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人情与商机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本就一个缘字贯穿其中,不论是善缘还是孽缘,终究是一面镜子。

  李云道善意地对待一个陌不相识的小稚童,那个时候他也没料到穿着粉色小皮鞋脾气颇坏的小萝莉居然跟能一个在欧洲大陆绵延千年之久的古老家族扯上干系。

  不过君子之交淡如水,李云道正也从未想过从小家伙身上捞到什么好处,只是一昧以诚相待。

  生在罗宾柴尔德这样一个大家族的孩子自幼便生得一幅七窍玲珑心,你越是没有攀附之心,她越觉得李云道为人真实可靠,更解释不清的是,每次见到这个大她许多的男子,总能找到在自己的两位兄长身上也寻觅不出的安全感。

  

  “既然你要去上课,我就自己一个人逛逛。”李云道笑着冲老管家欠了欠身子,不失礼节,冲小家伙挤了挤眼睛,便自己一人跨去了据说恰好有达芬奇真迹展出的画厅。

  李云道在冬宫中对着名家字画流连忘返之时,那位面若桃花笑比西施的李家二郎却独自一人到了市郊的一处教堂,谁能想得到慈眉善目的混血牧师除了歌颂上帝的真言外,居然还说着一口如此流利的中文,而且这位在圣彼得堡一待便是二十余载的中俄混血男子在李徽猷的面前异常恭敬。

  哪怕他是中国#军方驻俄罗斯大西北地区的情报头子,但是在眼前这个短短几年便被总参二部誉为传奇的年轻男子面前,他还是竭力地想要搞好关系――天知道这样神奇的家伙如果大难不死的话,将来在军中会爬到一个什么样令人发指的高度。

  

  “东西运出去了吗?”李徽猷关心的第一要务还是那几枚冒了巨大风险取出来的核弹头。

  牧师恭敬道:“已经顺利地运出了俄罗斯的边境,不过……”李徽猷双眼微微一眯,恰好遮住了一闪即逝的寒光:“有问题?”白胡子的牧师摇了摇头:“问题倒不是出在我们这儿,而是具体的去向。”李徽猷面无表情地负手站在巨大木制十字架的下方,缓缓道:“不是说好取出去由海军接手后,由核弹专家处理吗?”牧师道:“具体的变故我也无从得知,只是有人告诉我,海军方面接了货后,航线稍稍做了些改变。”牧师欲言又止,似乎在吊人胃口,但当他前的年轻男子微微皱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降心之术用错了对象,连忙接着道出让李徽猷眉头更加紧皱的四个字,“朝鲜半岛”。

  最后,李徽猷只扔下三个字

  “知道了”,便转身而出,直到他离开这座建于两百年前的古朴教堂,也算手掌生杀大权的情报战线的老家伙才稍稍松了口气,就算当年离国前他站在那位执掌情报战线多年的秦姓老将的面前,他也没有如此的局促过。

  目送那个如剑一般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教堂的正门外,他才下意识地用手拎了拎后颈上的衣裳,就这半刻的工夫,他居然紧张得出了一背脊的冷汗。

  可是,谁在面对这样一个出世后便大杀四方的凶神时能不如此紧张呢?

  据手下传来的情报显示,这个姓李名徽徽的男子有无数个代号,但每一个代号的背后是足足的鲜血和人命,哪怕那些都是对国家和人民有威胁的恐怖分子或叛逃者,可那也是真实的鲜红的血液和活生生的人命啊。

  老牧师作为情报头子,死在他手里的性命也不在少数,但是跟这个大杀四方的凶神比起来,似乎所有的人头加起来还没有人家中东一役的一半。

  李徽猷缓缓走出教堂,却与一个俊异非凡的男子擦肩而过。

  而过,两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均微微皱眉。

  “是你?”

  “是你?”但很快,两人便发现,自己眼前的人并非自己所认识的那位,只是皮囊长相上居然和自己认识的人毫无二致。

  李徽猷笑了笑道:“传闻罗宾柴尔德家族太子爷吊而朗当,但却有一个能力超群的同胞弟弟,我说得可有错?尊敬的罗宾柴尔德先生!”古老家族的二公子却皱眉后没有露出一丝笑意:“你是谁?”李徽徽笑道:“家弟李云道,在香港与你应该有过一面之缘。”在李云道面前自称葛风的男子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是李云道的二哥?可是你们长得不像,你是不是还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李徽猷笑道:“兄长倒是有一位,但要说长得一模一样,那就太牵强了,我那位兄长,要说魁梧,应该不下你大哥身边那位贴身跟班,不知一模一样从何说起?”葛风紧蹙的眉头这才微微舒展:“那也许是我。”说是自小孤傲的性子,说完只是礼节性打了招呼,便转身踏入从外面片灰暗的教堂。

  李徽猷也懒得总参驻俄罗斯西北区情况头目为何会跟罗宾柴尔德家族扯上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是刚刚这位古老家族二少爷的问话,让他心中腾起无数问号。

  这样的事情在中东已经发生过一次,而且是他的目标敌人把自己当成了另一个人,而这个人恰恰跟中东的极端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老三云道是京城王家遗失在外的嫡长孙,老大弓角的身份据说已经有一个庞大的家族在尝试验明正身,倒是他一直没寻到一丁点关于自己的来历和身份。

  刚刚那男子的话,还有中东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一个可以值得追查下去的线索呢?

  李徽猷的性格跟他的外形和所练的功法有着天差地别的迥异,刚烈之至,他决定的事情,除了三个兄弟外,就是天王老子也改变不了。

  葛风踏入教堂,脸铁青的老牧师,不由得再次皱眉:“什么事情能把你愁成这样?”老牧师微微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葛风讥讽道:“可别让你的信徒们听到,你一个堂堂的牧师,居然引用佛家的论调。”老牧师不以为意,脸上愁绪缓缓消息,平静地风道:“这一次要采购不少东西,其中有几次大物件,估计你要费些心思了。”葛风问道:“是飞机还是坦克?”老牧师摇头道:“都不是。”

  “那是什么?”

  “航母的几处关键技术构件,国内的技术还不成熟,所以……”

  “这个免谈,成品可以提供,但技术免谈!”二少爷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情报头目的要求。

  情报头目笑了笑道:“我这儿有一个重大的情报可以交换,你可以卖给老美,也可以卖人情给欧盟,但我要的东西,一定不能马虎。”

  “哦?什么样的情报这么值钱?”葛风之所以单枪匹马来这里,感兴趣的就是老家伙时不时会卖出的

  “人情”,这些情报对于罗宾柴尔德这样一个家族来说,只要有信息不对称,便能嗅出其中的巨大商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