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一十一章 机场临别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香港国际机场。请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说哪怕近几天是近二十年来香港人经历过的最低气温,但依旧能少穿着短裤短袖的旅客,似乎香港人早就习惯了这颗东方明珠上的亚热带季风气候,哪怕受大寒潮影响此时温度骤降至6度以下。

  一袭大红色风衣脚踩皮靴的高挑女子戴着遮住半幅面容的墨镜,却依旧遮不住姣好的面容,身边不断经过的空姐无论是身高还是气质,都要比她逊色半筹。

  女子的身后跟着一位不动声色的老妪,花甲年纪,岁月侵袭了当年的花容月貌,在她脸上留下沟壑般的痕迹,但那对神采熠熠的眸子却是这个年龄段的老妇里极难一遇的。

  也许是机场难得开了暖风的缘故,高挑的红衣女子将颈间的爱玛仕丝巾解了下来,娇艳的牡丹纹身若隐若现。

  她无聊地将丝巾缠在修长的手指间,不时地望着航班到达的提示电子屏。

  

  “师叔的航班在北京晚了半个钟头起飞,这会儿差不多应该到了。”老妪与身前的红衣女子相处越久,就越心疼这个大大咧咧实则比任何女子都要敏感的姑娘。

  在四九城被众人称为没心没肺的大疯妞,这样的女子却守在机场如同望夫石一般等待着飞机的降落,说出去估计能惊碎一地的眼镜。

  

  “他也真是劳碌命,在莫斯科死里逃生不说,这才回去休息了几天,又要把人折腾回来,诺大的中国难道就他李云道一个人能干活不成?”阮家女子难得地怨气冲天。

  一旁的郑莺莺却知道她是心疼那个劳碌奔波的青年,听说在莫斯科闹出不小的动静,回北京才待了两天便急匆匆地赶回香港。

  

  “师叔这是能者多劳。”郑莺莺在一旁劝慰道。

  “他是挺能,可是这么豁出命去拼,二傻子才干这种投资回报这么低的事情!”阮钰埋怨着,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小腹,柳眉微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这种事情哪能急得来?”郑莺莺见阮钰又埋汰自己的肚子,笑着道,“不管有没有孩子,师叔对你是不会变的。”阮家大疯妞轻咬银牙,恨恨道:“再不加把油,估摸着连齐褒姒那个骚妮子也要爬到我头上了!”郑莺莺微微错愕,那位姓齐的大明星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想到三师叔的个人生活会如此复杂,在她蔡桃夭和阮钰已经是万里挑一的好姑娘了,无论哪个都是三师叔的良配,如果两个都能娶回家,那就更加功德圆满了,如今又多了那个姓齐的明星,叔家的后院今后想平静都难。

  

  “咦,好像到了!”阮钰声音打断了郑莺莺的思绪,情郎近在咫尺,刚刚所有的幽怨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最纯粹的喜悦和期待。

  昨晚一夜未眠,李云道在飞机上小睡了一路,直到空姐礼貌地提醒他飞机已经在香港机场降落了,他才发现身边的座位上已经空无一人。

  歉意地取了随身行李下飞机了,刚走出出口,便闻到一股香风扑面而至。

  

  “大叔,你终于回来了!”青春靓丽的小妮子飞奔过来,一下子搂住李云道。

  被吓了一跳的李大刁民好不容易才前恨不得像树袋熊一般要挂在自己身上的姑娘,哭笑不得道:“小瑾,你怎么跑来香港了?”小潘瑾挺了挺饱满的胸脯,上面别着

  “香港大学”四个字的校徽:“嘻嘻,我前两个月就来了,学校跟港大有个交流项目,我就申请过来了!”

  “你怎么会来机场?”李云道狐疑地妮子。

  “嘻嘻,你忘了我跟顾小西现在可是很好的闺蜜呢!”潘瑾偷笑打量着李云道的表情,见他并没有抗拒自己,心中越发高兴,搂着李云道的胳膊蹦跳着说道,“我可是专程来接你的哦!”李云道苦笑,从在苏州城为她解围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只是将眼前的小姑娘当成了妹妹一般的存在,小丫头那点心思,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

  可是他来不忍心冒然就伤了小丫头的心,毕竟这么青春靓丽的孩子,也许时间可以冲淡她那份懵懂的感情吧。

  

  “行,那送我回警局……”李云道却突然丫头的笑容凝结在脸上,而后表情竟有些慌张,仿佛一个偷吃糖果被家长当场抓住的孩子。

  顺着小丫头的目光去,那袭红衣印入眼帘。

  墨镜此时已经摘下,让周遭众人瞬间视为天人的女子微笑着站在几步开外。

  

  “哈哈,我以为你已经飞去美国了呢!”李云道笑着迎了上去,给了阮钰一个大拥抱后,还不忘深情拥吻。

  潘家小妮子跟在李云道身后,将他的动作清二楚,却也只是鼓了鼓腮帮,怯怯地喊了声:“疯妞儿姐,你也在啊……”一身大红风衣的阮钰轻咬下唇,嗔怪地拧了某人腰间一下后,越过他来到潘瑾的面前,拉着小丫头的双手道:“小丫头倒是脱落成大姑娘了,长得越来越好”说着,还恶作剧般地轻轻在小姑娘的脸上掐了一把,回头望了李云道一眼道,“李云道,我不在香港的时候,你可得把我这妹妹照顾好了!”阮钰在

  “照顾”两个字上咬了重音,李云道听得头皮发麻,小姑娘也红着脸低下脑袋。

  

  “疯妞儿姐,我……我……”

  “好了,跟你疯妞姐还解释什么,要解释等见了蔡家那位菩萨再说!”阮钰嘻嘻哈哈搂着小姑娘耳语了几句,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顿时相拥而笑,云道的目光里又多了些同一战壕里的审视。

  

  “师叔!”郑莺莺在李云道面前永远执晚辈礼,对他们姑侄俩来说,没有李云道就没有如今的郑氏姑侄,如今不光是不愁吃穿,就连天狼也时了国家安全局任职,郑家子孙能再次吃上皇粮,这是郑莺莺作梦都想不到的。

  

  “姑姑,这次您跟疯妞回美国,她的安全还要劳烦您费心了!”李云道跟郑天狼兄弟相称,喊一声

  “姑姑”也是给足了面子。郑莺莺连忙道:“师叔您就不用跟我多客气了,阮小姐和蔡小姐对我郑家有再造之恩,就这一点莺莺万死不能为报,只要我还活着,任何人想伤阮小姐都要踏过我的尸体。”李云道想了想,小声说道:“姑姑,现下的局势有些复杂,我担心有人会联想到远在美国的疯妞儿,所以这一次你们去美国,只要发现什么不对劲的,您大可以痛下杀手。至于对与错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总之疯妞儿的安全是第一位的,这也是上面的意思。”无论是阮钰在华尔街的特殊地位,还是阮家的这一层因素,都由不得高层不加以重视。

  郑莺莺点头道:“师叔您大可放心,此去美国,一切威胁都会扼杀于萌牙。”而后,她眼正跟潘瑾说着悄悄话的阮家大疯妞,微微担忧道,“师叔,我听阮小姐说香港这边越来越危险,幸好是您打电话苦劝她才勉强同意暂时去美国,只是我们一走,您的安全……”李云道笑道:“放心吧,我命硬得很。”

  “要不要让天狼……”郑莺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李云道摇头:“天狼现在也是纪律部队的成员,一切都要服从命令,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郑莺莺点头便不再出声。

  

  “你们姐妹俩也好久不见了,要不小瑾你陪你疯妞儿姐再聊一会,先赶回警局。”李云道笑望一大一小两个窃窃私语的女人。

  阮钰却翻了个白眼:“此地无银三百两。”小潘瑾顿时面红耳赤,恨不得下巴贴到胸口上,只敢偷偷地有余光瞥着李云道。

  阮钰笑了笑,又宠溺地轻拧了拧小丫头的面颊:“去吧,我不在香港的时候,你帮我好好盯着他。允许你监守自盗,但是不能让外人占了便宜!”小妮子脸上都要滴出血了,李云道连忙解围道:“你跟小孩子瞎开什么玩笑!几点的飞机?还不去安检?”

  “哟……这还没咋的呢,就赶我走了……莺莺姐,我好苦命啊……”阮家大疯妞作奔泣状,却被李云道一把拉住怀中,狠狠吻了足足一分钟,直到阮家女子浑身发软,再吻都要走擦枪走火的时候,这才恨恨地将面颊靠在这个大刁民的肩上。

  

  “下次见面,一定‘吃’了你!”阮钰恨恨道。李云道坏笑小声道:“吃?用哪张嘴?”阮钰笑骂道:“下流!”李云道却认真道:“不管怎么样,注意安全,别忘了你还有传宗接代的任务没完成呢!”一身红衣的女子咬牙道:“你就是偏心,什么事情都让蔡桃夭占了第一。”李云道微笑着,没有说话。

  阮钰小声道:“我等着你当孩子他爹呢!”临近年关,李云道目送飞机冲入云霄。

  转身,却家小妮子仍旧痴痴望着蓝天。

  

  “走了!”小潘瑾却喃喃道:“大叔,为什么我觉得今天的疯妞儿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漂亮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