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八十七章 不翼而飞的硬盘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在社会关系网络中,亲戚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古往今来,无论是家族式政权还是家族式企业,都是起缘于以血源关系为基础的人脉关系网。既然韩晨与钱强的亡妻是远房表亲,那么钱强与韩晨走得比别人更近,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钱强出事,韩晨比其余下属更卖力地去协助解决,这其中的缘由也便清晰了。

  有了这层基础在,李云道更倾向于钱强判断:韩晨之死绝不是简简单单的自杀。

  “韩晨有没有抑郁症一类的病史?”李云道问道。

  “他如果有抑郁症,估计全局上下该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的起码有大半。韩晨是从底层一步一步干上来的刑警,读的书不多,所以想法也就没有文化人那么多。不过这家伙倒是挺有生活情趣,否则华山的前妻也不会……”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禁忌话题,钱强下意识地抬头观察了一下李云道的表情。

  李云道摆了摆手道:“但说无妨,老华自己对这件事早已经想通了,咱们这些外人还跟着尴尬个什么劲。”

  “果然是当局者迷啊!”钱强很感慨地说道,“虽然他一直不说,但我知道,韩晨生前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娶了老上级的前妻,局里不少人都一直在戳他的脊梁骨。”

  “他们夫妻感情怎么样?”李云道问道。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王丽跟华山的时候,两口子隔三岔五地就大吵一架,那会儿老华没少被撵出家门,在队里凑活着睡一夜的例子比比皆是。等跟了韩晨,王丽就像变了个人,一下子就从大家熟知的泼辣性格变成了贤惠妻子,这倒是真让不少人啧啧称奇。”提到这件事,钱强脸上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

  “两口子之间的事,床头吵,床尾和,但有的人天生不合适,有的人天生就该在一块儿,谁能说得清楚呢?言归正传,刚刚你说韩晨查到了些什么,他有没有跟你提及到底查到了什么?”一片遮挡在众人眼前的迷雾即将被拨开,李云道很想知道隐藏在这一切背后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钱强的回答却让他有些失望:“本来韩晨约了我第二天碰头,说是当天他还要去验证一个关键线索,只是没想到……”

  李云道看着钱强眼圈微红的悲痛表情,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揪出幕后黑手才是当务之急。”

  钱强仰了仰头,似乎是想克制自己的情绪:“抱歉,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情绪有些感性。”

  “我能理解。”李云道说道,“现在首要的便是查出韩晨出事当天到底去了哪儿,又见了谁。有没有问过王丽?”

  钱强道:“韩晨对工作上的事情,一直很谨慎,在王丽面前几乎不提工作。我问过王丽,韩晨只说他好像要去趟西城区,王丽当时还奇怪了,问他不是在东城分局上班嘛,怎么跑去西城区,韩晨只含糊其辞地说了句‘就是上去查点事情。’”

  “上去?你确定王丽是这么说的?”李云道微微皱眉。

  钱强点头:“是这么说的。”

  “上去……上去……西城区……”李云道觉得自己似乎隐隐想到了些什么,却一时间不得要领,“老钱,西城区需要上去的地方有些哪些?西湖市你应该比我熟得多。”

  “上去?”钱强想了想道,“西城区的地标现就是省卫视的双子塔楼……”

  “等等……”李云道猛地灵光一现,“省卫视在西城区?”李云道想起自己那天在广电大楼的天台救文心的那天,正好是韩晨死后的第二日,那天他吩咐华山将卫视双子塔大楼监控录相的硬盘带回了局里。想到这里,李云道拿出手机,立刻打给华山。

  “老华,你立刻查一查那天从卫视大楼带回来的监控视频资料,看看前一天,东城分局的韩晨是否去过省卫视的双子塔楼。什么?丢了?”李云道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将对面的钱强也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硬盘不是已经带回局里了吗?”李云道的声调微微上扬,电话那头的华山明显感觉到这位顶头上司语气中的极度不悦。

  “李局,这事儿没立案,我也没法放进证物那边存档,所以就锁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面了……没想到今儿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发现硬盘不翼而飞……”华山硬着头皮解释道,虽然不是丢失了什么重要证物,但第一次跟新上司出去执行任务,就弄丢了重要物件,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失分项,他有些不敢想象这会儿那位肤色白净的新上司脸色会是如何地难看。

  李云道眯了眯眼,吩咐道:“华山,丢硬盘的事情先不要声张,等我回来碰头后再作安排。”

  华山是老刑警,结合刚刚李云道让他查视频里是否有韩晨出现过,便意识到事情可能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简单,连忙道:“好的好的,我等您回来。”

  挂了电话,李云道缓缓坐了下来,但脑子却在飞快地转动着:为什么别的什么都没丢,单单丢了那天取回来的硬盘呢?监控除了拍下汤力在天台对文心威逼利诱的镜头外,难道还拍到了什么让幕后黑手觉得禁忌的事情呢?

  “李局,出什么事了?”钱强也觉得李云道脸色不太对劲,下意识地问道。

  “嗯,去韩晨家勘察的那天下午,我也去过西城区的省卫视双子塔,有个朋友碰到点麻烦,我协助解决了麻烦后,顺手让华山将双子塔的监控硬盘取了回来。但是刚刚华山告诉我,那只硬盘被他锁在抽屉里,今天早上居然发现硬盘不翼而飞。”

  钱强先是一愣,随后便开口道:“有内鬼啊!”

  李云道不置可否,他不想随随便便地否定自己的下属,但公安局的安保在全市那是数一数二的,普通人想进去一趟可没那么容易,更不用说进刑侦队的办公室里偷一个锁在抽屉里的硬盘。而且,别的任何值钱的东西都没有丢,唯独丢了那块不起眼的硬盘。

  会不会是汤力?但李云道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答案:汤力的确在天台对文心威逼利诱,但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就算视频流出去,对如今全国闻名的文大美女的伤害要比对汤力的影响大得多,以汤力的身份,没有必要因为一块硬盘铤而走险。

  那块硬盘里到底存着什么呢?刚刚感觉即将能拨云见日的李云道顿时感觉眼前迷雾变得愈发稠密起来。

  “爸爸、爸爸!”一个穿着粉色白点连衣裤的小女孩走了过来,摇着钱强的大腿,“爸爸,你陪瑶瑶玩一会儿吧!”

  李云道注意到,从他进门开门,这个约摸四、五岁的小姑娘就趴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画画,此时才知道,她原来是钱强的女儿。

  “瑶瑶乖,爸爸再跟叔叔聊会儿天,过会儿爸爸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好!”小姑娘很乖巧,冲李云道甜甜一笑后,又独自一人爬上椅子,跪在椅子上,趴着继续画画。

  “你女儿?”李云道看着乖巧的小姑娘问道。

  “是啊!”钱强看向女儿时,眼神出奇地温柔,“我妻子生前身体一直不太好,咨询过很多医生,都认为她的身子不适合要孩子。不过在她病逝的前一年,分局组织打击拐卖儿童的团伙,瑶瑶就是我亲手从犯罪团队手中救出来的。救她出来的时候,一直在咯咯地冲我笑,当时我就决定要收养她,我妻子一直为了不能生孩子而耿耿于怀,但收养瑶瑶之后的一年里,她都一直很开心,瑶瑶陪她度过了生命中最开心的最后一年。”

  李云道听得出,钱强对亡妻用情很深,之所以这几年对韩晨格外照顾,除了韩晨本身的能力外,应该也有一部分思念亡妻而感情转移的因素。人除了是一种很精密的生化机器外,还是一种很复杂的社会性动物,自古便有英雄难过美人关,在工作领域实力超人的钱强,也不能免俗。

  “之前你那么忙,孩子怎么办?”李云道叹了口气,问道,“这么小就送寄宿学校,太残忍了些啊!”

  钱强尴尬地笑了笑:“这几年其实都是夏澜抽空在帮衬后,否则我一个从来没养过娃的大老爷们,哪里应付得来?”

  看来钱强跟夏澜之间已经不是重逢的初恋情人那般简单了,这样一来,周成散布的那些所谓的“谣言”岂不是真相?

  估计是看出了李云道的疑惑,钱强连忙道:“我跟夏澜之间虽然心心相惜,但一直以来发乎情,止乎礼,绝对没有跨越雷池一步!”

  李云道点了点头,清官都难断的家务事,自己怎么可能理得清楚?但暴毙的周成,“自杀”的韩晨,被诬陷的钱强,还有那块不翼而飞的硬盘,这一切仿佛构成了一幅巨大而厚重的幕布遮蔽在自己的眼前,明明知道幕后便是真相,却怎么都寻不出揭幕的方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