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三十四章 尘埃落定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佛讲究一报还一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轮回报应不止终于还在发生了在傅家父子的身上。傅家轩身中十二枪,傅九彪眼睁睁看着儿子在自己面前被安山打死后还继续虐尸。

  当枪口对准傅九彪的时候,这个退休前在香港警界说一不二退休后在商界黑道呼风唤雨的老人似乎早已置身死于度外,鲜血满面地冷冷望着他们父子花重金从境外请回来的跨国巨匪:“给个痛快吧,黄泉路上我也好赶上家轩的步伐。”说着,望向早已经死绝的傅家轩,目光前所未有地和蔼慈祥,“好儿子,下辈子投个好胎!”

  安山眯眼打量着被卡得无法动弹的老者,嘴角微微上勾:“我好像改变主意了。”

  傅九彪看也不看他一眼:“的确,这世上没有比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折磨人的事情了。”

  安山狞笑,从怀中掏出手机,对傅九彪晃了晃:“姓傅的,我刚刚预定了一张机票,你猜目的地是哪儿?”

  刹那间,傅九彪浑身颤抖:“安山,你不得好死!”

  安山冷笑道:“你口中的安山早就已经死了。”

  傅九彪终于急道:“你放过他们,我把所有的财产都划到你的名下。”

  安山转头望了一眼那站在墙角的黑袍人,摇头道:“可是我怎么听说你的财产都是属于一个什么组织呢?”

  傅九彪怒极反笑:“就算是这样,你觉得我在香港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会没有私人财产?”

  安山眯了眯眼,似乎有些心动。

  傅九彪稍稍松了口气,正欲说些什么,突然看到安山毫不犹豫地再次举起手中的枪。

  砰!

  子弹正中眉心。

  安山扬了扬眉毛:“他妈的,你的钱能换回老祖母和小伍的命吗?”

  黑袍人静静地望着安山,整个过程当中都一言不发,此时才缓缓走上来,沉声道:“你愿意,组织可以把你扶持成第二个傅九彪。”

  安山冷笑,持枪的手臂在身体一侧虚晃,食指在扳机上轻轻摩擦。

  “你想杀我?”黑袍人声音清冷。

  安山耸耸肩:“其实杀人没想象中的那么难。”他答非所问。

  黑袍人道:“如果你不想成为第二个傅九彪,我之前的邀请依旧有效。”

  安山晃了晃手机道:“没听到我说,下一站我要去加拿大吗?”

  黑袍人道:“我不着急。”

  安山转身,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那就永别了。”

  黑袍人发出极难听的笑声:“话不要说得太早。”

  两人看都没看一眼损毁轿车中的傅家父子,曾经叱咤风云的傅氏终于在这一刻轰然倒塌。

  李云道没有料到第一次看到傅家父子居然会在停尸房,法医在一旁解释道:“李si,目前来看,两名死者均死于枪伤,傅九彪是被一枪爆头,傅家轩就惨了,全身上下十二处枪伤。另外,两名死者死前曾经遭遇过车祸,其它的情况等尸检完成后我会给你一份完整的报告。”

  法医出去后,毛浪也走了进来:“云道,没想到是这么个结局,我估计傅家父子自己也没有料到。”

  李云道长长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傅家父子双双死于枪击,他的心情反而更加沉重了。毛浪看出李云道心情不佳,也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不是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李云道苦笑着点了点头:“傅九彪一死,很多就断了。”

  毛浪道:“你要这样想,香港的少了这几个关键人物,社会起码都要稳定上不少。至少我们俩的任务大体上应该到此为止了。”

  李云道叹了口气:“傅九彪背后的那些人……”

  毛浪摇了摇头:“有些人,不是我们说动就能动的,用内地官场的话来说,叫讲政治!”

  李云道自嘲地笑了笑:“浪哥,你说我俩这趟香港行,到底干了些啥?”

  毛浪指了指两具尸体:“呶,这不是成果吗?,有时候别太难为自己,你就是把奥巴马放在这儿,也不可能啥事儿都做到尽善尽美。”

  李云道又看了一眼傅九彪,这个在资料上看上去威风凛凛的傅家家主此时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浪哥,你刚刚说安山好像用假去了加拿大?”

  毛浪点了点头:“据出入境的纪录显示,昨天,傅九彪的小老婆带着儿媳妇和孙子一起飞去了加拿大。对了,根据重案内线传回来的情报,昨天傅家印也从马尼拉上了飞加拿大的飞机。”

  李云道微微一愣,皱眉道:“飞机知道吗?”

  “第一时间就通知他了。”对于傅家印那种人渣,毛浪没有任何同情,“不过林丹心好像在事件中受了不小的刺激,飞机这两天衣不解带地在医院陪护。”

  “哪家医院?”

  “离这儿不远。”

  “走,看看去。”

  香港浸信会医院,装饰温馨的病房内,李若飞轻轻吹着汤匙中的汤汁,眼神出奇地温柔:“来,再喝一口。”

  林丹心瞪了他一眼:“我手脚又没有受伤,都说了没事可以出院了。”

  李若飞眼睛瞪得浑圆道:“医生说了,得留院观察三天。”

  林丹心没好气道:“我也是医生,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李若飞说什么也不让林丹心下床:“好丹心,你就乖乖地待三天,只要你待满三天,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他将林丹心从绑架地点出来的时候,林丹心昏迷不醒,似乎是被注射了麻醉药一类的药物,他生怕过量的药物会在林丹心身上留下什么后遗症,所以说什么也不肯让林丹心出院。

  “真的?”林丹心果真乖乖躺了下来。

  “我发誓。”李若飞举起三根手指。

  林丹心看到他手指上的刀痕,心中微微一痛,连忙将他的手拉了下来:“我信我信!”

  “你要我答应你什么?”李若飞笑着将铁生叔熬好的汤送到林丹心的嘴边。

  林丹心望着李若飞,小声道:“飞机,能不能……能不能不再沾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了?”

  李若飞手上的动作微微一滞。

  林丹心苦笑:“我知道这么说有点过份,你要是退出,乌鸦他们肯定不会同意。可是……”

  李若飞放下汤碗,轻轻执起林丹心的手,手腕上还有被绑时留下的青紫,他将手肘撑在病床上,用脸颊轻轻摩娑着纤细素手,温柔道:“丹心,我答应你,但我需要时间。那么多兄弟跟着我,不少还是上有老下有小,这些人一旦没人约束,对香港社会会是一个极大的威胁。我不敢说立马就洗白转正行,但是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带着兄弟们洗白,到时候咱们带着铁生叔,一起移民,找个谁都不认识的唐人街,你们继续开。”

  林丹心被他的真挚打动,重重地点头道:“嗯!”

  “铁生叔和丹心开医院,你干嘛去?当小白脸?”

  身后突然转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林丹心面皮薄,俏脸顿时通红。

  李若飞没好气地瞪了李云道一眼,不过很快就又笑了起来:“南哥,说起来这一次还是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当初放了安山,就不可能这么快救出丹心!”

  李云道摆了摆手:“也算是因果报应,傅九彪和傅家轩都死了。”

  警方封锁了消息,所以李若飞一直没得到第一手消息,此时微微一惊:“死了?怎么会?”

  李云道摇头:“现场的天眼都被高手提前入侵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但看作案手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安山。”

  “安山?”李若飞微微叹了口气,“安家兄弟也是苦命人。”

  李云道小声道:“傅家印飞去加拿大了。”

  李若飞咬了咬牙,没有说话。

  毛浪补了一句:“安山好像也有假身份飞去加拿大了,我研究过这些年他犯下的大案,他的行事风格向来是不死不休。”

  李若飞终于挤出几个字:“倒是便宜傅家印了。”

  李云道摇头道:“或许碰到安山,傅家印会更加不幸。”

  “虽然重情重义,有恩必报,但是安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云道,我担心傅家那些孤儿寡母……”毛浪叹了口气。

  李云道也微微叹了口气:“那已经在我们的能力范畴之外了。”抬起头,他看了李若飞一眼,“刚刚说的是真心话?”

  李若飞愣了愣,随后苦笑:“能正正经经赚钱,谁还愿意刀尖上舔血?只是到时候要洗白身份,可能还要南哥你使把劲。”

  李云道点了点头:“你肯脱离这一行就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一次幸好碰到潜伏在傅家周边的安山,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若飞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希望下次再看到你这家伙的时候,别是又舞蹈弄枪的。”李云道笑着说道。

  李若飞刚想说哪有那么快,猛地反应过来:“怎么?这么快就要调回内地?”

  李云道微笑道:“大着肚子呢,再不回去,没准将来都不认我这个爹!”

  李若飞也是洒脱的性子,分别的伤感一闪即逝:“回去就办喜事?”

  毛浪嘿嘿笑着道:“这喜事咋办,他正头疼呢!”

  李若飞对李云道的身边几位红颜也都有所耳闻,阮钰他也不是没见过,当下笑道:“南哥,享受齐人之福,嘿嘿,可要注意身体啊!”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