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零六章 关于脸皮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李云道回北京,这对老王家来说是件大事情,就连最近办大案的王抗日也闻风参加了一次家宴。

  老爷子走后,方如山和顾炎然两位如今算得上是王家的顶梁柱,方如山去了墨尔本参加城市高峰会,顾炎然则亲赴广州调研南方三省的海关工作,但知道王家长孙从莫斯科安然回国,不约而同地打来了问候电话,尤其是深知其中利害的顾炎然,更是褒奖颇多外还不忘嘱咐李云道要注意安全。

  方家两位大小姐方圆与方润如今也算是认可了李云道这个大表哥,尤其是李大刁民身边坐着那位小腹微隆的京城奇女子,单单这一点,就由不得这两个向来眼高于顶的四九城千金任性放肆。

  有了李云道的刻意的插科打诨,加上顾小西的鬼灵精怪,一顿家安宴从头到尾倒也和和美美。

  倒是一直住在王家的十力和张小蛮两个孩子除了见到李云道那刻情绪高涨外,其余时间均一脸淡然。

  饭后,李云道牵着蔡桃夭的手,两人缓缓踱步到后院。

  夜空静寂,腊梅覆雪,院中只听到两人轻悠的脚步声。李云道眼书房的方向,微微叹了口气,如今书房的门紧闭,院中更是静谧得可怕,就连伺候了老爷子大半辈子的白熊老将也搬出了这座寄托了太多回忆的四合院。

  

  “爷爷大半辈子都在革命,虽然三落三起,但晚年安详,又寻得你这个嫡孙回归,就算是走也走得安心。”蔡桃夭也望向书房,那位鹤发慈祥的老人仿佛还坐在棋桌旁微笑颌首。

  李云道点头,缓缓转身,蹲下身子,将面颊贴在女子的小腹上,喃喃道:“如果老爷子还在,这会儿就是抢也要把你这个孙媳妇抢到王家来。”蔡家女子心疼地搂着这个第一次见面就在她面前用秦腔唱吭太祖诗词的男子:“三儿,小家伙在动呢,它知道你这个当父亲的回来了。”李云道昂头详微笑的女子,她将碎发拢到耳后。

  

  “对不起,这个时候,我本该好好地陪在你的身边,陪着小家伙的每一天的成长……”面容精致的蔡家女子却微笑摇头道:“桃夭也是军人出身,自然分得清轻重。莫斯科的事情,不简单吧?”李云道知道很多事情瞒不过眼前如此聪慧的女子,但也只是摇摇头,故作轻松地笑道:“还行,二哥这回也去了。你知道的,我家那两个武夫,有他们其中一个出马,这世上鲜有办不成的事情。”蔡桃夭道:“善游者溺,善骑者堕。三儿,你读的书肯定比我要多,这个道理我相信你不会不懂。”李云道缓缓起身,下意识地望向黑暗的夜空,良久才道:“十力跟你说的?”蔡家女子轻轻靠着这个在自己接下来的生命中会扮演一个极重要角色的男人的肩头:“还用小师父说吗?你身上的血腥味,连我都闻得出来,还有你的眼神,吃饭的时候,圆圆不就提了一句齐褒姒唱歌挺好听,你那眼神都要吃人了!”李云道苦笑,转身将女子拥入怀中,轻声道:“下山时,大师父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少造杀孽,我当时琢磨着老家伙是不是拿我手无缚鸡之力的现实来开涮,现在想想……唉,大师父也是用心良苦。”

  “对了!”蔡桃夭提起一只小臂,晃了晃手腕上的古旧的念珠,“大师父来过,送了我一串念珠,之后来家里把老末带走了。”

  “啊?”李云道有些吃惊,老喇嘛噶嘛拔希在如今的宗教界地位首屈一指,京城如今站在这个国家金字塔尖的不少家族都跟他或多或少有些交集,他这样跑来北京,被有心人知晓了,指不定又是一桩通天的大事。

  

  “别急!”蔡桃夭笑了笑,指着老爷子晚年大半时间居住的书房道,“黄裳的爷爷跟大师父是老交情,所以老人家只呆了两天,其中一晚住在这间书房,另一晚在孔家。”李云道松了口气:“怪不得刚刚十力的时候,欲言又止。”蔡桃夭表情颇怪地说道:“小师父这回可被大师父罚得不轻,单手心就打了不下数百下,罚抄的经书估计没有一两年是抄不完的。不过说起来也奇怪,大师父倒是对小蛮那妮子喜欢得紧,连去孔家住的那晚,都带着小丫头。”李云道想了想,笑道:“这下江西那座天师山起码要香火兴盛二十载了。”蔡桃夭嗔怪地拍了李云道一下道:“说起来小丫头也是天师真传,是不是真像传闻里说的那般道术强悍我不太清楚,但小妮子对你的小心思,我可是清二楚!”李云道苦笑:“这哪儿跟哪儿啊?你要是拿疯妞儿跟我发难,我倒是无话可说,可小蛮那是完全是个孩子,命理这东西是两个小家伙的强项,但我一直相信,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蔡桃夭给了某人一记白眼道:“疯妞儿可是你自己提起的!”李云道哭笑不得,绕了半天,还是绕进了蔡家大菩萨设计的圈套。

  

  “疯妞儿前些天给我来电话了,让我去香港生孩子。”

  “那就跟我一起去啊!”李云道故意装作刚刚知道这个消息,其实在香港的时候,阮钰早就跟李云道商量好了。

  蔡桃夭在某人腰肋间的嫩肉上轻轻拧了一记,某刁民龇牙咧嘴。

  

  “疯妞儿的肚子有动静了吗?”蔡桃夭盯着李云道的双眼,一刻都不放松。

  李大刁民被些发毛,嘻嘻笑着挠脑袋:“这……我临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蔡家女子伸出葱白般的玉指,戳了戳了某人的脑袋,叹气道:“我和疯妞儿,在京城里都是这般骄傲的女子,怎么就都不约而同地着了你的道呢?”某刁民小心翼翼地陪笑道:“那是因为我脸色太厚了,蒋青天,朱梓校,他俩脸皮加起来,也抵不上我一个厚!”蔡家女子却嫣然一笑:“昔日有胯下之辱,后有小不忍则乱大谋。脸皮这桩事,厚一些也无可厚非,我和疯妞儿从来都不指望自家的夫君是个动辄力拔山河的莽汉或者顶天立地的君子……”说着,她低头轻轻望着再次蹲下身子,用面颊贴着她小腹的一脸怡然自得的男子,轻声道:“谁又知道,能怀着你的骨肉,对我来说,又未尝不是一种幸运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