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道忍不住苦笑摇头,虽然俄罗斯去年年底正式通过放宽持枪限制法令,但那只是放宽自卫型枪支。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斯拉夫民族原本就是一个以刚烈著称的民族,允许枪械流通一定程度上给社会稳定带来了一定的隐患,但俄罗斯那位克格勃出身的领导人曾说过:“有礼,你可以做很多事,但是,如果你既有礼又有武器,你可以做得更多。”李云道一眼就能乔治拎回来的两大包武器,无一不在政府的禁涉名单上。只是哪怕已经做好了要硬拼的准备,些大杀器,李云道还是觉得微微心悸。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下山时大师父倚着老末说的那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不杀生就尽量不要杀生。

  昨日见面后,乔治曾兴奋描述在哥伦比亚迪亚朵庄园里发生的事情,据哥国官方统计,当晚的爆炸中,直接死亡人数就达二十余人,受伤都更是不计其数。尽管死的都是大毒枭迪亚朵身边的为虎作伥者,而且并非亲手造就了杀戮,但这些生命的陨落都或多或少跟自己有关系。此时李云道才突然意识到,十力能掐指算出的事情,活了百来岁的大师父又怎么可能算不到呢?

  对着两大包武器发愣的时候,阳台上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裹着睡衣的男子一个踉跄翻滚进来,随后李云道便听到子弹落在阳台大理石台面上的声音。李云道猛地一惊,下意识从床上抄起一把手枪做准来人。

  “别开枪,是我!”推门而入的男子转过脸,居然是乔治,原本洁白的棉布睡衣上全是血渍。

  “出啥事了?”李云道连忙上前,先随手关上门,拉上窗帘,一边警惕地打量着阳台外,一边问道。

  斜躺在地上的法国青年嘿嘿一笑,仿佛刚刚那颗子弹跟自个儿没半毛钱关系,说道:“昨晚一炮两响,而且阴阳搭配,没想到那小白脸是被人包养的……失策失策……”

  李云道顿时无语,但也理解乔治从事这类高风险行业需要一些方式来排解压力,并不是每个人都跟他二哥李徽猷一般文武双全,完全可以通过自我调节来达到身心的平衡。

  “受伤没?”李云道他睡衣上的血渍,问道。

  乔治摇头:“不是我的血。”

  两名身高马大的俄国男子从另一侧的阳台上翻越过来,身手敏捷,李云道二话不说,将手上的枪扔给乔治,自己又迅速从一旁的床上拿起一把装好消音的手枪。

  窗帘拉着,房间内光线很暗,两名俄国男子似乎并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只是尝试着想打开已被锁死的阳台门。

  试了两下仍没有打开后,其中一名俄国男子又试着透过门玻璃间内的情形,不知为何,他突然脸皮猛地一变,拉着同伴想即刻离开。

  同伴正纳闷的时候,刚刚紧闭的阳台门突然间敞开,八枚子弹先后射入两人四肢,无一落空。

  云道拉门开枪一气呵成的动作,乔治惊得目瞪口呆,再地上的毫无反抗之力的俄国人,法国青年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刚刚李云道隔着厚重窗帘开枪,居然八枪全部命中,此刻,他终于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强如弓角和徽猷这般的猛人都一致认为老三李云道才是顶顶有本事的。

  “这……这又是为何呢?”乔治得动弹的两人,他其实本不想节外生枝,但不明白李云道为何会突然暴起。

  李云道从怀中掏出两根细长银针,躺在地上的两名俄国人吓得叽里咕噜说了一堆,最后还是被李云道一针刺在眉心,不约而同地昏睡过去。

  “帮他们处理一下伤口,在我们离开莫斯科之前,不能放走他们。”李云道眼隔壁阳台,忧心忡忡问道,“他们还有同伙吗?”

  乔治摇头:“只有他们俩,可是,为什么……”

  李云道指了指床上军火,又指着其中一名俄国大汉道:“他床上的武器,我猜他们敢在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对人下手,应该来历不浅,也许就是谢尔盖的手下。我不能冒这个风险,否则何大海性命堪忧。。”

  乔治处理伤口的手法很专业,法国青年吊尔郎当,但做事却是一丝不苟,哪怕眼前昏迷的两人刚刚还想追杀他,他依旧不折不扣地帮对方处理好了枪伤。幸好李云道手上的枪火力不小,除了一颗子弹嵌在大腿肌肉上外,其余的均是贯穿伤,相对比较好处理。

  “你身上的血……?”李云道皱眉望着睡袍上沾满血污的乔治。

  乔治低头,才皱眉道:“我得回隔壁去一趟。三叔,你收拾一下东西,这家酒店不能住了,得换个大一点的地方。”

  “回隔壁?”

  乔治笑了笑:“刚刚躺在我身边的姑娘很不幸运地中了一枪,我得回去”

  乔治再度跃回隔壁阳台,李云道本就行李很少,此刻乔治带回的两大包武器倒是成了他最大的行李。

  不一会儿,阳台上有响声,李云道治将行李箱扔了过来,随后换了身衣服的法国青年又敏捷地翻回阳台。

  “怎么样?”李云道问道。

  “一枪打在脾脏位置,满床都是黑血……”乔治的情绪有些低落,显然没想到几个钟头前还共赴**的年轻女子已经去见了上帝。

  李云道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多想了,抓紧时间转移。”

  乔治想了想,掏一枝装好消音的手枪,对着两名昏死过去的俄国大汉各开一枪,正中眉心。

  李云道没有阻止,对于乔治这种前“游泳场”特工来说,杀死几个人跟踩死一窝蚂蚁没有太多的区别,而且乔治此刻有正当的复仇理由,哪怕他与那女子只是"yi ye qing"。

  两人打包好行李,也没有退房,径直上了乔治租来的一辆中国产的哈弗越野,驶离酒店。

  哈弗越野刚刚驶离,酒店门前便警笛大作,而后数队戴着黑色贝雷帽的莫斯科武装警察冲入酒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