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十八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月黑风高杀人夜。<>

  两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长空,惊得不大的江南小镇上家犬狂吠不止。惨叫声如同利剑般穿透每一个黑衣人的心脏,此时他们才终于想起今晚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豹子是西北黑道上硕果累累的金牌级杀手,手上人命无数,单警察的命就不下十余条。五年前接买卖刺杀现在的老板,却被老板反将一军,直接活捉,也亏得现在的老板惜才,才留下了他这条命,之后他便反过来北上天津,宰了买家一家上下十四口人,用十四个血淋淋的人头当作投名状,加入新组织。随后便如鱼得水,跟着新老板出生入死,也算是忠心耿耿,尤其是他花心血组建起来的这支小队伍,集中了五湖四海穷凶极恶的大悍匪,杀人的技巧更是五花八门,自从这支队伍组建以来,他在老板面前更是顺风顺水,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唯一的条件就是老板碰到棘手的买卖时便由他们出面解决,这几年绑架勒索杀人越货这类的勾当都没少干。这一次老板办事不找他们,反倒从北边儿花钱拉了支名不经传的队伍过来,豹子就己经一肚子二百五了。现在事情办砸了,却要他们出面擦屁股,豹子有火不敢对老板发,但是想想之前的经历,撒在对手身上那自然是水到渠成的。偏偏老板在他出发前说什么“你们是杀人这个行业的本科生,他们就是这个行业的博导”,这更让豹子心中冷笑,铁了心地今儿晚上要将几个北方人统统扒皮抽筋,所以豹子此刻拿在左手的匕首也是独有的弯曲刀尖的模样,只有最嗜好剥人皮的他才知道,用这样的特制刀子,剥起皮来的手感那是哗啦哗啦的爽。

  可是那两声连续的凄厉叫声却让他徒然间毛骨悚然——如果没有听错,那应该是强子和大辉的声音,而此刻不出意外,那两个向来都是同进同出的边境悍匪已经变成两具伏尸了,而且估计连子弹都没有来得发射就被人秒杀。对方到底是谁?豹子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了,此刻他很后悔一开始的轻敌,正是这样的轻敌让他犯了一个极为致命的错误,给了对手可以逐个击破的机会。

  豹子靠在冰泥的墙上休息了片刻,刚刚的惨叫让他提高了警惕,只有他这种手头无数人命的凶徒才知道,人其实是一个很脆弱的动物,不比山上的山跳强多少。才十多分钟的工夫,豹子背后都已经被冷汗淌湿,不过他却丝毫没有发现,精神高度紧张地注意着前后左右。

  夜很黑,又下了薄雾,但对于藏在暗处的潜行者来说,却是绝好的机会,就连豹子自己都没有发现,他刚刚顶着一个全身上下都是一片漆黑的潜伏者走过去。

  窄巷宽度正好差不多一人高,诸振东一身黑衣,连脸上和手上都用河泥完全抹黑,双手双脚撑在两边的墙上,一动不动,仿佛已经与江南水乡的黑夜融为一体。

  豹子已经很小心了,但当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时,他还是全身猛然一惊,下意识地拧腰将左手的剥皮刀拉向身后,同时右手飞快向前迈出一步,飞快回头。可是,左手的刀落了空,甩在水泥墙上溅起一串火花,强大的反震力震得他自己虎口都发麻。

  “难道是错觉?”豹子飞快地回想着,可是还没有得出最终答案的时候,持枪的右手手腕已经被人牢牢抓住,推、引、拉、折一串足以让人眼花缭乱的牵引动作后,豹子手上的枪和匕首都不见了,而他的正对面,正站着一个满脸漆黑只露出两只亮眼珠男人。

  豹子哪里还敢有半点儿犹豫,当下将吃饭的本事都拿了出来。十几岁时他跟家乡的一位武师练过六年传统武术,底子很不错,要不然也不会在公安的数次围剿中安然脱身,可是这回,他终于知道为何老板要说对方是“博导”了,而此刻,他甚至觉得自己连小学生都不如。他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却己经被对方从身后一手反擒住脖子,一手捂嘴,紧接着,颈间没来由地一阵冰凉,随着一声闷哼,他猛然惊醒,但颈部动脉已经被人切开,他甚至能听到自己颈动脉往外喷血的嗤嗤声。对方也的确是杀人这方面的行家,连喷血的方向都算得极为精确,直到豹子软软地躺在地上抽搐时,身上也没有沾到半点儿血腥。

  解决完豹子,诸振东等鲜血喷射减弱时,才翻查豹子的口袋。一包烟,一个火机,一张上海某洗浴中心的贵宾卡,还有一只最新款的htc手机。诸振东将贵宾卡和手机放入自己的口袋,随后飞快转身而去。

  黑暗中,谁都是猎手,谁都可能成为目标。

  又有三声惨声响起,连豹子在内,诸振东等四人半盏茶的工夫就已经干掉了六个人。

  一声接一声凄厉的惨叫,大小双毕竟还是孩子,就算是胆子再大也忍不住会害怕。

  “好……好汉,他们会不会找到我们?”小双用很轻地声音问道。

  “难说!”李云道摇了摇头,“我看了一下,这边下午刚刚下过雨,他们一时半会儿可能找不到,但是时间一长,看着车轮印儿也应该能寻到。”

  “啊?那……那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大双轻声问道。

  李云道摇头:“先不急,等等看,按照胖子的说法,应该还有五个人,也许只剩下三四个人,如果真来了,待会儿我引开他们,十力,你保护好他们俩!”

  十力眨着天真的眼睛,盯着李云道:“哥,能不杀人吗?”

  李云道沉默了片刻:“吠陀不也要降魔除妖吗?”

  十力撅了撅小嘴,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李云道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轻声笑道:“过了今晚,云道哥每天晚上陪你念经!”

  十力的脸色立刻拨云见日,冲李云道露出两排整齐又洁白的牙齿。

  “小师父你……”小双刚要说什么,突然被李云道猛地捂住嘴巴。三秒钟后,不远处传来间隙的沙沙声,应该是芦苇摩擦衣服的声音,两分钟后,两个黑衣身影在搜索中缓缓接近。

  李云道猛地一眯双眼,冲小喇嘛点了点头,十力还以一个微笑。

  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李云道拨开芦苇,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