘛笑得跟那混账家伙如出一辙,有些光火:“笑什么笑?不知道出家人不能随便看女施主的吗?”

  十力嘉措委屈地蹙了蹙鼻子,随后嘿嘿笑道:“红荷姐姐,我是喇嘛。”

  薛红荷切了一声:“喇嘛就能犯色戒了?”

  十力委屈道:“这跟色戒有什么关系?”

  “有,你看我了,就是犯了色戒。”

  十力鼓了鼓腮帮:“难怪云道哥不喜欢你。”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薛红荷像被刺激到一般从亭边的石礅上跳了下来,趾高气昂地看着小喇嘛,居高临下。

  十力吐了个口水泡泡,依旧托腮看夜空中弯月一轮:“好话不说二遍。”

  薛红荷气得胸口起起伏伏,但突然面色一转,娇笑着凑了上来:“来,看看,姐姐漂亮不?”

  十力连忙摇头:“不看不看,眼不见,心不烦,姐姐这样的妖孽,等着被收吧。”

  薛红荷笑得花枝乱颤:“怎么?姐姐太漂亮了,不敢看?”

  十力轻轻叹了口气:“云道哥说你活得比他还累,看来是不假。”

  笑容凝结在妖孽般美艳的脸上,良久,她才叹了口气,在小喇嘛对面的石凳上坐下。

  “他说的?”薛红荷轻轻咬了咬下唇,细微的动作正如同当初跟那刁民在航班上的人生初见,那年那日,那个未曾见过飞机长啥样的刁民带着三个孩子直奔水深不见底的京城,在飞机上让空姐递去那张带着些许小促狭玩笑的字条也仅仅是想劝慰那青年头一回乘坐飞机时的紧张不安,哪怕那人情绪隐藏得极为妥贴,她依然感受到了他的忐忑不宁,亦如当初她被牵入陈家深宅大院的那一刻。只是她自己也万万没有料到,原本只以为此生只此一次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却在北京饭店前的广场上演了让京城一线纨绔瞠目结舌的一幕,再后来他居然真得了蔡家大菩萨的垂青,更让人义愤填膺的是这脚踩两船的家伙居然祸害了自己的闺蜜大疯妞。仔细捋了一遍过往林林种种,薛红荷突然嫣然一笑,瞥了石凳上悠闲晃腿的小神棍一眼,“那家伙真没死?”

  小喇嘛一脸讳莫如深,看了看四周,这稍稍松了口气:“云道哥以前说过,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世上的事,总还是会否极泰来,老天爷不会眷顾了谁,又忘记了谁,那杆秤,总体上还是公平的。”十力又如打机锋般说道,“方等般泥洹经有云,业有三报,一现报,现作善恶之报,现受苦乐之报;二生报,或前生作业今生报,或今生作业来生报;三速报,眼前作业,目下受报。因而,无论善恶,不是不报,大体上都是因为时候未到。”

  薛红荷气得作势要抽人,但想了想还是作罢,只白了小喇嘛一眼:“这些什么什么经,都是谁教你的?”

  十力小喇嘛歪着脑袋想了想:“起初大半是大师父,小半是云道哥,后来小半是大师父,大半是云道哥。”

  薛红荷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小半大半?”

  十力咧嘴一笑,月光下露出两排洁白皓齿:“其实云道背过的佛经要比我多得多,只是大师父总罚他抄经,所以他便不喜欢那些经书了,总在经堂的蒲团上读些《太上感兴篇》之类的东西。不过大师父一点儿都不生气,相反很高兴。”

  “在佛祖面前念道士经?”早已经移坐到小喇嘛身边石凳上的薛大妖孽失笑,如果有陌生男子在场,肯定要被这迷死人不偿命的祸国殃民妖孽迷得无法自拔。她一手搁在肘下,另一手撑着一侧脑袋,笑望着明眸皓齿的小喇嘛,“那家伙的青春期估计不是一般地叛逆吧?”

  小喇嘛歪着头吐了个口水泡泡,好奇道:“红荷姐姐,什么叫青春期?”

  薛大妖孽笑得花枝乱颤,伸出指甲涂得妖红修长手指点了点头十力嘉措的光滑额头:“青春期就是你时不时就会想起小尼姑的意思。”

  十力皱眉:“尼姑?”

  唯恐天下不乱的薛红荷又添油加醋:“小道姑也成。”

  双手托腮的小喇嘛先是愣了愣,随后颇是感伤地叹了口气。

  “唉,原来是青春期啊……”

  ps:

  “q书友群:210967935,微信公众号“仲星羽”,羽少会在q群或公众号第一时间发布更新信息,欢迎所有喜欢大刁民的书友加入催稿。”

  chaptererror();
马前卒 驭香 重生之魔教教主 武炼巅峰 御鬼者传奇 真龙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龙血战神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我的贴身校花 盖世仙尊 紫阳帝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顶点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