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八十二章 酒后吐真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汤力的闯入,似乎也没有影响众人的酒兴,自觉搅了大家兴致的文心原本还有些愧疚,却被李云道一句“大不了抱着你回家滚床单假戏真做”逗得娇羞难耐,崔家兄弟也跟着瞎起哄,原本都已经上了醒酒汤的饭桌再起战局,李云道和崔家兄弟又各一瓶茅台入腹时,文心与秦潇潇也喝完了两瓶价值不菲的波尔多。

  文心此时面色红润微醺,额前碎发凌乱,一手勾着李云道的脖子,一手拿着红酒杯:“李局,我……我跟冒昧地叫你一声云道吗?”

  今晚与性格相投的崔家兄弟重聚,李云道心情大好,一直敞开了喝,此时也晕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一只手搂着茅台瓷瓶,一只手搂着文心的肩膀:“好妹妹,你就跟剑平剑安一样,叫我云道哥!”

  “好,云道哥,小妹先干为敬!”说着,文心举杯昂头便咕咚咕咚地喝完一大杯红酒。

  秦潇潇还保持着两分清醒,拉着文心劝道:“心心,你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你就真的要醉了!”

  文心挣脱秦潇潇的胳膊,憨傻笑道:“潇潇,你别管,我跟我哥接着喝……”

  秦潇潇叹了口气,她知道文心昨天险些被逼跳楼,幸而李云道及时出现出手相救。她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蔡桃夭和阮钰都心甘情愿死心踏地地恋着这个男人,最近跟他相处得颇多,她对慢慢从他身上读出了点什么。

  她有些担心,文心如此正处于情感的创伤期,李云道的出现或许对文心来说是一剂救心丸,但是救心丸吃多了,便会变成毒药。她不想自己的好朋友再经历一场撒心裂肺的伤痛。

  唉!秦潇潇叹了口气,桌上崔家兄弟抱着酒瓶双双滑到了桌子底下,文心勾着李云道的胳膊凑在李云道耳边不知道在悄悄说着些什么,只有自己还算清醒——这就叫世人皆醉我独醒吗?

  “秦小姐。”吕月芝适时地送上来一杯解酒的蜂蜜柚子茶,款款地在她身侧坐了下来,“实在是抱歉,出了刚刚那样的事情,扰了你们喝酒的兴致。”

  秦潇潇摇头苦笑,看了一眼桌下酣然打着呼噜的崔家兄弟:“你觉得他们被扰了兴致吗?”说着,又颇为担忧地看了一眼抱着李云道不肯放手的文心。

  “秦小姐不用担心,只是酒精的作用让文心小姐想找人分担些心事,借着酒劲把心事吐露出来,也不是什么坏事。”吕月芝适时地给秦潇潇添上些茶水。

  秦潇潇看着眼中除了兴奋还多了些异样情愫的文心,叹了口气,颇担忧地说道:“如果只是酒劲就好了,我现在也不知道介绍他们认识,到底是福还是祸……”似乎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有些失言,秦潇潇连忙甩了甩脑袋,红酒的巨大后劲让她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小到大,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像这般放纵过,哪怕这两年卸任了秦氏集团的职务心中压抑,自己也是选择一种健康积极的方式来排解抑郁,像这般借酒消愁的方式却是一次都没有。她以前一直想不明白,这世上有人会有人酗酒,今天她终于知道了这个答案——果然是一醉解千愁啊!

  文心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里自己在飞翔,而带着自己飞翔的人居然是那天在天台上千钧一发之际救下自己的男子。

  阳光透过透明的落地窗撒落在床上,文心悠悠醒来的时候,便看到秦潇潇捧着璃璃杯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潇潇……哎哟……”文心想起身,但巨大的酸痛从全身各个部位传来,让她刚刚支起的身子再一次跌落在床上。

  “看你下次还喝那么多……”秦潇潇瞪着自己的好闺蜜,给她倒了杯温水,“来,先喝点水吧,你知不知道昨儿晚上你一个人喝了多少红酒?”

  文心抿了几口温水,温意入胃,稍稍缓解了胃里传来的不适,此时她才隐约想起,昨晚似乎借着酒劲,说了很多一直想说的话,也做了一些自己一直不敢做的事。可是,真的说了吗?真的做了吗?一觉睡醒,文心自己也分不清那些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潇潇,昨晚我没失态吧?”文心有些脸红,似乎想到了梦境中的某一幕,这让她有种浑身发软的错觉。

  “哼,失态?”秦潇潇没好气地将水杯磕在床头柜上,认真地盯着自己的好闺蜜,“心心,你跟我说实话,你不会喜欢上李云道了吧?”

  文心仿佛受惊的兔子般一下子惊直了身子:“怎么可能?”

  她心跳很快,可是不知为何,说完这句话时,却觉得有些后悔。

  秦潇潇这才松了口气:“这样便好。心心,你已经受过一次感情的挫折,我不想你再经历一次。李云道的确是蛮优秀的,无论是家族背景还是个人修养,相貌能力,都是中上之选。但他已经结婚了,而且你要知道,他有两个妻子。”

  “什么?两个妻子?”文心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两眼瞪得浑圆,望着秦潇潇,“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重婚可是犯法的!”

  秦潇潇想了想,最终还是道:“其实说来就话长了,这家伙第一次发现在我们家的时候,我也看走眼了,只以为是个想借机上位的野心家而已,却没料到人家不但背景深厚得难以想象,而且撩妹技能除了他也是没谁了。”

  秦潇潇越说,文心便越感兴趣:“说说呢,潇潇,他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你家了?什么情况啊?别话说一半呢,吊人胃口!”

  秦潇潇坏笑道:“心心,你还敢说你没喜欢上那个家伙?”

  文心抱起枕头娇羞便打:“喜欢又怎么样?二十一世纪了,男欢女爱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嘛,他那么优秀,多一个喜欢他的女人,有什么不好?”

  秦潇潇却叹了口气:“那是因为你不了解他的两个妻子,如果你认得蔡桃夭和阮钰,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文心捧腮作沉转状:“怎么?他的两个妻子是母老虎?”

  秦潇潇摇头:“两个能完美到那个程度的女子,也不知道怎么就不约而同地看中了那家伙。说实话,除了讲义气,多读了书外,我真看不出这家粉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文心却叹气道:“潇潇,那是因为你没有爱过。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个人,你会考虑很多综合的因素,是不是帅气,是不是多金,是不是有才华,是不是有社会地位。等到如今,经过汤力这个人,我算是看清楚了,那些身外之物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最重要的反倒是有没有精神的共鸣,也就是大家说的人生观,价值观,这样的爱情才能长久。”

  秦潇潇偷笑道:“这么说,你觉得你跟那大刁民人生观价值观很一致?”

  文心笑着将羽绒枕头砸了过去:“是不是好姐妹,又套我的话?不过刚刚你还没有说完,他的两个妻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秦潇潇便将她所了解的李云道从下山到如今的经历复述一遍,同时也将蔡家大菩萨和阮家大疯妞的情况做了些介绍。没想到,文心不听还好,听完双目愈发熠熠生辉:“这么说,他的两个妻子是很优秀很优秀了?嗯,我觉得真的也只有蔡桃夭和阮钰这样的女了,配得上他。”

  秦潇潇耸了耸肩膀:“我听她妹妹顾小西说,除了这两位,这家伙还跟大明星齐褒姒关系暖昧得很,反正就是个典型的花心大萝卜。心心,我跟你说,你千万别踩了他的圈套,到时候想抽身都来不及!”秦潇潇有些后悔介绍文心和李云道认识了,她还是想不太明白,不过就是救了这妮子一命,怎么连文心也开始犯花痴了,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人?

  听到齐褒姒的名字,文心顿时眼前一亮:“褒姒也喜欢他?真的假的?齐褒姒在娱乐圈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人。圈内很多约饭的经纪人都试过,两百万一顿饭的价码也没能请得动。”

  或许是文心话中的那个“也”字惹得潇潇有些不悦,没好气道:“齐褒姒是齐南山的侄女。齐南山在山东黑道上说一不二,跟政商两界关系都不错,敢触这个霉头的人不多。不过那家伙倒是胆子不小,也不知道他怎么不担心齐南山派人做了他……”

  “潇潇,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齐南山再有本事,再怎么霸道,也管不到自个儿侄女的恋爱吧?”文心双手抱膝,帮某人打抱不平。

  “啧啧啧,这还没咋样呢,你这胳膊肘已经开始往外拐了?”秦潇潇一脸笑意地看着文心。

  文心羞得用被子捂住脑袋扮鸵鸟状,在被子里嗡声嗡气道:“喜欢又怎么样?我喜欢谁,那是我的自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