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六十六章 俄罗斯来电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玮桐从半山别墅出来时思绪万千,他的心神不宁并没有在李云道面前表现出来,甚至他还很自然地跟李云道讨论了两句关于傅九彪的传闻话题,内容不痛不痒,但他很确定自己在李云道的面前没有露出任务一丁点的破绽。但李云道那句“傅爵士在香港警队桃李满天下”的言辞却让他不得不提高警觉,或许这位从内地赴港交流的同行并不像的这般简单。

  “头儿,见着人没?”梁胖子将车停在上山入口旁的小路上,靠在车门上抽烟。

  周玮桐仿佛没听到梁胖子的声音,径直上车,坐在副驾上仍旧一副深思的表情。

  梁胖子连忙踩灭香烟,也顾不上捡烟头,钻进车内发动引擎。

  “头儿,去哪儿?”

  “啊?”周玮桐这才反应过来,想了想才道,“先回去睡一觉,连续熬了几个晚上,铁打的人也吃不消了。”

  周玮桐离开后,一身蕾丝睡衣的女子才赤脚缓缓从楼上走下来。

  “刚刚是?”阮钰本不想过问李云道的公事,但是她刚刚在楼上瞥了一眼楼下的客人,初步判断只有四个字,非奸即盗。

  “警局的一位同事,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估计也是想从我这儿套点信息,只可惜让他空手而归。”李云道笑了笑,拿起品质上佳的紫砂壶给眼前的女子倒了杯水,“多喝水,对皮肤好。”

  阮家大疯妞幽幽人一眼:“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某刁民嘿嘿笑道:“我可真比窦娥还冤啊……”

  阮家这位被京城众多人视为女神的女子轻轻撩了撩了蕾丝衣裙,深深望了某人一眼:“冤吗?”

  某刁民立刻闭嘴飞快摇头:“哪能啊……”单手抄起阮家女子,一手环腰,一手抄膝。

  眼波若水的女子轻吟一声,挣扎羞道:“冤家,我今天还要去谈判……”

  艳光潋滟后,某人微歇半刻便起身穿衣:“这会儿出发应该不会迟到。”

  女子斜靠在软枕上,望着他轻声道:“我从澳洲订了几头奶牛,几个月后会运到北京,到时候先让她住那儿吧,我在市里还有一栋大别墅,她那套公寓折腾不开。”

  李云道愣了愣,欠身在女子额上亲了一记:“有你这个小妈,小家伙还真不一般的幸福。”

  似乎刚刚体力被压榨太多,阮家女子有气无力地哼了哼:“都怪你这个坏家伙!”

  “坏吗?”某刁民弯腰封住阮钰的唇,女子再度轻吟,他却很克制地放开她,坏笑道,“可不能太放纵了,伤身子!”

  阮家大疯妞气得扔了一只枕头过去:“坏家伙,就知道欺负我!”

  而后,她便安静地趴在一只软枕上前的男子换上精神无比的衬衣西服,在他照镜子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起身帮他理好领带。

  丝被滑落,曲线美得如同天赐芳物,尽管已经如此熟悉彼此的身体,她还是面色羞赧:“总还是被她抢了先,但不给个名份,让她做单亲妈妈似乎总还是有问题的。”

  李云道微愣,盯着她的双眼:“真心话?”

  她点头,赤着身子轻轻搂住眼前这个让她时时刻刻牵肠挂肚的男子,将脑袋贴在他的胸口:“蔡桃夭是京城第一奇女子,但女子终究还是个女人。我也是女人,所以我能理解。”

  “傻姑娘……”李云道隔着黑色发丝轻轻吻了吻她的脑勺,“你们俩,我哪个都不会放手。”他顿了顿,强调道,“死也不会!”

  辆防弹轿车擦肩而过,梁胖子微微皱了皱眉,对副驾上的周玮桐道:“头儿,大陆仔真好运,这辆防弹车可造价不菲。”

  周玮桐的目光也在那辆慢慢消失的车尾上,闻言只淡淡说了句:“回去吧。”刚才他们开了几百米就停了下来,他总觉得李云道话里有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他在下山的必经之路上等了近一个钟头,才送李云道的豪华轿车。他的思维难得会出现这般的混乱,想跟踪调查,但却总觉得有些不妥,最终还是放弃了。

  “猪头,派人查一查别墅里的女人。”周玮桐握了握拳头,似乎在下定什么决心。

  “好,我这就让他们去。”

  “不,不要用队里的人。”

  梁胖子微怔,随后便反应过来:“OK,我让阿B那边……”

  周玮桐仍旧摇头:“找个私家侦探,阿B和大老超那边目标都太大,而且弄不好会留下证据。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别墅里头那个女人的来头,费用从线人费里走。”

  梁胖子点头:“我有个兄弟正好自己从一家侦探社出来单干了,可以交给他。”

  “信得过?”

  “绝对没问题,那小子是大学同学,靠得住!不过他这两天好像在澳门,我得问问他。”

  “钱不是问题,但人一定要靠得住。告诉他,如果这次合作得好,下次有活还会找他。”周玮桐窗外,淡淡说道。

  车窗外摩天大楼耸立,阳光穿梭在大楼之间,亦如他走出警校迈入警队的那一天,那会儿,他觉得自己是荣誉至高的香港皇家警察。

  刚进办公室,李云道的手机便响了,来电显示的是一个国外号码,疑惑地接通手机,那头却传来一个老外叽里咕噜的声音,情绪很激动。但对方说的不是英语,听上去更像是俄语,李云道心中猛地一颤:该不会是何大海出什么事情了吗?

  果然,李云道用英文问了几句后,对方才用极蹩脚的英语大致解释清楚――何大海落入了俄罗斯黑手党手里,具体情况那个老外也没有说清楚,只告诉李云道,何大海让他打给自己,只要告诉李云道一句话:千万不要来救我。

  挂了电话,李云道面色铁青,何大海对他来说,是好友也是兄长。李云道从秦家出道,两人便时常一起出生入死,感情早已经超过普通的合作伙伴。何大海让人告诉他,千万不要去救人,李云道不禁苦笑,大海对他还是很了解的。

  自家兄弟出事,怎会袖手旁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