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九十五章 救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守卫打开暗门,阿芙罗拉才稍稍松了口气,转头对李云道二人道:“你们俩跟我一起进去!”

  守卫以为这两个人是阿芙罗拉的心腹,不敢阻拦,而阿芙罗拉以为他们俩原本就是被安排在普希金庄园的守卫,竟被他们如此混水摸鱼地进了防空洞中的地窂。

  地窂的门上满是铁锈,站在沉重的门前,阿芙罗拉的心情似乎比眼前的铁门还要沉重。一连深呼吸了数次,她才伸手缓缓拉开那道铁门。

  咯吱咯吱,沉寂许久的铁门发出刺耳的声音,微弱的光线透过门缝倒映在干燥的水泥地面上,一股腐味扑面而来。

  阿芙罗拉踏入地窂,却猛地脚步一滞,因为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正惊疑地转头看着自己。

  “我……你……”阿芙罗拉明显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熟悉的人。眼前老者说熟悉也算不上,但的的确确在她父亲谢尔盖心目当中有着不俗的地位,她更清楚这个时间眼前的老者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老者微微皱眉,眼露寒光:“阿芙罗拉?你怎么会在这里?”

  阿芙罗拉有些惊慌,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故作仇恨地看向被半吊在地牢中的男子:“他就是杀死我哥哥的混蛋?”

  瓦列里耶维奇暗暗松了口气,扫了下眼阿芙罗拉眼后的两名男子,但也没有多留意,只以为是她死了两名心腹,又重新从组织内部提拔了两名手下。

  “阿芙罗拉,不要着急,等我问出了谢尔盖先生想要的答案,我自然会把他交给你们。现在,这个人还有些利用价值……”

  阿芙罗拉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冲到那吊在半空满是血污的人面前:“维克多,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何大海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但神志还算清晰,勉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阿芙罗拉,片刻后才强挤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哦,是小家伙啊,都这么大了……”他说的是俄语,当年在俄罗斯黑手党内部卧底的时候,他经常会见到那时才上小学的阿芙罗拉,≯⌒style_txt;他给她起了个绰号,就叫“小家伙”。

  阿芙罗拉咬牙切齿地望着他:“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他……”

  “咳……咳……”何大海强忍着断裂的肋骨带来的疼痛,惨笑道,“你真的觉得是我下的手?”这些天被关在地窂里,他想起了诸多往事,尤其是那个那些年跟他一起踏雪喝烈酒的兄弟,哪怕阵营不同也丝毫不影响他把那个总是喜欢一手拿ak一手搂女人的家伙当成兄弟。

  阿芙罗拉咬着牙,拳头握得很紧很紧。

  “阿芙罗拉,你早些回去休息吧,这里你暂时帮不上忙!”瓦列里耶维奇劝道,“等事情尘埃落定了,到时候让谢尔盖先生把他交给你亲手处决!”

  阿芙罗拉点了点头,面朝何大海,缓缓退后,面露仇恨之色。

  瓦列里耶维奇微微摇头,正欲再说些什么,却没防备已经退至他身后的女子冷不丁突然掏出一把高压电击器直接击在他的腰间,老刽子手还没反应过来,便已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屎尿流了一地。

  站在一旁正欲动手的李云道和乔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惊异地望着阿芙罗拉。

  阿芙罗拉深吸了两口气,转头狠狠瞪向李云道二人:“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帮我,二是等我出去找机会干掉你们!”

  乔治装作一脸慌乱道:“我……我们……阿芙罗拉小姐……我们……”

  此时被吊在半空的何大海发出一连夹杂着咳嗽声的笑声:“大兄弟,别闹了,再闹就要出人命了……”

  因为在帮谢尔盖打理与中国合作的生意,所以阿芙罗拉略通中文,但就算不懂中文,她也能听出何大海跟这两名“守卫”应该是认识的。

  李云道苦笑着走向何大海:“这回我又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何大海摇头笑着,脸上的表情却异常坦然:“就算没有你这回事情,我也打算要回来走一趟,当年的那些事情总要找机会画上个句号。”

  阿芙罗拉愈发惊疑,警惕道:“你们到底是谁?”

  何大海道:“小家伙,别紧张,他们是我的朋友。”

  阿芙罗拉虽然松了口气,但眼中的警惕却没有减少半份:“接下来怎么办?”

  李云道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老家伙,问道:“这家伙是谁?”

  何大海道:“kgb培养出来的审问专家,说白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刽子手。”

  李云道笑道:“那就好办了!”

  李云道招呼乔治和阿芙罗拉一起将何大海从铁索上放上来,看到那被磨得深见白骨的伤口,李云道一阵揪心,一旁的阿芙罗拉更是看得泪眼婆娑。而后,三人合力剥下瓦列里耶维奇的衣服,换上何大海的破衣裳,又将昏迷不醒的老刽子手架上了铁索,半吊在空中。

  “你说等谢尔盖发现的时候,会不会气得跳脚?”乔治乐呵呵地笑着,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帮何大海处理伤口的阿芙罗拉,小声说李云道耳语道,“这婆娘跟你朋友有一腿啊!”

  阿芙罗拉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何大海可是地地道道的四十开外的大叔,十年前阿芙罗拉才上小学,说这两人有奸情李云道实在难以相信。

  两人架着何大海出了地窂,阿芙罗拉再度一马当先。

  出暗门时,两名守卫看了一眼,问道:“瓦列里耶维奇先生怎么了?”

  阿芙罗拉道:“犯人太狡猾了,趁我们不注意弄伤了老先生,你们好好看守,过两天我会再回来好好审问那个混蛋!”

  守卫连连称是,三人稍稍松了口气,正欲离开,突然,其中一名守卫皱眉喝道:“等等,站住!”

  荷枪实弹的守卫人手一把ak47,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只要两人一轮齐射,他们四个人根本无处藏身。

  阿芙罗拉转头,阴沉着脸正欲发作,突然,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远处传来。

  李云道知道,应该是徽猷那边已经得手了,这是约定好的撤退信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