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五十七章 不省心相公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vip书友群:210967935,欢迎所有人加群催更!

  “二叔,你的意思是……”赵槐终于打起精神,赵平安的手腕他是从小耳濡目染的,能将一个原本局势复杂如乱麻的鲁南省在两年之内理得顺如绵羊,二叔的手段不可谓ā

  赵平安抬头看了他一眼,不满道:“退伍也这么多年了,怎么身上那股毛毛躁躁的毛病还是没有改掉?也难怪,你天天跟一帮粗人待在一起,有进步才怪!这样吧,在特警支队也这么多年了,过了今年,你得动一动!”

  赵槐大惊:“啊?二叔,我好不容易才将老家伙架空,这……”

  赵平安皱眉道:“成天就惦记这点小事,我们赵家是大华夏的赵家,你的心里不能只装着一个特警支队,要往大格局的方向上去想。”

  赵槐反应过来,难为情地笑了笑:“二叔教训得是,您说动,咱就动!”

  “三十多的人了,别成天跟个混日子的二流子似的!别以为人家在背后叫你一声赵太岁,你就洋洋得意了,你那些破事,将来总有一天会成为你仕途上的拦路虎,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赵平安教训道。

  一场本就不该发生的闹剧终于在赵平安强势介入后草草收尾,蒋青天带人将昏迷不醒的吴广送去了医院,可笑的是从头到尾,陈家那位外孙女赵如颖连看吴广一眼的兴趣都欠乏。在赵家叔侄离开后,阮钰交叉双臂,目送赵如颖带来的恶妇一个接一个离开,每一个从她眼前经过的恶妇,她都能准确地叫出名字,并点出与其名下挂钩的企业,每报出一家企业,还留在房中的均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次――与王家、蔡家、阮家三大家族同时开战,就算赵家那位硕果仅存的老爷子尚还健在,但也不得不掂量掂量这其中的份量,更何况王家背后如今还站着一个巨无霸般的孔姓家族。

  外人都离开后,蔡桃夭才走到薛绿荷身边坐了下来,握着她的手,柔声道:“师姐,待会儿让三儿陪你一起去医院验伤检查一下,别落下什么后遗症。”

  薛红荷终于松了口气,看着性子柔弱的妹妹,她又不惹心责备,此时表情稍稍柔和了些:“绿荷,我跟你说什么来着?让你离他远点,你怎么就不听呢?”

  薛绿荷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对于性子如水般柔顺的她来说,今天的遭遇,足以给她留下太多的心理阴影。

  李云道轻叹了口气,缓缓走到她的面前,蹲下身子,扶着她的膝盖轻声问道:“师姐,老师呢?”

  提起老师,薛绿荷这才有了些反应,蚊子般的声音答道:“老师被北大的一位老朋友请了过去,昨晚打回电话说,就留宿在老朋友家里,今天会直接去你那儿。”

  李云道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吴老的身体状况他是清楚的,刚刚那样的刺激,如果老爷子在现场,恐怕心脏病都要被气出来。

  “云道……”薛绿荷突然抬头起,哀求一般地看着李云道。

  李云道叹了口气道:“放心,老师那边我会帮你圆谎。”

  她终于含泪而笑:“这样就好,医生说了,老师的身体不能动气……”

  薛红荷皱眉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是想着别人,拜托,傻妹妹,你能不能多想想你自己?”

  绿荷师姐咬了咬下唇,吱唔道:“老师怎么能是别人呢?我是老师抚养成人的啊……”

  阮钰看着薛绿荷肿起的双颊,顿时又气不打一处来:“欺人太甚!明明知道师姐是我们请来的客人,刚刚就应该让莺姐拆了她的胳膊腿,不行,我得我让他们尝尝苦头才行!”

  绿荷眸中含泪地看着大家,哽咽道:“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好好的婚礼就因为我……”

  蔡桃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道:“傻师姐,你是云道的师姐,自然也是我和疯妞儿的好姐姐。更何况,刚刚疯妞儿也说了,你是我们请来见礼的嘉宾啊,弄成这样,我们也有责任啊。”

  绿荷看着李云道,抽泣道:“云道,师姐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对不起……对不起……”

  李云道却嬉皮笑脸道:“我的好师姐,这叫好事多磨,懂不懂?你还是学哲学的,事物的两面性你总理解得要比我透彻吧?况且,这件事,不单单是针对你的。”

  “啊?”薛绿荷吃惊地抬起头,诧异地望着李云道。

  “也许你还不知道,我大哥弓角,据说是他们陈家走失在外的血脉,前不久我大哥来过一趟京城,据说深得陈家那位老爷子的喜爱,有人看不下去,想借你这件事来做些文章。”李云道看得很透彻,继续宽慰道,“陈家老爷子最近对几个潜力不错的后辈都做了腾挪安排,目的很明显,老爷子在给我大哥培养足够的助力和帮手,这一点,你问红荷就清楚了。”

  薛红荷不置可否地哼了哼,而后才道:“你那位大哥,看着就比你出息多了!爸爸本就是军旅出身,对陈家在军中后继无人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有李弓角这么一个出色的存在,家族里的资源自然会向他有所倾斜。”

  李云道接着道:“师姐,这件事其实本就跟你关系不大,只是有人想借题发挥,以这次事件,借机影响我大哥在陈家那位心中的地位。而且,陈家现在有了向王家靠拢的迹象,他们也是在借机给陈家敲敲边鼓。”

  薛绿荷面露忧色,柔声道:“可是,万一真的对你大哥有影响,那我……”

  薛红荷恼火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是先替别人着想。妹妹,你是真要气死我!”薛大妖孽气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绿荷师姐偷偷打量着红荷,又偷偷看着李云道,细声道:“云道,我是不是太不争气了……”

  李云道摇头:“师姐,你这样的性子,本是极好的,但坏人都欺负到头上了,那一定要奋起反抗。”

  阮家大疯妞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笑意:“对啊,师姐,你就是把姓吴的宰了,但弄死一两个泼妇,我也有办法让你安然脱身!”

  薛绿荷被她胆大包天的言辞吓得吐了吐舌头,柔声道:“杀人……那我是万万不敢滴……”

  “师姐,姓吴的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李云道问道。

  “他……他给我打电话,说想来看看老师,毕竟这么多年的师生情谊……我就把地址给他了。老师后来被朋友唤了过去,我给他打电话让他不要来了,可他还是来了。他……他……他说想跟我复合,我不肯,后来他就想……想非礼……幸好他妻子就带着一帮人冲了进来,后来警察也来了……再后来你也来了

  ……”

  薛红荷听得牙痒痒:“刚刚那两脚还太轻了!”

  蔡桃夭道:“吴广是蒋青天身边的地位最高的谋士,身上还挂着上市国企一把手的身份。红荷,我看刚刚吴广受伤不轻,会不会有人拿这件事在陈家老爷子那边做文章?”

  薛红荷冷笑:“我倒是正想把这事儿闹大,到时候看看老爷子站在谁那边儿!赵如颖的老妈是老爷子的三女儿,一家子薄情寡义的货色,也不知道这家人怎么就没遗传到一丁点老爷子的优点。”薛红荷并没有点破陈家的某些不为人知的秘闻,赵如颖的外婆亲是当年陕北政权里的红人,后来因谋图篡权而被就地判处枪决,老爷子对于赵如颖母亲的血统一直持怀疑态度,如果不是顾忌陈家名誉,估计早就去做亲子鉴定了。这些陈家秘闻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所以薛红荷丝毫不担心陈家那位老泰山会帮亲不帮理。

  李云道看了看手表,道:“这样吧,疯妞儿你跟桃夭先回去,我带师姐去趟医院。”

  蔡桃夭与阮钰不约而同道:“我跟你一块儿去!”

  薛红荷顿时笑得意味深长:“怎么?你们俩还怕我妹妹把你们老公抢走不成?多大点儿事情,你们稀罕,我们还不稀罕呢!”

  绿荷师姐顿时将下巴埋得更深了,某些情愫,她决定这辈子就深埋在心底了。其实,来北京之前,她便早已经打定主意,此生就这般先着照顾老师,等老师百年归天了,她就在云道家附近租一处宅子,只要能经常看到这位小师弟,时常能给他做口饭吃,她就心满意足了。

  蔡桃夭与阮钰相视而笑,李云道却皱眉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开玩笑?先送师姐去医院检查!”

  薛绿荷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用去的,我没事的。”

  薛红荷却道:“让你这位好师弟送你去吧,不然他肯定连婚也不结了,对吧,大刁民?”

  李云道对薛大妖孽挑拨离间的言辞只是抱以苦笑,蹲下身子对着绿荷师姐柔声道:“师姐,你听我的,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有份验伤报告便不担心吴广和赵如颖会反咬一口,不然将来他们要是反扑,咱们连个证据都没有,到时候红荷就麻烦了,她不是在吴广身上踩了几脚嘛。”

  薛红荷顿时双眼瞪得浑圆,但这招果然有效,以绿荷师姐不愿给别人添麻烦的性子,自然会配合去医院检查一番。

  李云道带着薛绿荷和薛红荷先行下楼,蔡家大菩萨和阮家大疯妞两人负责善后。

  待李云道下楼后,阮钰看一眼满地的狼藉,摇头无奈道:“咱们家这位,看来对薛绿荷不是一般地上心啊。”

  蔡桃夭嫣然笑道:“哟?吃醋了?”

  “嘿,你可别说你没吃醋!”

  “说真的,我真没吃醋。”蔡桃夭柔声说道,“三儿从小没有母亲,在姑苏的时候,绿荷的存在正好填补了他对母亲的所有想象。所以,这份干醋,真没必要吃。”

  阮钰微微有些诧异:“这……这算什么?”

  蔡桃夭笑道:“你别忘了,还有个齐大美人儿?”

  阮钰也笑了笑,没好气道:“这个家伙,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vip书友群:210967935,欢迎所有人加群催更!--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