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一十五章 祥叔的絮叨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到了夜间,祥叔的火锅店便又热闹了起来,面积算不得多大的小店里坐无虚席。

  生意比周边几家夜间经营的小店热火倒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情,倒是警察古惑仔加上模样怪异的老外居然能坐在一张桌上涮火锅,才这是祥叔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和稀泥的功夫。

  

  “怎么样,飞机仔,今天的鱼丸够新鲜吧?早上可还是活鱼……”祥叔笑容可掬地站在李若飞和仲伟新的中间,一手搭着让他颇为自豪的儿子,一手搭在李若飞的肩膀上,在老头子儿子能和飞机仔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这样比什么都强,至少哪天他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到了下面也有脸见飞机仔的老妈了。

  “李Sir,你不要加些什么?想吃什么尽管说,就算店里没有的,老头子也能想办法给你变出来!”祥叔跟李云道很对脾气,尤其是这位从内地来香港挂职的青年还是儿子的顶头上司,于公于私他都很喜欢多跟李云道聊上两句。

  李云道笑着对一直没停下筷子的阿洛斯道:“你”穿着背心大裤衩外加沙滩拖的阿洛斯吃得满头大汗,头也不抬道:“鱼丸,再来三份!哦不,来五份吧!”

  “好咧!”祥叔乐呵呵地跑向厨房。李云道笑着对阿洛斯道:“你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阿洛斯没好气道:“反正是你请客,我客气个毛线。”前些日子李云道不在香港,阿洛斯白天在金融大厦上班,晚上便跟李若飞和乌鸦等人泡在一起,中文倒是进步了很多。

  李若飞给两个孩子夹了满满一碗的羊肉,笑着说道:“每次跟这两个小家伙吃饭,都觉得胃口特好,弄得我都觉得跟吃满汉全席似的。”阿洛斯个孩子,微微皱了皱眉:“吃太多了,弄不好又要进医院了。”李云道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盒,递给阿洛斯道:“消食片,待会儿让他们一人吃两粒。”阿洛斯顺手将药盒放在两个孩子面前,用西班牙说了些什么,两个孩子这才鼓着腮抬头冲李云道傻笑,可是满嘴都是饭菜,自然说不出话。

  阿洛斯叹了口气道:“他们从小吃了不少苦头,遇到我之前一直在街边垃圾桶里找吃的,现在这样的日子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堂一般的生活了。”仲伟新不知为何也叹了口气,似乎深有感触地说了一句:“王候将相,宁有种乎!”李云道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怎么?忍不住了?”仲伟新摇头:“我就是那些把普通老百姓玩弄于手心的权贵。”李云道笑道:“你这句话可不能乱说,别人可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放在敏感期,可是要掉脑袋的。”李若飞道:“不至于吧?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说两句真话还要被砍头?”仲伟新很赞同地点了点头。

  李云道没有多解释,有些事情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体会得到,但多说无益。

  

  “飞机,新义安和14K那边有什么动静?”李云道一边递给李若飞一瓶啤酒一边问道。

  李若飞接过啤酒瓶,也不用开瓶器,直接用牙齿咬开瓶盖,仰头咕咚咕咚就是数口,而后才放下酒瓶:“爽!大老超的手下这段时间一直在频繁走动,倒是阿B那家伙按兵不动,不知道在酝酿什么,但我,他们俩跟傅家已经有了间隙,我听手下人说,大老超的马仔前几天打牌的时候没少问候傅家父子的祖宗十八代,而且傅家的阴损勾当最近交给了一个新崛起的帮派。”仲伟新狐疑道:“会不会有诈?”李云道摇头:“傅家摆明了是要玩狐死狗烹的把戏,如今这一次14K不听话的话,很快14K就要出问题了。”李若飞接过话茬道:“不是很快,而是已经出问题了。我刚刚说的那个新崛起的帮派,就是原先14K的双花红棍自立门户,几乎掏空了14K的家底子,留下的要么是接近金盆洗手的老家伙,要么就是忠心耿耿但能力欠缺的,傅家这一刀捅得阿B很疼,所以阿B最近一直低调得很,旺角那边的场子已经接二连三地失守,估计再这么下去,他这个坐馆也要让位了。”香港的社团或多或少都带着些宗教色彩,但义字当头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像这种双花红棍判出组织的行为在几十前会受到众人的唾弃,但是当资本侵蚀了这些带着原始暴力元素的组织后,真正驾驭在组织之上的便是金钱和权力。

  而经营香港黑道数十年的傅九彪恰恰正是凌驾在黑道之上的金主。

  “祥叔,最近街坊邻居们都还不错吧?”李云道接过祥叔递来的鱼丸,笑着问道。

  祥叔笑眯眯道:“我们这些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还能指望些啥?天天乐呵呵地过日子不是挺好吗?不过幸好我们家伟新懂事,隔壁三叔和楼下四婶就不省心喽!”

  “爸?三叔和四婶怎么了?”仲伟新如今住在靠近警局的单身公寓里,很少回家。

  

  “三叔的儿子祖德在读理工大学,最近加入了学校的什么激进社团,动不动就游行静坐,弄得你三叔一家成天提心吊胆的。还有四婶家的闺女也是。”

  “小丫头不是才上中学吗?明年才能进大学啊!”仲伟新不解道。

  “是啊,你说一个才上中学的女娃娃,学人家去搞什么示威游行呢?搞不懂现在的孩子都在想什么,没回归那儿,咱们这辈人都指望着能早点儿回归,现在回归了,这些娃娃们一个个又瞎折腾,幸好伟新不用我操心,否则要真是我家的娃娃,一个个都得拖回来往死了抽屁股!”祥叔絮絮叨叨说了不少,李云道的脸色却越来越难/br>

  “怎么了?”李若飞察觉李云道脸色不对,皱眉问道。

  “我估计要出大事了,如果傅家再搅和进来,后果不堪设想!你们慢慢吃,让祥叔挂我帐上,再次一块儿结,伟新,你跟我一起回警局!”本书来自/book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