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七十三章 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钱局!”白晓生眼尖,第一时间看到了站在门口一身便装的中年男子,李云道循声望去,便看到面色凝重的东城分局局长钱强。钱强本人果然如媒体照片里看上去的那般,英武高大,哪怕此时没穿警#服只着便装,依旧从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儒雅。说实话,看到这样的钱强,李云道怎么也无法把他跟那晚赤膊在清河坊街口大肆宣扬丑闻的周成联系在一起。

  人不可貌相,这一点读完等身书的李云道早已心知肚明,从古至今,历朝历代从来都不缺少披着羊皮的恶狼典型,前一刻温驯如绵羊后一秒便张开血盆大口的案例在传世典籍中也算得寻常。眼前的钱强是如外表般正义凛然还是传说中的魔鬼,初见之下李云道也无法作出确切地判断。

  门口的辅警显然是认得这位正在走霉运的分局局长的,但往日高高在上的局长这般表情地站在门口,让这个难得接触高层的大姐有些茫然。

  钱强叹了口气,迈入并不算宽敞的客厅,原本哭得有些麻木的王丽在看到钱强的瞬间,再次嚎啕大哭。钱强的表情很难堪,仿佛强忍着一股怒意,但又无法发泄出来,站在客厅的正中间似乎想对王丽说些什么,却几次欲言又止。

  华山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恰好看到钱强,愣了一下便迎了上去:“钱局!”

  钱强似乎早已经知道这件事由华山接了手,点了点头:“大山,劳烦你了。”

  华山摇了摇头:“都是同仁,而且韩晨也算我的老部下,无论出于哪种考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说话时,他的眼神下意识地瞟向哽咽中的前妻。

  钱强叹气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也是不容易的……韩晨的确是个很不错的苗子……本来……”钱强有些说不下去了,言语间似乎有些自责,“我能去看看吗?”

  华山迟疑了一下,劝道:“钱局,这个节骨眼上,就算不为别人考虑,也要为你自己……”

  钱强摇头叹了口气:“死者为大,就算我有再大的罪过,来送送自己的老部下谁也挑不出什么刺。”

  “华山,让钱局进去吧。”李云道突然开口道。

  钱强愣了一下,他本以为李云道是市局的搜证人员,此时听口气,似乎不太像:“这位是……”

  华山这才反应过来:“对了钱局,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局长,现在李局长还兼任了我们刑侦支队长的职务。李局,这位是东城分局的钱局长。”

  李云道主动微笑伸手:“钱局长你好。”

  钱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谢谢李局!”

  李云道知道钱强感谢的是刚刚他开口放他进韩晨的自杀现场,当下轻声道:“看一眼就早些回去休息吧,目前这个节点上,必要的避嫌原则还是要遵守的。”说着,又抬头朗声对华山他们道,“你们再看看屋里其他地方有没有异样的线索,问问楼上楼下和对面的邻居,看看昨晚有没有什么异常,电梯里我看是有监控的,小白你待会儿去问物业要一份监控视频带回去。”

  钱强感激地看了李云道一眼:“谢谢!”说完,便转身失魂落魄地走向那间散发着浓郁血腥味的卫生间。

  钱强在卫生间里并没有待太久,不到两分钟便重新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那双在无数媒体上亮相时目光坚毅的双眼一片通红。

  “李局,谢谢你!”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钱强居然出人意料地冲李云道鞠了一躬。

  李云道连忙扶住他,小声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船到桥头的时候,直然会直,只要你没做过,就一定要相信自己!”

  钱强诧异地看了李云道一眼,却未曾多言,点了点头,也未跟韩晨的家属多沟通,便独自离开。

  从韩晨家出来的路上,华山一脸唏嘘,也不知道是感叹岁月将曾经花枝招展的前妻摧残成了市井少妇,还是感概那张倒映血泊中熟悉面孔竟然走得那般安详。

  生命如此脆弱,对于经常奔走于凶案现场的刑警来说,这本不算什么,但是当看到坐在血泊中的人是自己曾那般熟悉的同仁,不管有无私人恩怨,此时所感受到的更多的是生命的不堪一击。白晓生和丁棠也沉默了许多,对于刚刚参加刑侦工作不久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场面或许本就太过于沉重。

  “刚刚录口供的时候,韩晨的妻子王丽有没有提到遗书?”出门后一直坐在后座上皱眉沉思的李云道终于脑中灵光一现,直起身子问前排的两个小年轻。

  小叮当愣了一下摇头道:“王丽只说韩晨这两天因为被停职,情绪有些低落,但也没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昨天王丽出门上夜班前,两口子吃晚饭的时候韩晨还说,‘人在做天在看,反正咱没做亏心事,组织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公正的交待’。不过王丽也说,出了这档子事,韩晨原本要升职的事情估计要暂时搁浅了,但从头到尾,她没有提过遗书。”

  华山也是老刑警了,一下子就从李云道提出的问题中嗅出了端倪,猛地一拍大腿:“不对啊!怎么可能没有遗书?”

  李云道轻抚着下巴,微微皱眉:“从现场环境来看,无论是伤口方向还是深浅,一切都符合自杀的推理。但是一个在职场上还有企图心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会为了一点小小的职场挫折就抑郁自杀?这显然是说不通的。”

  华山却道:“现在怕就怕有人认为韩晨是畏罪自杀,这样就有些麻烦了,哪怕在遗书这样的小细节上调查不清楚,局里很可能迫于压力要求快速结案,这样一来,老钱这回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李云道点了点头,国内公安系统是双重领导体系,业务上受公安厅节制,政治上由地方政府管辖,无论是为了维护公安形象还是地方形象,韩晨的案件很可能会被当作普通自杀案草草收场。

  “老华,你说人活一辈子,究竟是为了啥?”李云道突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让华山觉得莫名其妙的话。

  华山是个粗人,空闲下来顶多与三两好友喝喝小酒吹吹牛,鲜有伤春悲秋的机会来思考这种人生的终极问题,此时被李云道问得微微一愣,好一会儿才颇为难地说道:“说活着为了啥,李局,我一个行伍出身的老兵,估计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这种问题还是问小白和小叮当这些小年轻吧。”

  李云道饶有兴趣地望着前排的两个青年,小叮当一脸兴奋道:“李局,我觉得人活着有好多目标啊,比如我想嫁个老公,又比如我想下个月工资能涨一涨……”丁棠无忧无虑,笑声如同银铃,惹得正开车的白晓生忍不住转过头多看了她两眼。

  “不错,嫁个好老公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生目标。”李云道由衷地赞赏道,“小白呢?”

  白晓生下意识地看了小叮当一眼:“李局,其实关于生命的意义,我之前想过很长一段时间,只是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

  李云道点头道:“很好,小白很诚实。其实生命的意义,许多人可能终其一生都没能想清楚这个问题。老华,其实回过头来想,这事儿如果我们管到底了,对我们来说有什么影响?无非是可能在上级那儿留下一个多管闲话不听指挥的印象,在某个升官加爵的关键点上影响了自己的仕途。可是如果这件事我们不闻不问,或许这一辈子我们都会良心不安。”

  华山微愣,突然猛地一拍大腿:“李局,你这么年轻的正处级领导都不担心自己的仕途,我这个小小的刑警大队大队长还有个毛线的担心?反正我这辈子挺多也就这样了,我就不信局里头那些看报喝茶的真能撸了我的帽子!”

  李云道笑着拍了拍华山的膝盖:“老华,其实这件事可以暗中调查,对外就宣称马上结案。到时候就算查不出什么,以自杀结案也能有个交待。但直觉告诉我,这件案子恐怕不只是自杀或者凶杀那么简单。”

  华山先是点头,而后突然反应过来,凑上来小声道:“李局,您的意思是……”

  李云道摇了摇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反而话锋一转问道:“钱强钱局长这个人你怎么看?”

  华山一边思索一边道:“其实说起来,钱局长算是咱们西湖公安体系里的一员能吏,别看人家平时比较高调,但能力也放在那儿。西湖市的治安巡警的先例就是从他们东城区开始试行的,试行成功后,才在整个西湖公安体系里作为成熟案例进行全面推广。钱局的能力,是众所周知的,但错就错在实在太高调,体制里头,向来是棒打出头鸟,冲在最前头的多数都是牺牲品。”{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