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八十八章 谁是猎物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坐在李云道的对面,华山下意识地用手掌搓着膝盖,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年纪比自己小近一轮的青年面前,华山总有种一眼被人看穿、无所遁形的错觉。? ? w?w?w?.

  “局长,办公室的监控坏了有一段日子了,所以到底谁拿走了那块硬盘,现在还真的不好说。”华山努力地想让自己与对方的目光触碰,但几次均以失望告终。

  李云道没有立刻表态,只是看着华山,脑子飞快运转着:一块硬盘如今不过几百块钱,而且华山没有丢失其他任何财物,显然对方的目的并不是求财。硬盘里除了录下汤力对文心的威逼利诱外,到底还录下了什么禁忌的内容,会让对方胆大包天到敢擅闯刑侦支队的办公室窃取那块硬盘?除非硬盘里有什么重量级的证据,而且这个证据对幕后黑手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

  “老华,手头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着重去省卫视的双子塔楼周边了解情况,调取韩晨‘自杀’前一天省卫视附近的路网监控,另外把双子塔楼周边有摄像头的店家的监控都去过滤一遍,韩晨是人,人是铁饭是钢,他如果在省广电双子塔楼里出现过,就应该在附近用餐,查查他身边有没有其他人跟着。”李云道站起身,办公室里摩娑着下巴,来回踱着步子,“另外,这件事暂时不要声张。”

  公安是仅次于军队的纪律团队,保密工作自然是重中之重,华山是老刑警,自然明白这当中的利害得失,当下点头道:“放心,我先让白晓生和丁唐两人暗中调查。不过李局,我怀疑拿走硬盘的……”华山欲言又止,因为他知道指控刑侦支队内部出现蛀虫,这对整个团队来说是极度影响士气的,尤其是大家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的前提下,很可能会引发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李云道还想叮嘱两句,但桌上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着浙北卫视名嘴文心的名字。

  华山极有眼力价,连忙道:“领导,你先忙,我下去安排一下,让他们从今天就开始跟进。”

  目送华山出去后,李云道并没有立刻拿起手机,眼前迷迷糊糊浮现那晚跟文心酒酣耳熟间的荒唐,虽说那晚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但是都是有家室的人,就算有酒精的作用,也还是要注意影响,否则也不会被汤力派人拍了照片匿名举报给范志宏。

  手机终于安静了下来,李云道微微松了口气,那晚文心靠在自己肩膀上,贴着耳朵说的那番话他直接理解为酒后醉言,甚至没去多想,有了蔡桃夭,有了阮钰,再加上一个默默守候的齐褒姒,李云道不敢说如今在自己眼中“天下无女”,但起码一般资色的女子如今是入不了他的法眼的。

  男人的成长,要么通过事业和生活的磨炼,要么便是通过他身边的女人。下山前带着十力趴墙头看王寡妇洗澡都要流一地口水的李大刁民,如今也算百花丛中过了,对于女人的品味,自然也不会一直停留在少年时期的丰乳肥#臀。

  手机的震动,再次将李云道从沉思中拉了回来,还是文心。

  李云道心中微动,不会出事了吧?接通手机,传来文心鼻音颇重的声音:“云道局长,小妹想请你吃饭,可赏脸?”

  文心大大方方的声音,倒是让李云道自嘲枉作小人,他笑了笑道:“文大主持日理万机,我这个小局长可不敢占用你的时间。”

  文心在电话那头笑声如银铃:“李云道,不开玩笑,我真的想请你吃饭。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想跟你道歉来着,我平时不是那样的。”

  “哪样?”李云道故作糊涂,“我那晚也喝短篇了,只记得在桌上跟崔家兄弟俩拼酒来着,剩下的一觉睡醒,都忘得一干二净。”

  “哦?这样啊……”电话里,文心的声音中透着些许失望,“那作为朋友,或者我为了感谢你上次救了我,我也该请你吃个饭吧?”或许是怕李云道拒绝,文心又连忙补了一句,“我把潇潇也喊上。”

  只要不是孤男寡女,李云道便放心了:“那成,你回头把时间地点发我。”

  “对嘛,这样才像做事麻利爽快的云道局长嘛!”

  挂了电话,李云道摇头苦笑,不得不说,文心是一个很懂得撩拨男人的女子,虽然容貌上跟蔡桃夭和阮钰相差一个档次,但也算得上上乘姿色。这样的底子,再加上点高情商的手段,也难怪当初她并没有耗费太大的心血便嫁入了盛极一时的汤家。

  对于文心,李云道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一个女人太有城府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表面看上去楚楚可怜,但骨子里却冷酷到了一定的境界。

  只要不涉及新能源项目,文心和汤力夫妻间的事情,李云道并不想多管,这其中有家务事难断的因素,但也有自己对文心的警惕,一个专攻于心机的女子,并不是李云道喜欢的类型。

  想事情想得有些心烦,李云道独自一人来到天台,却没料到推开门便看到郭昭杰和曾家狄凑在一起一边抽烟一边聊天,隔得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聊些什么,但两人的表情透着些不忿,似乎在什么问题上一致地受到了委屈。

  “老郭,老曾,你们也来抽烟啊!”李云道并没有靠过去,远远冲他们挥了挥手。

  曾家狄面色微变,郭昭杰倒是比较镇定,但眼神有些避让。

  “没事,天台又不是办公室,在这儿抽烟又不违法!”李云道笑着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烟,曾家狄连声说“有有有,我们刚刚抽完”。李云道笑了笑,转身看着栏杆下的青葱大院,不远处的五星红旗在秋风中迎着温和的阳光飘荡着。

  李云道知道自己的空降对老资历却颇有上进心的两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李云道的履历在那儿写着,立功勋章也没一枚是假的,两人再有不满情绪也不敢当面挂在脸上。至于私下他们在背后捣鼓什么,只要不影响工作,李云道都可以接受,哪怕他倒赔凑一块吐吐槽,发泄发泄不满情绪,也不是什么坏事。几年黑白两道打滚下来,李云道也没幼稚到真以为自己虎驱一震就能天下归心的地步。

  估计是李云道的存在给两人带人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才抽了不到半根烟,两人便一前一后跟李云道笑着打了招呼下楼去。目送两人关门离开,李云道笑了笑,他也没料到自己已经大度于如此程度,或者换个说法便是自己在职场上应该越来越成熟,已经能够容忍异已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求同存异。

  北京四合院深外那位生前喜欢坐在轮椅上晒太阳的老人不止一次地告诉他,政治嘛,本来就是一种妥协的艺术,不单单是要跟敌人妥协,还要学会自己跟自己妥协。

  掐灭烟头的时候,李云道看到一楼大院里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帕萨特,市局副书记娄大鹏正奴颜婢骨地将一位大腹便便的秃头男子送上轿车,临走前,秃头男子拍了拍娄大鹏的肩膀,又说了些什么,娄大鹏连连弯腰称是。

  挥着手,娄大鹏目送那辆黑色帕萨特驶出公安局大院,而后脸色猛地阴沉了下来,朝地上吐了口口水,不知道是在嫌弃刚刚的秃头男子,还是嫌弃在那人面前卑躬屈膝的自己。

  前恭后倨,虽然李云道早就料到娄大鹏的秉性,但在远处看着娄大鹏的现场表演,倒也觉得颇为可笑。娄大鹏四十七岁,肥头大耳,局里厌恶他色眯眯眼神的女警员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色猪”,不过好在这些年下来,有朱子胥这个强势一把手镇着,娄大鹏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李云道一开始对娄大鹏并没有什么恶感,但在华山的表述中,娄大鹏跟汤力走得很近,这便引起了李云道的重视。如果真如华山所说,汤力在西湖涉黑涉#毒,那么娄大鹏很可能就是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罪恶往往就像一块吸铁石,将形形色色的犯罪份子集合在一起。

  香港的傅氏便是一颗毒瘤,围绕着这颗毒瘤的黑恶势力在保#护伞的庇护下肆然野蛮生长。至于那个神秘的组织,李云道至今也只是接触到了冰山一角,但以同样的思维推理,他们如果想要在浙北生存,基本思路应该和香港相差无几,无外乎用白道提供庇护伞,以黑道犯罪份子为基石,发展出类似于傅氏那般的大型犯罪集团。

  但与傅九彪相比,汤力明显相差不止一个档次,神秘组织会看中汤力?又或者说,汤力只是其中一个小头目,真正的幕后大佬另有其人?

  娄大鹏?李云道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娄大鹏阴狠有余,但谋略不足,而且跟汤力的关系更多地像是在依附于汤家。

  那么,谁又是自己这次浙北之行的那只猎物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