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七十四章 一场夫妻何必相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急促的手机铃音打断了众人的思路,李云道接通电话便听到了秦潇潇心急如焚的声音:“云道,文心碰到麻烦了。”

  “出什么事了?”李云道对那位浙北卫视当家花旦的印象有些模糊,匆匆一面之下只记得肤色白皙,清瘦干练。出于对新能源项目的安全考虑,他早就将郑天狼派去文心的身边,一面暗中保护秦潇潇的这位朋友,另一面也是为了防止文心的丈夫汤力为了拿到新能源的核心机密而不择手段。此时天狼那边并没有发来警报,说明无论是文心的生命安全,还是项目核心资料都没有受到郑天狼能力范围之外的威胁。

  “你能亲自过来一趟吗?目前的情况可能有点复杂。”秦潇潇声音压得很低,似乎真的碰上了什么棘手的问题。秦家在西湖虽然只能算是条过江龙,但以秦家近十年在江南和浙北一带塑造的影响力,秦家大小姐就算不能一呼百应但起码振臂一挥也能有不少人跟风响应摇旗呐喊。连秦潇潇都觉得棘手的事情,

  浙北电视台是全国性的卫视大台,近几年综艺娱乐节目广受欢迎,浙北卫视也一跃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省级卫视,文心就是在综艺娱乐节目中一路成长起来的当家花旦。连齐褒姒都不认得的李云道自然不清楚,文心如今在全国几乎家喻户晓,光鲜的生活背后,极少有人知道这位嫁给年轻富豪的著名主持人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

  省卫视大厦地处西城区核心地段,由一栋九十九层和一栋八十八层的摩天大楼组成。此时九十九层大厦的顶楼天台,秋风出奇凛冽,吹散了原本如瀑布般柔顺的黑色长发。镜头前熠熠生辉的蓝色礼服竟在肩部位置被拉扯出一条裂缝,那张在银幕上如同女神一般的面孔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恐惧。

  “汤力,你别过来,你再逼我,我就跳下去!”文心背靠着天台栏杆,秀目噙泪,她怎么都想不到,当初那个天天开着兰博基尼来接自己的彬彬有礼的男人会变成如今这副嘴脸。

  站在她正对面不远处的男人看上去四十岁不到,头发和胡须的精心修剪一看便是出自名设计师之手,只是此时男子脸上的狰狞表情破坏了那张原本看上去还算柔和的线条。

  “文心,只要你肯签字,奇力资本百分之五的股权我立马转到你的名下。”汤力勉强挤出一个极难看的答容,竭力让自己看上去更有说服力。

  背部紧贴栏杆的文心冷笑,望着眼前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何当初自己就没看穿这副虚伪皮囊下的恶魔本质。

  “汤力,我不需要你一分钱,除了我自己的绿源项目的股份,房子,车子、基金,股票,我一样都不要。我再重申一次,你不要打绿源的主意,绿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文心竭力让自己情绪平稳下来,刚刚从演播厅录完节目,出来就被带着两名保镖的汤力带到了顶楼天台。放在从前,在自己并不了解这人男人的时候,或许她还不会太过于担心,但是在真正了解汤力的人面兽心和不择手段后,由不得她不担心。

  汤力抖了抖手中的文件,终于褪下伪善的外衣,冷笑讥讽道:“你的股份?自从你嫁入汤家,你用的哪一个铜板不是我汤力的钱?就凭你那点微薄的工资,能买得起兰博基尼?能一天一套意大利定制款地换?文心,做女人有时候聪明一点是好事,但太聪明了反就惹人生厌了。”

  尽管早就预料到自己与汤力会走到如此地步,但依着栏杆的文心还是气得瑟瑟发抖,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汤力,虽然我收入不如你,但我的工资奖金加上外面的广告代言,一年也足以够我自己吃穿用,何曾从我钱包里拿过一分钱?”

  汤力嘴角轻扬,轻蔑地看着文心:“没有我家老头子的关系,就凭你,能这么快在浙北卫视脱颖而出?文心,做女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别忘了刚认识我那会儿,你连见台长一面都激动得一夜睡不着,上《全民嗨歌》的时候,又是谁给你们台长打的电话我!你真以为凭你一个黄毛丫头的一己之力,就真的能在众多女主持里头拔中头筹?”

  《全民嗨歌》是多年前浙北卫视集全台之力重点打造和培育的音乐竞技类的综艺节目,在策划阶段就吸引了全台几乎所有女主播的视线,之后的竞争更是激烈非常,几乎所有女主播都在这场竞争中如八仙过海般各显神通,最后竟然是当时名不经传的文心从众多女主持人当中脱颖而出,站到了《全民嗨歌》的录制舞台。《全民嗨歌》播出后,果然收视率节节攀升,一度成为全国范围的现场级娱乐节目,原本默默无闻主持人文心一下子便成为了全国家喻户晓的名嘴,出场费一度高得堪比一线女星。那个时候,也正是汤力追文心追得最为卖力的阶段,除了每天开着兰博基尼上下班接送外,更是在这场角逐中动用了老头子的人脉,让当时刚走出校门不久的文心看到了汤家在浙北宣传体系的巨大影响力。

  文心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当初除了看中汤力的帅气多金外,汤家在浙北宣传体系的人脉也是自己选择嫁入汤家的重要因素之一。只是随着时间的飞逝,当年为了快速上位而做出的选择,又回过头来狠狠地甩自己一记耳光――帅气多金的汤力身边有不少女人,结婚不到一年,文心就发现除了自己以外,汤力起码还在三个小区里金屋藏娇,其中一个居然是当年跟自己竞争《全民嗨歌》落败的女同事。吵过闹过,但在权力和金钱的差距面前,婚姻的天平也会有所倾斜。一开始汤力的父亲汤林阳介入后,汤力有所收敛,但当文心的小腹多年不见动静后,连汤林阳似乎都开始动摇了――在老一辈的观念里,传宗接代是大于天的任务。有了汤林阳的支持,汤力变本加厉,直到去年夏天的某个下午,文心来了月潮小腹疼痛难忍,请假提前回家休息,却在自己家的床上看到了让她终身难忘的不堪一幕。

  多年的委屈让文心的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般滑落,天台的风发出咆哮般的声音,黑发在风中飞舞,这一刻,她突然坚定了信念:“汤力,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年修得共枕眠,咱们夫妻一场,你何必苦苦相逼?我已经说了,婚是肯定会离的,我也不要你一分钱,但绿源的股份,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份心。”

  “文心,别怪我!”一身贴体裁量昂贵西服的汤力揉了揉脖子,冲身后守在天台入口处的两名膀大腰圆的男子扬了扬下巴,甩了甩手中的文件:“把她弄过来,只要文件后面有她的指印,回去一人到财务那儿领两万的奖金。”

  两名保镖本就是汤力的心腹,再加上两万的奖金诱惑,自然干活不留余力,只是两人才迈出几步,还没靠近文心,就看到瘦弱的女子已经坐在了天台的栏杆上。

  “汤力,你真的要逼我跳下去?我死了,你以为你真能轻易脱身?”坐在栏杆上的文心一脸平静,对于眼前的男人,她早已经不再存有任何幻想,只是面临生与死的抉择时,她却一反常态地心静如水――哀莫大于心死,悲莫过于无声,幸无越于死彻。

  双手抱胸的汤力一脸看戏的表情:“文心,你不会舞台站久了,连演技都这么逼真了吧?”他不信这个连过山车都不敢坐的女子真的敢从这九十九楼的高层跳下去。

  保镖看向汤力:“汤总,这……”

  汤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把她给我弄过来,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你们何用?”

  两名保镖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其中一人转向文心道:“文小姐,对不住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文心惨笑,悬在栏杆下方的双腿轻轻抬起,下一刻,半个身子已经在摩天大楼的外侧,脚下便是近五百米的高空。

  两名保镖似乎看出了文心的决绝,连忙止步:“文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

  文心面色平静地回头看着他们:“我跳下去,你们俩就是杀人凶手。”文心指了指天台一侧的监控摄像头。

  汤力猛地脸色微变:“贱人,你敢跟我甩花样!”

  文心冷笑:“你是不是觉得我跳下去,你就能顺理成章的继承绿源的股份?”

  汤力猛地一惊,也不知道是因为阴暗的心理被文心点破,还是因为担心新能源公司的股份出现什么变化:“贱人,你背着我立了遗嘱?”

  文心冷笑一声:“那次在市郊的交通事故,我很幸运,没被你派来的水泥罐车撞死,在医院里我就让潇潇帮我找来了两名律师。姓汤的,你放心,就算我死了,绿源的股份也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