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十章 方孝儒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半年前刚刚开始正式营业的丽思卡尔顿酒店最高层可以俯视外滩全景。<>

  “你很喜欢这种俯视众生的感觉?”一个同样穿着白色浴袍的女子出现在男人身后,看脸蛋可以称得上是红颜祸水倾国倾城,可是偏偏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妖媚的气息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

  “俯视众生?”中年男人看着脚下如同蚂蚁般的蠕动的人群,举起杯子轻抿了一口价值不菲的极品拉菲,“男人这一辈子,追求的无非是三样东西,钱,女人和权力。现在对我来说,钱也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而女人更是如衣服,有钱就可以天天换日日新,只是这权力的东西,虽然飘渺虚无了些,但是真的会让人上瘾。”

  中年男人回头冲女人举了举杯,混血女子狐媚一笑:“都说方孝儒是组织里最富头脑、最有心计、野心也是最大的中梁砥柱,之前我一直在中东,无缘跟方老板一见,所以没到亚太区之前,我真的很怀疑他们的说法,不过现在见了,啧啧啧……”女人笑着摇头。

  方孝儒转头,看了女人一眼,眼神中只是很纯粹的欣赏,没有因为女人裸露在浴袍外的部分而勾起任何的情#欲色彩:“莎拉女士是大老板身边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我倒是一直对你仰慕得很。从基地组织头目被美军击毙到利比亚*武装占领的黎波里,近几年中东的局势的每一次变化都有组织的力量在背后左右,相信这些大手笔都是出自莎拉小姐之手吧!”

  “哦?看来你对我还是挺了解的。”莎拉笑了笑,拉好胸前不经意滑落的浴袍,缓缓走到方孝儒身侧,同样看着大厦下方的芸芸众生,“权力是跟力量直接挂钩的。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最近上面的几位己经对你心生不满了,把我调到亚太区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秦家这件事情你再办不好,呵呵呵,你就不能怪我这个外人上来就杯酒释兵权了!来,干一杯!”

  “铛!”两只晶莹的玻璃杯轻轻触碰,发出悦耳的碰撞声。“看来莎拉小姐真的下了一番苦功啊,对中国历史文化了解得颇深啊!”面对女人的明讽暗胁,方孝儒根本不为所动,仍旧谈笑风声,似乎对莎拉的到来丝毫不以为意。

  “不好意思,可能你的情报里漏了些什么,我有二分之一的华人血统和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统,对东方文化适当做一些研究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莎拉轻轻地转身,在床头柜上放下酒杯,坐到床上时双腿轻抬,不经易露出一幕足以让所有男人血脉贲张的春景。

  但站在窗边的方孝儒却目不斜视:“不过你有没有听过中国有句古话,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莎拉当然知道方孝儒想要表达的意思,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回答,从床上的挎包里拿出一瓶护肤浮液,轻轻挤在手掌心,两手摩擦后才缓缓在自己的腿上按摩起来。“在中东的沙漠里待得太久了,皮肤都干涸了,还是中国江南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啊,方老板,人家真是羡慕你呢,在这儿一待就是十多年,大老板也真是偏心啊,把我一个小姑娘扔在中东,却把方老板这么一位七尺男儿放到这温柔女儿乡,我说啊,我们早就应该换一换才对!”

  方孝儒的眼角微微跳了跳,但脸上的笑意更浓:“换与不换,还是要听组织的安排的……”忽然,方孝儒的手机响了,很镇定地拿起手机,却一如既往地没有先说话,直到对方开口才轻轻“嗯”了几声,放下电话时,脸上的笑意不减:“莎拉小姐早些休息吧,我也回房休息了,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跟总部开视频会议。”

  莎拉抬头不经意地瞟了方孝儒一眼,媚意、电力都开足了马力,可是方孝儒却仿佛丝毫不为所动,很客气点头说“晚安”,随后很君子地退出莎拉所在的这套豪华套房。

  门锁“咔哒”关上时,莎拉轻抚小腿的动作也嘎然而止,轻捷而巧妙地一个翻身,从窗边的桌上取到笔记本电脑,拉开电脑后迅速登陆了秦氏“东升集团”的官方网页,盯着企业简介那一页若有所思。良久,才放下笔记本,翻身到床边打开拉杆箱,取出一只造型独特的卫星电话。

  “哈喽,约瀚,是我,莎拉,上次我们从东亚运到利比亚的那批货,是托哪家远洋物流办的事?一个名不经传的泰国小公司?嗯,我知道了,放心,我这边一切正常,中东那边的事情辛苦你盯牢了,毕竟有中东这张牌在手上,我们就算输也输得有限,就像当年二战时期一样,我们只要扮演好美国的角色,把战火都拉到别国的国土上,就等着收钱吧!嗯,好,就说这么多了,晚安!哦不对,你那边这会儿刚刚才傍晚而己,行了,享受你的美女大餐吧!”

  与此同时,十米之隔的另一侧套房内,方孝儒的国字脸上笑意荡然无存,铁青着脸看着眼前的两名手下,穿着黑色职业装的一男一女,三十出头的男人叫张贺,看不出年纪女子叫孙月,都是方孝儒一手培养出来的心腹。

  “老板,豹子凌晨开始就联系不上了,最后一次跟他通话时,他说在高速上追对方,按照车上的gps定位纪录显示,应该是浙北的一个小镇上,不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gps信号也没了。”张贺如实地将情报上报,却没注意对面的孙月一个劲儿地冲他使眼色。

  铁青着脸的方孝儒看了一眼张贺:“这次动手的人是你亲自找的,你不是打过包票不会出任何问题吗?”

  这时张贺才发现孙月一直在跟他使眼色,但是在方孝儒面前他也清楚,玩不得半点儿虚的,当下低头道:“那四个人是被内蒙的老王爷逼出北方的,我打听说,他们在道上的口碑一直很不错,而且办事儿很利索,只是这一次……”

  “身份查出来了吗?到底是些什么人?”

  孙月这次倒是把话主动接了过来:“出事后我就派人去查了,这四个人背景很神秘,北方黑道上的人只知道他们做事很毒辣,下手够狠,而且很多次动手的痕迹来看,有不少军队的风格,我怀疑可能是退伍军人。”

  “退伍军人?”方孝儒摇了摇头,“单纯的退伍军人是不可能玩得过豹子这种人的。豹子跟我这几年,他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现在你们先别忙别的,查查秦家新出现的那个年轻人,我有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