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一十章 赐名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如果说秦孤鹤与李云道之间的关系在一开始还存在利用与被利用的成份,那么到此时此刻,这种建立在彼此信任基础上的师生情谊早就已经摒弃了人与人之间的最原始的利益关联。

  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李云道视秦孤鹤为师长,秦家老爷子则将他也放在了与大小双秦潇潇这些嫡亲子孙的同等地位上。

  如果再加上秦王两家这些年好不容易消弭的恩恩怨怨,或许李云道在秦孤鹤心目中的位置已经可以直追如今已成华南一方封疆大吏的秦伯南。

  作为长辈,秦孤鹤关心过李云道的婚姻大事后,便直接切入主题,指着身前的3D城市模型图道:“香港如今暗流涌动,各方势力都虎视眈眈,这次你回香港后所面临的局面,可能要比在莫斯科还要复杂得多。”李云道点点头,自己在香港也接近小半年的时间,香港的局势有多么复杂他自然心知肚明,莫斯科之行他完全报着搅混水的心态去救人,可以无视法律甚至某些道德规则,但是面对香港的形势,由不得自己胡乱出牌,乱拳打死老师傅的伎俩在某些势力面前就跟几岁稚童般让人贻笑大方。

  

  “你一定很想问我,香港的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解决?”老爷子转过头,微笑望向李云道。

  李云道摇头:“这个问题很宏观。”他的问答很微妙,老爷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换成是仲颖,他一定会说出个一二三来。换成是伯南,可能会摇头沉默。到是你这个答案,很真实!”李云道腼腆地笑了笑道:“可能因为我在香港生活了小半年,更容易从实际出发。香港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这不光光是意识形态或者生活方式上的差异,太多的东西方观念上的差别才是最为致命的。”老爷子颌首微笑:“所以啊,太宗爷他老人家能琢磨出一国两制这种摸着石头过河的统一理念,我们这些老同志是打心眼里佩服!只是事到如今,整个世界的格局较三十年前又发生了很多变化,哪怕先不,光自己的国家,这种变化也是我们这些拿着枪杆子打下这片江山的老家伙们所始料不及的。”老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实话,如今这个世界的变化完全可以用日新月异来形容,真的一点都不夸张。当年在上甘岭,如果有这么一个3D的电子沙盘,那场仗就不会打得那么辛苦……”似乎发现自己又在絮叨那些往事,无奈地摇了摇头。

  

  “人老了,加上周围的老家伙们,不管是一个桶里搅马勺的,还是相互不对付的,都越来越少了,所以也就变得越来越喜欢说些陈年旧事……”说着,老爷子连声咳嗽了起来,李云道连忙上前帮他轻抚后背。

  

  “老爷子,身子骨要紧啊!”轻拍老人家后背的时候,他才发现老爷子已经微微佝偻了后背,入京不过一年,身体却愈发单薄。

  秦孤鹤摆了摆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我跟你们家老王头的君子协定!大丈夫一言既出,估计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死也要死在京城了!”李云道有些感伤,秦孤鹤与王鹏震执军理念不同,加上之前王抗美北非事件的影响,使得这两位原本可以求同存异的军方大佬日益交恶,最后虽未到你死我活,却也几乎近似于老死不相往来的地位。

  王鹏震三度崛起后,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地,就将秦孤鹤逼出京城,便立下重誓,王不死便不再踏进京城一步。

  一直到李云道这个王家嫡长孙的出现,阴差阳错地缓和了两家的关系……如今秦孤鹤执掌总参,手握重权,最近更是为五大军区的整合操碎了心,眼鹤发童颜的老头子如今一脸纵横交错的皱纹。

  老爷子指着香港的3D城市模型,几乎是面授机宜,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对香港的囊掏出,几股潜伏的暗中势力也在只字片语间分析得一清二楚。

  老爷子如今有总参二部每日近乎数以千万记的情报来源,再加上一世沉浮阅历,自然将问题剖析得异常透彻。

  李云道在一旁时不时地画龙点睛般的见解,也上秦孤鹤愈发放心。

  “局势大致就是这样,最后我还要送一句话。”老爷子云道,微微叹了口气,“我是情报战线出身,做这种见不得光的工作,手上没有几条人命是不现实的。云道,你身上的杀气很重,也许这跟你近期的阅历还有年龄有很大的关系,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千万不要把自己活得一个独#夫。古往今来,独#夫者,前有残暴商纣,后有勇猛项羽,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你自幼跟着大喇嘛噶吗拔希在山中长大,照理身上有锐气而不应有杀气。年轻人,锐气不可失,杀气也不可无,尤其是将来你还是要好好地走在仕途上,如何把控这其中的度,就要你自己去体会了。”从秦孤鹤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东方微微露白,周树人依旧昂首挺胸地立在沿廊入口。

  

  “师兄,老爷子身子骨弱了不少,家里应该不缺保健医生,让他们多给老人家调理调理身子!”往外走的时候,李云道笑着说道。

  黄梅花的爱徒憨憨挠了挠脑袋,为难道:“保健医生就住离书房不远的地方,有四五个人呢,可是他们说,秦爷老这样晚上不睡觉,再好的药也调理不过来。”李云道想了想,凑到周树人耳边耳语了几句,身材高大的青年听得眼睛发亮。

  听完,憨厚的年轻人有些踌躇地望着李云道:“云道,这法子管用?”李云道笑道:“老人家活着一为国家,二为家人,最后还是为了自己。如果家里多个小家伙,老爷子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要想着为小家伙多活两年。不信你试试!”李云道如今太了解这些老一辈的革命家,王家老爷子就是个典型,现在秦家倒是不缺子嗣,但大小双还不到结婚的年纪,又被送去了美国读书,唯一能但当这个重任的,也只有如今在家摆花弄草的秦潇潇。

  李云道踏出秦家的那一刻,踩着时间点起床的秦家姑娘拿着喷壶和修花草的剪刀又开始了一天的新生活,哼着悠悠的江南小调,却不知刚刚踏出秦家的那位大刁民马上会给她带来了多大的烦恼。

  出了秦家,李云道便披星戴月地赶往首都国际机场,香港的局势千钧一发,容不得他在北京再多作停留。

  原先计划携蔡桃夭去香港安心养胎的计划也要暂时搁浅,毕竟如今香港的情况并不适合孕妇的静养。

  踏入机场的那一刻,手机叮当微响,李云道打开一蔡家女子发来的微信。

  

  “你到哪儿了?”李云道心中微暖,拿起手机正欲回复,余光便瞥见穿着纯白色长款羽绒服的女子袅袅地站在他的面前,手中捧着一袋昨晚她临睡前刚刚帮他洗好的贴身衣物。

  

  “已经烘干了!”她如同普普通通的娇柔妻子一般站在他的面前,柔声道,“工作固然重要,但自己的身子更重要!北京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家里那边我自己会解决,你注意安全,记得按时吃饭……”握着手机作微怔状的李大刁民心满意足地偷笑着在众目睽睽下

  “袭击”了蔡家大菩萨的红唇,眼前就算裹了羽绒服也一样气质脱俗的女子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积极回应,场内那些羡慕嫉妒的牲口们心中忿忿不平。

  

  “媳妇儿,等香港那头安稳些了,我就接你过去!”蔡桃夭却摇头道:“香港万分好,对我来说只是因为有你在才有意义。”李云道歉意道:“这种时候,我应该陪在你身边才对。”蔡家女子笑道:“虽不能如梁红玉般为你在阵前击鼓,但为你守好大后方,这点觉悟我作为大夫人还是要有的。”李云道微微错愕,而后笑道:“那就只身破敌。”蔡家女子道:“在我心中,你是要比手掌那七千白袍的陈庆之有过之而无不及。”李云道苦笑:“我要是有七千白袍,哪里还要怕香港的那些魑魅魍魉。”蔡家女子微微叹了口气道:“三儿,能少杀还是少杀。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以前我是不信积德这一说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肚子里有了小家伙以后,就由不得我不信了。”李云道愣了愣,再次苦笑:“是听到什么风声了?”蔡桃夭莞尔一笑:“就知道这个理由骗不过你。”

  “说说

  “已经有人在拿王家小后生嗜杀一事来做文章了,虽然咱们不怕,但是这世上的事情,总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李云道皱了皱眉,没有接着追问,蹲下身子,将一侧耳朵贴在女子的小腹上许久,这才仰头。

  

  “媳妇儿,忘了请大师父给孩子起个名字了。”蔡家女子轻轻将碎发拢至耳后,笑望着蹲在自己跟前如同孩子般的男人。

  她笑着说:“临走前大师父就把名字起好了,王家长孙,赐名凤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