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二十七章 救命一枪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砰!枪声响起。

  刘小明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踏上飞往香港的飞机时,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次自己竟然会离死神如此之近。此时此刻,世间的纷纷扰扰似乎都早已成过眼云烟。

  如果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那么我希望你找到一个比我还要爱你还要疼惜你的男人。刘小明在心中默默说道。

  等待接受死亡宣判的刘晓明,紧闭着双眼,但头顶上突响起金属撞击的声音,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那把狙击步枪正叮叮当当地从塔由顶上掉落下来,幸好他反应快,飞快侧身,就这样枪托还是重重地砸在他的肩膀上,这一砸立刻改变狙击步枪的坠落轨迹,哐当一声直接在塔吊下的水泥地上。刘晓明疑惑地看向塔吊的顶端,刚刚生龙活虎的狙击手此刻只是一具尸体,半只身子露在平台的外侧,感觉随时都会从塔吊顶上坠落下来。

  狙击手居然死了?

  此时刘晓明才反应过来,似乎刚刚响起的枪声并不在自己的头顶上,而是在不远处的另一座塔吊上方。

  隔空望去,虽然夜色朦胧,他依旧能隐隐看到,塔吊上方有人在冲她挥手。不是李云道,还能有谁?

  刚刚他与狙击手以死相搏的时候,狙击手误开一枪,打向夜空。枪声响起时,李云道便毫不犹豫地已经开始百米冲刺。

  对于脱离了要药缸开始在昆仑山满大山奔跑的李大刁民来说,一个百米冲刺自然不在话下,从他们藏身的地点,到塔吊顶上,李云道只花了短短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又恰好在狙击手瞄准刘小明正欲开出那一枪的时候,李云道扣动了大炮留在塔吊顶上的狙击步枪。

  李云道向来对枪械的使用异常地得尽应手,狙击步枪虽然只在姑苏市局的靶场试过,但今晚依旧发挥卓越。

  这注定是让刘晓明终身难忘的一个夜晚——两次死里逃生,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终其一生都难以触碰到的经验。

  不知何时,周秀娜也忍不住从藏身的地点奔了出来,当看到吊在半空中的刘晓明时,周秀娜直接惊愣在当场,随后泪水便忍不住如同断线的珍珠一般往下坠落。

  “晓明!”周秀娜飞奔而来。

  李云道呈半跪姿势,注意力立刻转移到剩余的几座塔吊,警惕地排除着现场的所有威胁。排除几座塔吊后,他又用狙击步枪的瞄准镜,扫视了整个废弃码头。他不希望再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狙击手,好不容易将阿b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一个杀手,之前的努力都将会前功尽弃。

  良久,他终于将整个废弃码头扫视了两圈,发现没有任何隐藏的威胁后,才稍稍松了口气,塔吊下的那对情侣已经相拥在一起,经此一役,相信刘晓明和周小娜的感情,终于有了质的突破。

  “安全啦,你们可以出来了!”李云到对着阿b的方向喊了一声。

  “老大,我们是不是再等等看?万一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啊,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啊!”丧狗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刚刚那个狙击子弹在地上击出的火星,让他到此时都心颤不已。

  大牛摸了摸脑后勺,憨憨说道:“老大,要不我先出去看看,反正我身子板结实,一两颗子弹也要不了我的性命。”

  阿b从地上一跃而起,骂骂咧咧道:“他妈的,姓傅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上来就玩赶尽杀绝。这回我就是死,也拉上姓傅的垫垫背。没事儿啦,既然李sir说安全,那肯定是问题都已经解决了。”阿b看了一眼李云道的方向,又压低了声音对两名手下道,“今天晚上应该是走不掉了,有李sir在,加上飞机的人马,我估计就算姓傅的想破釜沉舟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手。”

  虽然嘴上安慰着丧狗和大牛,但是阿b还是很警惕的,望着四周,生怕又冒出一个什么不知名的枪手来。

  “飞机,我估计现在警局内部应该有傅家安插进来的内鬼,我暂时不放心将阿b他们交给内部人员来保护,这样吧,你派两个得力的兄弟,暂时保护他的安全,我这边有一处安全地点,你派人将阿b和他两个兄弟送到那边去,再多加派几个人手,务必请兄弟们擦亮眼睛,以防万一。如果推进顺利,这场局部战役应该很快就会落幕。”

  李若飞往阿b的方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道:“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人手。”

  从刚刚到现在,周秀娜一直紧紧的搂着刘晓明的胳膊,似乎生怕一松手身边的男人就飞离远去。刚刚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她才终于读懂了自己的内心,这时她才明白,那个叫刘晓明的男子对自己来说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她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这个男子今晚牺牲在这个废弃的码头,她的下半辈子应该如何度过?

  “娜娜,娜娜,别哭了,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活着吗?”刘晓明尽力安慰着怀中的女子,心里虽然有些后怕,但却也非常开心,因为到这一刻,他才终于发现自己俘虏了怀中女子,一面开心地笑,一面因为身上的伤而龇牙咧嘴,表情复杂得如同马戏团的小丑。

  “我说你们小两口要不要这样秀恩爱?”李云道笑着打趣道,走上来拍了拍刘晓明的肩膀,“让我这个在香港一直单身着的男人如何是从啊?不过,今晚晓明算是立了大功了,你一个人救了在场所有人!”

  刘晓明还沉寂在突如其来的幸福当中,笑嘻嘻道:“老大,我听说嫂子都已经怀孕了,你还不得抽空去北京看看?”

  蔡桃夭怀孕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刘晓明如今作为李云道的嫡系人马,自然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来香港之前,他们小两口还商量着是不是先去北京看看蔡桃夭,然后再来香港。

  周秀娜有些害羞的,笑了笑,但还是单手紧紧的握着刘晓明的胳膊:“老大,您也真是的!只剩一个人来香港这么长时间也不说给我们去个电话,嫂子一个人在北京呆着也不是个事儿,您看是不是抽空,把她接来香港?”

  李云道笑了笑,摇了摇头:“照目前的形势看,应该距离我离开香港的时间不远了。”

  刘晓明微微一愣,随后,便开心笑道:“老大,你是不是要回来了?”

  周秀娜也笑了起来,也由衷地笑了起来:“老大,如果您能回来就太好了,现在局里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李云道笑了笑:“这次回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安排,到现在这个阶段,很多事情都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了。这样吧,你们俩跟我先回去休息吧,我估计今晚得闹剧应该已经告一段落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蓄#精养锐,指不定明天还有什么事情等着呢。这边的事情你们就别管了,我会安排警队的同事来接手。”

  此时2b也带着丧狗和大牛一起走了过来,一改往常如二流子一般的痞样,相反,一场真诚而儒雅地笑着说:“李sir,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但是,有句话不知道,我当说不当说?”

  李云道笑了笑说道:“b哥客气了,但说无妨。”

  “我要说的是,傅家,并不一定是我们看到的这般简单。傅家的背后,一定有几个神秘的大人物或者一个神秘的组织,我和大老超两个人,打探了许久,但是还是没能摸到这些人物或者组织的冰山一角。我觉得,要么就是傅家藏的太深了,要么就是他背后的人物或者组织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也许很有可能,跟北京就有莫大的关系。”

  李云道讳莫如深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对于那个神秘的组织,他已经有所耳闻,而且这个神秘组织,已经引起了北京相当一部分人的重视。

  “b哥,你看到这么晚了,在码头也不是久呆之地,要不我和兄弟们先送你们到安全地点休息,你看如何?”

  阿b笑了笑,耸了耸肩膀道:“我现在就是丧家之犬,不过幸好,有李sir这个朋友,不过飞机佬,我觉得你这个兄弟也很够意思,刚刚说了李sir这个兄弟我交定了,你这个朋友,自然也不在话下。还有内地来的这位兄弟,以后你在香港碰到什么问题?只要是我阿b能力范围内的,一个电话,保准能够解决问题。”

  飞机对阿b的话不置可否,他并不需要他的认可,更何况阿比如今还是一只丧家之犬,他现在担心的是乌鸦的伤势,所以想赶紧把阿b三人送到安全地点后,去看看乌鸦和几个受伤的兄弟。

  李云到将飞机拉到一旁,说道,飞机,阿b的安全就先交给你了,务必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这一点对于我们接下来的部署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这一点不用我说,相信你自己也应该明白,至于有什么个人恩怨,或者在帮派组织上以前有什么冲突,这一点我们可以以后再论。目前这个紧要关头,一定要保证2b的安全,有他做人证,傅家就必定面临法律的裁决。

  飞机点头笑道:“南哥,你放心好了,这一点,是非和大局观观我还是有的?更何况,我以前那么拼命为了什么?不还是为了能报仇吗?如果能有更快捷的方法,我何乐而不为呢!对了,你那位从内地来的警察兄弟好像受了伤,你看是不是先要帮他处理一下?

  李云道这才发现,周秀娜捧着刘晓明的双手,仔细端详着,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怎么样?李云道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刘晓明的伤势,那双手掌此时已经遍布伤痕,尤其是刚刚与钢丝磨他的地方,此时已经,血肉模糊。刚刚因为死亡的威胁,肾上腺激素的分泌使得他暂时忘记了疼痛,但是此时脱困了,冷静下来以后,钻心的疼痛愈发清晰。

  ”头儿,看来我来香港第一个参观的景点,就是香港的医院了。”这个时候,刘晓明还不忘开玩笑。

  周秀娜皱眉轻轻拍了他一下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