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七十八章 并案调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范志宏没有立刻表态,坐在沙发上盯着那把紫砂茶沉思了良久。李云道也没有催促他,范志宏应该有他自己的顾虑,钱强的桃色事件在市里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钱强如果没问题也就罢了,但如果真的有问题,整个西湖公安系统都有可能面临市委相关领导的诘问,而且首当其冲的很可能就是作为一把手的朱子胥和负责纪律监察工作的范志宏。在一点上,朱子胥与范志宏的利益是一致的,所以朱子胥并不担心把这个皮球踢给跟自己尿不到一个壶里的范志宏,范志宏会做出与自己利益不一致的举动。

  “云道,兹事体大啊!”良久,范志宏才叹气说道,“并案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里头的涉及面很广啊,市里有领导对钱强事件公开发表过不满,出了差池,子胥市长和我都会压力很大啊!”

  “范书记,我理解你的顾虑,你看要不这样处理,三案并案,但一并由纪委主导查案,我再划拨一组人手归你指挥,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地速度破案。”李云道真诚道,“其实不管由局纪委牵头,还是由刑侦来领头查案,都不是最重要的。眼下最关键的是要快速破案,我担心拖得时间长了,会夜长梦多。”

  听到“夜长梦多”四个字的时候,范志宏眼皮冷不丁地跳了一下,在体制里工作了那么多年,他岂能不知道李云道所说的“夜长梦多”指的什么何事?

  几番踌躇之下,范志宏终于下定决心:“这样吧,云道,由局纪委和刑侦共同设立专案小组,把三案并案调查,咱俩一起牵头组织人手,力求尽快破案。你看这样成不成?”

  这个结果远远要胜过李云道所有的预料,当下拍大腿站了起来:“这样就太好了!”

  范志宏犹豫了一下,才道:“子胥市长那边……”

  李云道笑道:“放心,朱市长那边我去负责沟通。”

  朱子胥没料到李云道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一个钟头前还在自己的办公室,转眼又带着范志宏的那一票坐回自己对面,就冲他能搞定老范这一点,朱子胥觉得这个年轻“空降兵”的表现就值得加分。

  次日上午的市局党委会上,李云道一马当先提出将钱强案、周成案、韩晨案三案并案处理,得到了包括朱子胥和范志宏在内的七票支持,加上李云道自己的一票,总共八票。

  局党委班子总共十一人,除了局长朱子胥、纪委书记范志宏以及副局长李云道外,投赞成票的还有副局长金浩、王一珉、乐军、朱卫国、于柏明。

  只有两人投了反对票,其中就包括常务副局长娄大鹏,政治部主任汪华,而分管交警支队的副局长甘辉则两不得罪地投了弃权票。

  一次党委会,李云道便见识到了朱子胥对市局的把控力,就算没有他和范志宏的这一票,朱子胥也能牢牢掌握六票,范志宏应该一向与甘辉一样,就事论事,向来保持中立,那么在局长宝座之争中败下阵来的常务副局长娄大鹏就显得格外势单力薄了。

  散会后,娄大鹏在走廊上与李云道不期而遇,端着茶杯的娄大鹏主动跟李云道打招呼道:“云道,你来西湖就任,还没来得及给你接风洗尘吧?要不今晚老哥在西湖大厦顶楼摆桌家常菜,给兄弟你接个风?”

  李云道笑了笑,他并不想过早地介入朱子胥和娄大鹏之间的权力之争,尤其是治安大队出身的娄大鹏本人在坊间的风评并不算得太好。“娄书记,实在不巧,今晚答应了几个朋友一起聚一聚,要不改日我来安排,到时候娄书记可千万要给我这个面子。”

  花花轿子众人抬,李云道恭敬却不失水准的回答让娄大鹏很满意,笑着拍了拍李云道的肩膀:“行,反正来日方长,咱兄弟有的是时间聚!”娄大鹏是从治安警一路干到今天,跟社会上三教九流有很多打交道的机会,言语行动间也不经意地沾染上了不少社会气息。

  不到一天的功夫,李云道不仅搞定了最难说话的范志宏,而且还让并案一事在局党委会上得以正式通过,这回就连郭昭杰和曾家狄都不得不承认,李云道这个“空降兵”果然有其空降的道理。

  不过,支队开会时,李云道当然宣布由华山领导的一大队全权负责这起合并案件,郭昭杰和曾家狄不约而同地提出了反对意见。

  “李局,这不公平,并案的提议是由我和老曾提的,如今并案调查也理应由我和老曾来办,我也承认,办案上老华最稳妥,但无论是出租车司机周成的暴毙案还是韩晨的自杀案,都不是稳扎稳打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而且我认为因为某些原因,老华在这起案件中应该回避!”郭昭杰第一个站出来提反对意见。

  “老华,昭杰也不是针对你,咱关上门说自己的兄弟体已话,你和韩晨的关系,局里大多数人都知道,你带队查,的确不合适!”曾家狄也站了出来,显然郭、曾二人是早已经商议好的进退同盟。

  华山有些尴尬,他没料到郭昭杰和曾家狄会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前妻嫁给韩晨的事情是局里的公开秘密,就如同一层窗户纸,明明大家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但不会有人傻到去把它捅破。

  华山苦笑,抬头对李云道说道:“李局,昭杰和老曾说得都有道理,要不这一次我还是主动避嫌吧……”

  李云道也不生气,望向郭昭杰:“你觉得谁办这个案子最合适?”

  郭昭杰想了想道:“这案子如今由老范亲自挂帅专案组组长,李局是副组长,还缺个有大量办案经验的人来协助您二位统筹。我嘛,就不毛遂自荐了,我觉得老曾最合适,毕竟之前借调给老范那边配合调查工作的就是老曾手下的兵。”

  华山也跟着点了点头,曾家狄的确无论是办案经验还是应变能力,都适合办这件案子,而且从回避原则上来说,自己也不合适在这件案子上多发表意见。

  李云道似笑非笑地望向曾家狄:“老曾,华队和郭队一致认为这事儿非你不可,你自己怎么看?”

  曾家狄看了郭昭杰一眼,淡淡道:“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李云道点头:“这件事如果没有其他人有异议,就暂时这么定下来。老曾,这起案子是如今全局上下注意力的焦点,你跟我说实话,需要多久能破案?”

  曾家狄微微皱了皱眉头:“其实这案子并不算太复杂,钱强所谓的渎职通奸以及韩晨的自杀,都是其次,最紧要的是查出杀害出租车司机周成的真凶,我有种直觉,只要周成案水落石出,钱强和韩晨的案件便都能迎刃而解。”

  李云道点头,不得不承认,曾家狄这么多年的刑侦经验的确不是白积累的,李云道的分析基本跟他的推断一致。

  而且李云道隐隐觉得,这起案件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重大秘密,只是现在这一切都仿佛蒙上了一层迷雾,等着有人来拔云见日。

  开会的时候,李云道的秘书吉达默默地在一旁做着会议纪要,会议一结束,吉达便合上会议纪录本,上前请示李云道:“李局,下午市里有全市生产单位的安全生产会议,原本朱市长要在会议上做讲话指示,但省里突然有其他安排,朱市长的意思是请您代他出席这个会议,这是刚刚李主任给我的发言稿。”

  李云道愣了愣,安全生产本来跟公安局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由要由安监局负责,但朱子胥的副市长分工中有安全生产这一块的目标责任,加上两周前西城区城郊刚刚出了一起颇大的安全生产事故,幸亏没有造成重大伤亡,否则朱子胥也要负起监管不力的连带责任,下午的会议应该就是由那场事故引发的全市范围安全生产大检查的启动会议,所以朱子胥必须出席才对。可是就算是省里临时有安排,去参加这个会议的也应该是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娄大鹏才对,怎么安排到自己这边了?

  李云道接过讲话稿,大致浏览了一遍,稿子应该是李明亲自校对过的,免不了体制内的那些套话,没有什么出彩之处,当然也不会太出格。

  “你去跟李主任说一声,就说下午的会议我会准时去参加。但你也跟李主任打个招呼,下次要我代替朱市长参加这种会议,最好提前打个招呼,总这样搞突然袭击平时的工作也不好安排。”

  吉达如实将李云道的反馈汇报给李明,这位办公室大管家第一时间就拔通了朱市长的手机:“朱市长,李局答应出席下午的会议,不过给我提了个小小的要求。”

  电话那头的朱子胥颇好奇地问道:“什么要求?”

  李明苦笑道:“说是下次要他参加这种会议最好提前一天打招呼,不然会打乱他的日常工作部署。”

  朱子胥在电话那头朗声大笑:“好嘛,就是要有这样的精神!咱们的这位小局长,倒是个妙人。”

  一直到挂了电话,李明一直没想明白朱市长话是的那句“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样子朱市长对这位“空降兵”并不反感,可是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地试探对方的底线?难道就不怕把这位年轻的局长逼到娄书记的阵营里去?

  李明摇了摇头,关掉内部网页上李云道的资料,他所能看到的都是一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资料,他的权限无法打开资料下方被列为“特级绝密”的那部分内容,难道这位新局长真的像传闻中所描述的那样,不但真的斗过毒贩,还做过特勤卧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