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十九章 三条人命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8-27

  李家三兄弟,不擅长武道的便是排行老三的李云道。:看小说但是如果换成林子里布陷捕兽,就连武双全的徽猷也不得不甘拜下风。陷阱原先只是用来捕猎林兽,但是也不知道李云道是不是杂七杂八的书读多了还是天生就是一副刁民阴毒心肠,一个简简单单的陷阱他能琢磨出几十种变化。

  可是今天的情形明显没有时间来布置陷阱,拨开芦苇如箭一般飞速窜出去的李云道眨眼间就隐入了半人高的荒草地。刚刚摸着车轮印寻到小河畔来的两人立刻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般,踏开步子追了上去。

  下午浙北一带刚刚下过雨,荒草地里踩下去一脚深一浅,但李云道的速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入荒草地,就如同一只飞奔的豹子般闪电般奔疾,片刻的工夫就已经被身后的两个黑衣人拉开些距离。不过两个黑衣人显然也不是这方面的生手,估计野外逃窜的经历也不是一次两次,紧紧盯李云道身后拉开不过步的距离,如果不是李云道猫着身子呈形草地里飞奔,两人应该早就开枪了。

  李云道奔跑的时候速再,也还是会因为衣物身体跟荒草摩擦出“沙沙”声,虽然月暗夜黑,但两个黑衣杀手还是能够凭着声音的方向辨别李云道的位置。所幸的是浙北的这个小镇早就弃农转商,荒草地的面积也颇大,一直奔离河畔芦苇荡老远还没有看到边际。

  突然,两个黑衣杀手脚步猛地一滞――刚刚不断响起的“沙沙”声消失了,刚刚对他们两人来说是敌明我暗,但此刻双方立刻角色转换,变成了他们明而李云道潜伏暗。

  深秋的夜风吹过草地时,也会出阵阵轻微的声音,所以就算是李云道缓慢移动时出声音,也不用担心会被两人追踪到。

  左边高头稍高的黑衣杀手轻轻点了一下身边的同伴,示意两人分开迂回包抄刚刚“沙沙”声消失的位置,因为就算是李云道隐藏着缓慢移动,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走出太远的距离。

  两人一左一右,呈弧形包抄,接近目标位置的时候,两个几乎同一时间放慢了速,猫着身子缓慢前进,这样漆黑的夜里谁也不知道到底对方藏那儿,而他们这一方有两个人,找到李云道位置的机率就要大很多――老板临行前说了,今天的人命五十万一条,办完这件事,年底的分红也会自然水涨船高。

  又一阵夜风轻轻拂来,枯黄的荒草如同草浪般上下波动。突然,右侧传来一声闷哼和人倒地的声音,左侧的高个黑衣杀手二话不说,掏出装了消音器的手枪便射,三枪都有子入体的声音,还有其一声听上去应该是子击骨头的声音,可是射了三枪后,他还是停止了动作,懊恼地竖起耳朵听着身边的动静。此刻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对方利用了,这个对手实太狡猾了。

  而此时此刻,刚刚出闷哼的位置上倒着一具血流不止的黑衣人尸体,口鼻不断往外溢血,身上有三位明显的枪伤,尸体的边上却匍匐着一个年轻男人,眼的寒光如同伺机捕猎的森林猛兽,一只手上的三刃小刀如同随母体同生般他手上飞旋转。

  李云道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轻雾笼罩的荒野上空乌云就离开,月光一现,他想再对方的枪口下隐匿身形就如同天方夜谭了。尸体离他一臂之遥,倒下的时候还倒落了一把长颇为诡异的匕,李云道轻轻拿起匕,却没有立刻动作,只是耐心地看着天空。

  时间,对于闲人来说总过得太慢,对于忙人来说总过得太,可是对于处生死危急关头的人来说,一分一秒都是时如年的错觉。黑衣人按兵不动,李云道也耐着性子看着天空,两个人都想扮演守株待兔的幸运猎人,可是似乎这个世界上,幸运女神特别青睐有头脑的人。

  夜风吹,乌云行,银色月盘再透出薄雾洒落荒地上的那一刹那,李云道果断地将匕以抛物线的方式扔向三点钟方向,横飞出去的匕带动荒草出阵阵沙沙,果然就瞬间,不远处的荒草地里喷出几道火花,几颗子打向匕落下的位置,几乎同一时间,李云道猛地站起身,转身扭腰甩臂,带着身体的力量将手那柄模样诡异的三刃刀甩向火花传来的位置。

  “呃……”草丛里的黑衣人出一声奇怪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呼吸加的声音,再后来便一切归于平静。

  等了二十分钟,草丛里还没有生任何异响,李云道才向缓缓地靠了上去,果然,黑衣人仰面朝天,两只眼睛瞪得很大,估计是到死都不相信自己真的被人用所谓的“暗器”击了。而黑衣人的双手刚死死握脖子上的一柄诡异三刃刀之上,可是三刃刀的设计实是太过于阴毒霸道,每一片刀刃上还都有一个颇深的放血槽,不然黑衣人也不会这么就一命呜呼。

  突然李云道身侧一阵异响,刚刚还惊魂未定的李大刁民随手拔出三刃刀就想出手,却听到诸振东的刻意压低的声音:“是我!”果真,诸振东诧异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冲李云道竖起一根大拇指:“够毒!”

  李云道却一脸奈地苦笑。一天二十四小时之内,三条人命,这回就算不是跨省逃窜的悍匪那也算是真正踏上一条不归路了。

  “你怎么知道我这儿?”李云道轻声问道。

  “这枪就算是装了消音器我也能听得出来,还有,你身上的衣服反光,幸好刚刚有乌云蔽月,不然你有条命也已经完蛋了。”诸振东扔给李云道一件黑色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从被他干掉的杀手身上扒下来的,“死人穿过人,估计你也没那么多忌讳。”

  李云道回头看了一眼芦苇荡的位置道:“大不了回去多念点儿经,反正十力……”话还没有说完,远处的芦苇荡里就传来大小双的齐声尖叫。

  李云道和诸振东立刻反应过来,拔腿就往回赶,李大刁民这刻儿是恨自己腿生得太短,不能五步并作一步迈出去。

  当李云道和诸振东赶回来时,却看到了吓得抱成一团的大小双,还有一个从头到脚都是鲜血的孩子,就连毛茸茸的小脑袋上都是热乎乎的鲜血,顺着那张如同瓷玉般的小脸和尖尖的小下巴,一滴一滴缓缓滴落。

  闻声赶过来的黑鱼、泥鳅和胖子三人也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愣了当场。

  吠陀一出,罗刹鬼伏。

  “李云道,杀人真的不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