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二十八章 傅家之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老大,这栋别墅就算放在江宁也起码是几千万的价格,在香港半山这种富人居住的寸土寸金地方,那价格估计高的离谱了吧?不知道的人,指不定就要胡思乱想了!”刘晓明看着金碧辉煌的客厅不无惊羡地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周秀娜轻轻掐了刘晓明一下,这个时候她也只敢轻轻地在刘晓明腰间的软#肉上轻捏一把,看着被纱布包裹着双手的男子,莫明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从今晚开始,她才真正享受到了相爱的感觉。

  李云道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不是因为疯妞儿知道到桃夭怀孕,二话不说就杀到香港来,买了这幢别墅。在你们来香港之前,她其实已经在这儿住了小段日子了。后来香港的局势越来越严峻,所以我劝她回了美国。如果她还在香港,很可能被有心人当成我的软肋来牵制我的手脚。”刘晓明和周秀娜都是李云倒的心腹,所以当着他们的面,他也不避讳蔡桃夭和阮钰的关系。

  “老大,我原来还有点羡慕你能够享受娥皇女英的齐人之福,现在说实话,我现在一点儿都不羡慕,我有娜娜就够了。”刘晓明说着便将周秀娜拥入自己怀中,一脸幸福。

  周秀娜微微有些羞涩,但是也并没有还以往那般挣脱,甜甜笑着对李云道说道:“老大,他今天晚上受了不小的刺激,您别当真。”

  李云道笑着说道:“咱们都是自己人,所以在你们面前我也不避讳!对了,你们就住二楼的那间客房,我已经让人收拾出来了,我的主卧就在三楼。你们早点休息,没准睡一觉起来,形势又出现什么变化了。我还得去总部一趟,一哥亲自坐镇,要是缺席太久,指不定会错过一些关键的信息。”

  傅家别墅,室内陈设依旧古朴简单。一张床。一张长条书桌和一把普通木椅。没了往常的发黄古籍,也没了以往的镇定自若,傅九彪一反常态地背着手,在房内来回踱步。从他坐上警界一哥的位置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此难以平复的情绪,一手打造出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之后更是很少会有如此的情绪波动。

  砰!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撞开。傅家轩仓惶奔入房间,看到父亲惊怒的眼神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似乎今天傅九彪也懒得在这些小细节上跟他计较,上来便问:“情况如何?”

  傅家轩眼神迷离,情绪前所未有地紧张:“爹地,警察总部大楼,还有旺角都依计行事,只是大老超和阿b那边都失手了。不过据派出去的人手回报,大老超受了重伤,但是派去处理阿b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回复,警察好边传来消息,说那个大陆警察接了个电话后就带人出去了,那个警察很棘手,估计是派去阿b那头的人是凶多吉少了。”

  “废物,一群废物。”傅九彪咬了咬牙,甩了甩衣袖,终于从牙缝当中挤出这几个字。稍稍平复了心神,他冲傅家轩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

  傅家轩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傅九彪微微皱眉。

  “公司内部好像有些骚动,有些不利于我们傅家的消息在公司内部流传。我让人调查了一下,好像有人刻意在放出消息,说傅氏企业要被另外一家国际跨国公司整体并购。”

  “哼!”傅九彪冷哼了一声,“他们用的是攻心计,你先稳住阵脚,全力找出大老超和阿b的下落,我估计他们现在应该在警察的严密保护中,一定不能让他们成为警方的污点证人!”

  “爹地,您看是不是该动用咱们在警队里安插的重量级棋子?”

  傅九彪微微寻思了片刻,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这个时候亮出所有的底牌,对我们是极为不利的,前有狼,后有虎啊!”

  傅家轩点了点头道:“爹地,那是不是该多派些人手?之前阿b和阿超的手下,我已经让人都整合起来了,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他们都派出去?”

  傅九彪再次摇头:“这个时候用大老超和2b的手下,都不太保险,难免会出现漏洞,你还是多派些自己人吧!”

  傅家轩犹豫了一下,为难道:“爸现在人手严重不足……”

  傅九彪看着儿子,前所未有地和蔼道:“家轩,你要知道,墙倒众人推的道理。如果傅家一旦出现坍塌的迹象,原来你身后的队友,很可能在第一时间变成那个落井下石的人。”

  古往今来,中国的历史上向来都不缺少墙倒众人推的案例。傅九彪这些年专心研读史书,历史往往是由胜利者,谱写的事实他是再熟悉不过,更何况,傅家的背后还有一个如狼似虎的组织。他可以确信,一旦傅家失去了原有的利有价值,那群杀人不见血的黑手将会毫不犹豫地将傅氏从历史的长河中抹杀得一干二净。

  “家轩啊,”傅九彪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傅家家业能否绵延百年,就要看眼下这关键一役了?”

  傅家轩从未在自己的父亲身上看到如此颓废的情绪,这让这让他原本就有些不安的心境,愈发地忐忑起来。

  “爹地,您的意思是……”

  傅九彪抬起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沉思了片刻,才缓缓沉声说道:“你马上去安排一下,安排清兰和喜儿,带上你菲姨,就乘今天的飞机去加拿大!”

  傅家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举家迁往加拿大?这意味着父亲已经在为傅家安排后路了。

  “爹地,形势还没有严峻到这一步吧?现在让喜儿他们飞去加拿大,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反而让人家觉得咱们傅家底气不足啊!”

  傅九彪微微摇头:“家轩啊,无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要学会,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要在最关键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现在对于傅家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安排好将来的火种,就算我和你在香港倒下了,清兰带着喜儿他们在加拿大生活,傅家就会有重新崛起的那一天。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安排人在瑞士银行开了几个不同的户头,主要是喜儿的名字,也有清兰和你菲姨的名字。”

  “爹地……”傅家轩还想说些什么。

  傅九彪却摇了摇头,说:“抓紧去安排吧,我再仔细想一想接下来的布局。”

  傅家轩点了点头,转身关门离去。

  傅九彪在,书房的正中央伫立了许久,良久才轻叹一口气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呀!”

  不知何时,一道黑影出现在傅九彪的身后,巨大的身形笼照在一个黑色的斗篷当中,悄无声息的便出现在这间封闭的书房中,让整个古朴而简单的房间笼上了一层诡秘的面纱。

  “傅先生这么早就急着为家人寻找后路,是不是不放心组织的安排?”斗篷中的黑影普通话并不标准,声音也嘶哑得如果暗夜的厉鬼一般,难听而刺耳。

  傅九彪的身子微微颤了颤,但他很快稳住心神,转过身,狠狠盯着黑色斗篷中的男子:“我为我们傅家留一点火种,这样做难道不是应该的吗?”付九彪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笃定。

  “桀桀桀……”那黑影发出难听的笑声,接着道,“你为你的家人安排好后路?这些,组织都没有任何意见,但是今天晚上,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的人到时死了不少,这一点你是不是应该对组织有所交代?”

  傅九彪迷人眯眼,冷笑一声道:“该死的没死?不该死的死了一堆?我正好好好探究探究这件事。是谁告诉我这一次派出了组织内部的顶尖高手?”

  黑色斗篷中的男子冷哼了一声:“看起来,都是徒有虚名,还是得我亲自出马!”

  傅九彪,嘴角微微清扬,冷笑道:“裁决使亲自出手,那我倒是相信该死的人应该在今晚都会去见上帝。”

  突然门被叩响,紧接着,门外就响起菲姨的声音。

  黑袍男子微微冷哼了一声,扔下一句“你好自为之”便踏窗离去。

  傅九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进来!”

  菲姨是傅家二房,但是,傅九彪对发妻一往情深,所以就算发妻过世,菲姨这些年也一直是有名无份。

  菲姨很少踏进这间卧室,所以进来的时候似乎有些不太适应,看到在站在卧室正中央的傅氏家主,菲姨有些发自内心的畏惧,但想到儿子,还是忍不住鼓起勇气,凑了上前小声说道:“老爷,我们都去加拿大了,家钌怎么办?他一个人在菲律宾,我不放心呀,要不,他们都去加拿大?我一个人飞去菲律宾吧!”

  “胡闹!”傅九彪怒叱道,“都说慈母多败儿,家印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起码有一半的责任!”

  菲姨本就对傅九彪有所畏惧,此时被他呵斥,顿时梨花带雨,泣不成声,但爱子之心急切,还是边哭边道:“老爷,再怎么混帐,那也是您儿子呀,虎毒还不食子啊……”

  傅九彪本就心中烦躁不安,此时被菲姨一阵哭闹,愈加地不耐烦,挥了挥手道:“你去跟家轩商量吧,如果可以,让家轩安排人把家印也接到加拿大去。”

  得了傅九彪的应允,菲姨顿时破泣为笑:“好好好,我立刻去跟家轩商量。”

  她一刻都不想在这间卧室里多呆,不知为何,每次走近这间卧室,她都有种心惊胆战的错觉。

  望着菲姨离去的背影,傅九彪微微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

  希望最后的结局不是树倒猢狲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