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三十九章 尚未完成的任务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大刁民》书友群:210967935,欢迎大家进群催更!

  “帮忙?”李云道笑道,“你现在就可以开口,咱们的关系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秦潇潇俏脸微红,摇了摇头道:“还是等你走马上任了再说……”

  秦潇潇还想说些什么,但此成为秦家老爷子贴身警卫员的周树人从影壁后方迎了出来:“云道,老爷子在书房候着呢!”

  秦潇潇似乎并不想在周树人面前提及需要李云道伸援手的事情:“树人师兄,你带云道哥进去吧,我刚刚打球一身汗,先去换身衣服。”

  周树人憨笑点头:“大小姐,老爷子让您呆会儿也过去。”

  秦潇潇微微有些吃惊,自从秦孤鹤决定将集团拱手相让后,她就很少会像之前那般在书房中跟爷爷商量事情,爷爷入主总参后协助一号首长主导本次军改,四总军部改组为十五大职能部门,爷爷的位置又稍稍往上挪了挪,处理的事情也越来越超出她的认知范畴,这让她这位原本被秦家上下视作商业天才的天之骄女不由得有些气馁。

  周树人目送秦潇潇先行离开,这才回头憨憨道:“大小姐最近好像有心事,总是闷闷不乐。”

  “潇潇不是吃喝玩乐买几个包包就能满足的性子,得给她谋个一展所长的好平台才行。”李云道摇头笑道,“她原来管着那么大一个集团,听说十六岁开始就参与全球合作谈判。现在老爷子把她一手培养大的孩子交给国家,虽然在大事大非面前她不会耍性子,但那腔热情也随之消弭了。”

  周树人性子憨厚,闻言挠头为难道:“那你跟老爷子说说,把公司要回来?”

  李云道拍了拍周树人的胳膊:“哪儿有那么简单!没事,我琢磨着她应该自己能调整过来,实在不行我再给想想办法。”

  “哎,那敢情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走吧,老爷子在书房候着呢,一听说你要来,心情大好,中午还多喝了两碗汤。”

  穿过锦鲤簇拥的碧池,一旺春水倒映出院中的飞檐翘角,到书房前,周树人止了步子,小声道:“之前就说让你直接进去。”

  李云道笑了笑,进门前还是轻声敲了敲那古朴木门,房中传来苍老的一声“进来”,李云道才推门而入,反手关门。

  “老师!”

  一身戎装肩上三颗金星的老人正坐在棋盘前皱眉苦思,见李云道进来,连忙招了招手:“过来帮老头子参考一下,这局棋怎么解?昨天跟老蔡头下到这儿就卡住了,要是下不赢他,又得给输两瓶八二年的茅台。”

  观棋打谱是李云道在昆仑山那座破庙里的唯一娱乐活动,大致是从在药桶中泡药澡时就培养出的一个嗜好,扫一眼棋盘,便胸中了然,只随手拿起一枚黑子填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原本已显颓势的黑子顿时便寻出一片生机。

  秦孤鹤抚掌称快:“好,妙棋!”

  老爷子看上去心情非常不错,与李云道一起在茶盘旁坐定:“怎么样,这趟香港之行收获大不大?”

  李云道苦笑:“怎么去的香港您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一不小心又干了些入不得您法眼的事情……”

  老爷子哈哈大笑:“你那会儿以特勤身份潜入香港,我是搞情报出身,将在外一切事务随机应变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您不计较那些细枝末节就好,来之前我生怕进门就被您骂个狗血淋头。”李云道说的是实话,香港的任务虽然算是完成了,但傅家父子的暴毙让原本设计好的计划中途而废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大的遗憾。

  秦孤鹤微微摇头:“香港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整体处理得还是不错的,这个人也很满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咱们这些老家伙也没指望你单枪匹马地就能解决一个冗积近两百年的问题。”

  “两百年?”李云道微微咋舌。

  秦孤鹤点了点头:“现在资料还不完整,但从国外传回来的情报显示,这个隐藏得极为神秘的组织在一战之前就存在了,目前庞大到什么程度,隐藏在哪些角落,我们还没有过于详细的情报。不过既然它已经露出了脑袋,就那别想再像以前那样藏头缩尾。”

  又针对这个面目还不完全的组织聊了不少意见后,李云道才切入有关西湖的话题:“老师,这一次为什么是西湖?”

  秦孤鹤叹了口气:“关于你的任命,不瞒你说,我是全程参与的。这个指令,是一号首长亲自下的。”

  “啊?”李云道大惊,自己跟一号首长之前相隔多少级别李云道自己心知肚明。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已经被纳入‘甄选考核’的范畴。”秦孤鹤面带微笑,但表情却是前所未有地认真。

  “这……”李云道明白“甄选考核”这四个字背后的含义,他相信在诺大的中国,肯定还有数十个与自己年龄相当的优秀青年也很早就被纳入最高层的视线,江山代有人才出,革命事业总要一代接一代的人相继去完成。

  “不要紧张,也不用有太大的思想包袱,只是被纳入拣选的范畴而已。”秦孤鹤见李云道神色大异,宽慰道,“首长本身就根正苗红,你也一样。”

  李云道苦笑摇头:“老师,我怎么个出身,您应该是最了解的。初到姑苏那会儿,就是个在工地打工的穷酸民工,能到现在这一步已经算是命运的天翻地覆了,至于什么问鼎不问鼎,真心不在我考虑范畴内。”

  秦孤鹤笑道:“有这样的心态很好,非常好!在其位,谋其职,多琢磨着给老百姓做点有益的事情,比什么都强。”

  “我也这么想!本来还想调回江宁,把那些魑魅魍魉都收拾了再说,这下没机会了。”李云道不无惋惜地说道。

  “事情可以交给其他人做办,有些事情,要学会分担压力和责任,学会用人,这是迈向更高台阶的基础。”秦孤鹤顿了顿接着道,“对了,伯南昨天来过电话,让你就职前抽空跟他通个电话。”

  李云道愣了愣,随后释然,秦伯南在成为一方封疆大吏之前,曾短暂地在浙南有过两年的从政经历,当下乐道:“有大公子打过前站,那工作就要好开展多了。”

  秦孤鹤笑着摇了摇头:“伯南在浙南任职时间不长,一年熟悉期,一年埋头干活,而后又碰到一号首长的用人之际,所以还没来得及精心经营人脉就调离了浙南。”

  李云道笑道:“其实我进的还是公安系统,估计也没那么快能用得上那些人脉,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跟大伯请教一番的。”

  秦孤鹤长笑道:“把你扔进体制里头,倒也算是如鱼得水。不过之前我还有些后悔,尤其是听说你跳长江那阵子,我是真后悔把你带进警察这个体系。”

  “其实也没啥,也就跳个长江,人家不是在游乐园里头还有什么蹦极的项目,我这不免费体验了一把嘛!”李云道嘿嘿笑道,一脸云淡风清,似乎当初在怒涛浊浪中差点命丧黄泉的人并不是他自己。

  秦孤鹤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你要真的出了事,你那两位姑姑还不得跟我这个糟老头子拼命?”

  李云道也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姑姑们是关心则乱,大姑还好一点,小姑估计要让您头疼一段日子了。”

  秦孤鹤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王援朝的身份似乎只限于几位最高层领导知晓,按照老王家那位的脾气,李云道要真的出了事,估计就不是一两个人要跟着陪葬了。

  “老师,这次调我去浙南,上面是不是还有别的用意?”李云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虚心请教道。

  秦孤鹤颇满意地点了点头:“幸好你还是悟到了。根据可靠情报,那个组织已经成功渗透进浙南的权力核心层,这一次你的任务就是把那个人给我揪出来。”

  李云道微微皱眉:“权力核心层?那岂不是……”

  秦孤鹤摇头:“总共就十一个人,目标很明确,但却很艰巨,这一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李云道深吸了口气,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枪匹马赤手空拳就敢进匪穴救人的无知青年,几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悍匪跟一省权力核心的那些大佬们相比,完全是天与地的差别。最是杀人不见血的便是手掌重权的读书人,相比之下,拿几把枪的跨省大枭其实要好对付得多。

  “老师,目标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李云道压低了声音,小声问道。

  “目前得到的情报并不详细,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几个人,所以此去浙南,你务必要小心,尤其是调查过程,一定要低调谨慎,以免打草惊蛇。”

  此时,李云道终于知道自己为何会被突然空降西湖,说到底,是香港那个任务的延续。

  “虽然没让你带一兵一卒,但为了配合你的工作,我安排了一个人给你用。”

  “啊?”李云道微微有些吃惊.

  话未落音,书房的门被人敲响。

  《大刁民》书友群:210967935,欢迎大家进群催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