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七十二章 韩晨之死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年轻警员看到这位新上任的副局长微微皱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有些冒失,连忙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整理警容:“报告李局,二十分钟前,东城分局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韩晨被人发现自己家中割腕自杀。”

  “什么?”李云道猛地站起身,盯着站得笔直的年轻警员。

  年轻警员被李云道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又镇定下来:“刚刚朱局……朱局让我通知您,他……他在市里有重要的接待任务,想请您带队坐镇现场。”

  “好的,我知道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初上任,就碰到麾下警员的自杀案,这让李云道心里犯起了嘀咕。

  年轻警员愣了愣道:“李局,我叫吉达。”

  “吉达?内蒙人?”

  年轻警员有些吃惊:“您太厉害了,一眼看出我是内蒙人。”

  李云道笑着摇了摇头:“吉达在蒙语里里长矛的意思,你这体格,倒是不太像蒙古人。”

  吉达道:“我爸是蒙古族,我妈是满族。”

  “哪个部门的?”

  “我之前在宣传处,前不久刚刚调到局办,现在就负责对接您这边的事务。”吉达很恭敬地说道。

  李云道也理解,国家虽规定一定级别以下不能配秘书,但在实际工作中,都会采用折中的方式为领导把秘书配齐。像朱子胥是副市长又兼着市局一把手,秘书是市府办专职科员,局里的其他几位副局长也都是由局办文职警员专职对接,说白了还是秘书。

  “这样吧吉达,你通知一大队的华队长,请他带人跟我们一直去现场。另外,通知东城分局,就说这件事让他们避嫌,由市局一大队接手调查。”李云道想了想,发出了上任后的第一道指令。

  吉达是个很干脆利落的小伙子,麻利地应了一声,便出去做安排。十分钟后,李云道便已经坐在驶往案发现场的路上。

  事发突然,白晓生干脆当起了司机,开着一大队的那辆丰田霸道,副驾上是时不时花痴般往后瞟一眼的丁棠,李云道与华山一起坐在后排。

  “华大队,对于韩晨这个人,你有一些了解吗?”李云道一边查看着手机新闻,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李局,怎么说呢……”华山似乎有些为难。

  坐在副驾上的小叮当却主动回头说道:“李局,您就别为难华队了。”

  李云道微微皱眉:“为难?”

  华山苦笑一声,道:“唉,其实也没什么为难的,就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说出来也不丢人,我现在是二婚,我前妻就是韩晨现在的妻子。”

  李云道恍然,微笑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不能用自己的价值评判标准去要求别人也持同样的标准。”

  华山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感慨:“没事儿,这事我早就放下了。我跟我前妻根本不合适,相反,我和我现在的妻子就很合得来。只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韩晨之前是我的手下,我离婚后,他就申请调去了东城分局,这几年据说很受东城分局局长钱强的器重。没想到这次出这样的事情……不过前些日子钱强被人诬陷勾引别人老婆,事主到处宣扬,弄得东城分局上下鸡犬不宁,为此老朱都拍了桌子了。上周事主被人发现死在荒郊树林,不知道为什么钱强暂时被停了职,好像韩晨也被牵扯在里头,也被局里暂时停职。”

  小叮当最是藏不事儿,忍不住插道:“我听说,那个叫周成的死者在死亡的前一天晚上在清河坊大肆宣扬钱强睡他老婆的事情,被韩晨请进了东城分局。后来又发生什么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那晚李云道是目睹两名便衣将周成带上警车,第二天新闻便报出尸体在荒郊外被找到,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网络媒体剑指钱强指使下属残忍杀害姘头的丈夫。

  李云道总觉得这当中似乎存在着一些不合理性,以钱强的政治智慧,会昏庸到杀人也用警察的地步?而且那晚韩晨是当着那么多群众的面将周成带上了警车,就算是想杀人灭口,任何一种方法都比这种来得安全和妥当。但是也不排除钱强和韩晨警惕性高,用逆向思维来进行反侦查的可能性。

  华山忍不住瞪了小叮当一眼:“丁棠,不要乱说话!”华山怕小叮当在李云道面前留下什么不好的印像,影响了之后的职业发展。

  李云道却摆了摆手:“没关系,查案嘛,就是方方面面的讯息都要汇总到位,之后再剥茧抽丝,理顺其中的逻辑,事实的真相也就能水落石出了。”

  见李云道为自己说话,小叮当很是高兴,冲华山吐了吐丁香般的舌头:“华队,我这叫实事求是。”

  华山苦笑摇头:“李局,丁棠是公安大学犯罪学的硕士学历,这最近这几年我们刑侦团队里学历最高也最能吃苦耐劳的队员。”见机会合适,华山适时地在李云道面前给小叮当做了些功课。

  坐在前排的小叮当自己倒是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在刑警队,学历什么的是最没有的,华队您就别磕碜我了!”

  华山瞪了她一眼,示意小家伙不要在新任顶头上司面前乱说话。

  李云道笑了笑:“刑侦呢,学历既重要又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有学历,你就有一定的知识背景能够处理案件当中的复杂知识背景,说不重要那是因为破案嘛,经验还是非常重要的。”李云道活了把稀泥,初次接触下来,华山的一大队给他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

  韩晨的家在西湖市这几年日新月异的钱江新城,小区名很别致,叫幽雅苑。与红城玫瑰园相比是有一定的差距,但放在外来地产大鳄云集的钱江新城,倒也应了小区的名字,清新雅致。

  楼下停着两辆警车,看车身和车牌应该是第一时间接到报警电话赶来的巡警。电梯还未到八梯时,就听到女人凄厉的哭喊声:“晨啊,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啊……”听到这声音,华山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很快恢复正常。

  电梯口站着一名女巡警,挂着“辅警”的标志,可能是胆子小不敢看现场,被安排在门口守着,冷不丁看到李云道、华山一行,先是警惕地想拦人,但看到李云道的警#服和肩章时,这才松了口气:“你们是……”

  白晓生上前一步介绍道:“我们是市局的,这两位是李局和华队。”

  一听说是局长,女辅警连忙道:“我们也是接到指挥中心的电话后才赶来的。”

  李云道问道:“人还有没有得救?”

  女辅警脸色微变,似乎想到了那让她几乎要呕吐的场景:“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卫生间流了一屋子的血……”她张臂划了个大圈,似乎想告诉所有人里面的场景有多可怕。

  “进去看看,注意保护好现场,技侦那边派的人应该随后就到。”李云道身先士卒地踏入房中。

  屋子不大,收拾得也算井井有条,此时沙发上一名女子抱着一名老妇嚎啕大哭。

  看到有人进来,女子微微抬了抬头,当看到华山时,女子明显愣了一下,但很快又沉浸到丧夫之痛之去:“晨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似乎华山的出现,又触动了她心底的某一根弦,让她愈发歇斯底里。

  屋内的治安巡警看到华山时终于松了口气,一名年纪大一点的警察长吁了口气:“华队,你们来了就太好了,这场面实在是……”

  “呀!”小叮当一声惊呼,将李云道的视线吸引了过去,还未进卫生间,白色瓷砖上便已经能看到倒映的血泊。

  一名面无血色的男子半倚在坐便器旁,一只手耷拉在身旁血泊中,此时的血已经微微红中带黑,看来人死了已经有一小段时间了。

  果然是那天晚上的其中一名便衣,那晚穿着t恤,看上去很是威武,只是没想到此刻居然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李云道戴上手套和鞋套,蹲在血泊旁仔细看着尸体手腕上的伤口,伤口很大,几乎是开放式的,用来切开创口的是一把锋利的陶瓷水果刀,此时正躺在血泊中,有没有指纹要等技侦的人来取证化验后才知道。华山的刑侦经验很丰富,看了两眼,又检查了一遍卫生间唯一的窗户,才叹了口气道:“李局,看样子确实是自杀啊!”

  李云道没有说话,仍旧蹲在尸体前看着伤口若有所思。

  华山见李云道不说话,摇了摇头,走回客厅,看到那抱着老妇嚎啕大哭的女人时,微微叹了口气:“小叮当,你去问问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也去!”白晓生是队里出了名的师奶杀手。

  白晓生的确很有一套,很快便哄得韩晨的妻子情绪稳定下来,配合着录完了初步的笔录。

  “李局,韩晨的妻子王丽昨晚七点出门上夜班,早上九点多才回来。王丽说,这几天韩晨被停职,情绪一直不太稳定,昨晚出门前她还看到韩晨从卧室出来走进卫生间,等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人躺在血泊里……”、、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 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