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八十四章 举报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凌晨五点三十,李云道雷打不动地起床晨练,打了趟太极,耍了趟由黄梅花专门帮他改编的三刃刀套路,一身微汗。十力嘉措和张小蛮被他扔进了外国语学校后,家里顿时便冷清了起来,原本时不时还露个脸的郑天狼和关芷由香也被他派去保护秦潇潇和文心了,几百米的大平层里便只有李云道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忙碌身影。晨练后便是给露台上的花花草草浇水,适当做些修剪工作,如果时间来得及,还能在书房里临上二十分钟的名家字贴。七点五十准时出门,八点半准点到市局办公室。

  刚进办公室,范志宏随后便敲门而入,李云道笑着跟范志宏打招呼,老范却面色铁青地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李云道有些诧异,大清早的到底是谁招惹这位老范书记了?可是等范志宏将手机横屏放在李云道的面前时,李云道微微皱眉。

  范志宏给李云道看的是一封匿名的举报邮件,邮件里不单以文字形式举报市公安局新任副局长、刑侦支队长李云道骄奢淫#逸出入高端餐厅场所,同时有名有姓地点出李云道利用职务之便长期与浙北卫视著名女主持文心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并有图片为证。所谓的图片,便是那晚李云道与文心相互搀扶着走出会所的一幕。

  不用问李云道都知道这封匿名信源自何人之手――那晚在卧龙会所跟汤力狭路相逢就知道以汤力的心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是没想到对方的手段如此下作。照片上自己与文心相拥在一起,这让李云道忍不住有些头疼,那晚多喝了两杯,加上文心刻意的曲意逢迎,酒酣耳熟之际自然不会在意一些亲密动作。只是汤力的小手段实在让李云道不敢恭维――难道他认为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封匿名信,就能整出多大的动静?

  范志宏站在纪委书记的角度上,倒是对这件事相当重视,语重心长道:“云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社会关系很多也很复杂,而且你又是干刑侦出身的,形形色色的人都认识一些,这一点我理解。不过,如今中央反腐倡廉,八项规定的红线卡得很死啊,这对我们都是一个考验。这些地方,以后能不去,就尽量不要涉及。实在碰到不得不去的情况,那也要低调些,毕竟咱们是国家公职人员。”

  “范书记,您说得对,这次是我考虑欠妥当,只琢磨着姑苏来的朋友,也就是一次私人聚会,没想到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惦记在心里了,下次我一定注意。”李云道知道,并案的事情,他给了范志宏一个面子,由范志宏出任调查小组的组长,而李云自己自己将副组长和总协调给兼了,这次范志宏是还人情来了。

  范志宏是纪委出身,自然分得清利害关系。如果去会所吃顿饭,跟异性朋友亲密一些,都要被列入纪委调查的范围,那么得多少庞大的团队才能完成这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这种调查方向原本就跟纪律检查的原则相违背。这位新上任的副局长上班开的是一辆大众辉腾,住的是蓝城玫瑰园,可以看得出其家底子很优越。局里现在也不缺开宝马奔驰上下班的年轻富二代,显然李云道也被范志宏列入了其中。而且能从江南省空降到浙北,也并非家境富裕就能实现的。范志宏在省纪委的那位姐夫曾不经意地透漏过,这位小李局长应该跟京城的某个红色家族有着深厚的关系,联想到李云道的已婚状态,范志宏直接就把李云道算入了红色赘婿的范畴。

  送走范志宏,李云道将华山叫了进来,开门见山地问道:“汤力这个人你熟悉吗?”

  华山那天跟李云道一起去了省卫视,在监控室目睹了汤力逼文心跳楼的那一幕,所以对汤力的感观极差,一提起这个人,便开始皱眉头:“仗着自己的老爹在浙北有几份政治影响力,就无法无天,这样的人还能当得上政协委员,老天真是瞎了眼了!”

  “哦?他是政协委员?”李云道第一次听说汤力还有个官方身份。

  “他老头子汤林阳不是去了人大嘛,顺手也给他那混账儿子弄了个官身,我估计老爷子也是预估到汤力指不定哪天要整出点事情,所以趁早给他弄个官身当护身符。”华山没好气地说道。

  “这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现在连正式公务员都如履薄冰,他一个商人身份的政协委员,还能真的藐视律法不成?”李云道笑了笑说道,“不过这西湖市政协委员的门槛也太低了……”

  华山道:“这里头还有个故事,政协那头有个副主席叫苏奎,原先是省纪委的,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角色,估计也得罪了不少人,快退的时候,被扔到市政协当了个副主席。汤力进政协的时候,苏奎竭力反对,据说是差点儿掀桌子。汤力听说后,晚上直接让人送了把带血的匕首到苏家,把苏奎的老妻吓得差点儿心脏病复发。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反正汤力就代表西湖的民间金融业进了政协了。”

  李云道想了想,问道:“汤力在金融界的影响力很大?”

  华山冷笑了一声:“影响力?我看是破坏力更大一些。他那个什么奇力资本,表面上打着什么私募的旗号,背地里干的全是放高利贷的勾当。我也是前几年查一桩故意伤人案,一个小混混砍掉东城一家民企老板的一只手,后来才知道,民企老板资金链出现了差池,无法按期还上高利贷,汤力便授意下面要债的人给他点颜色看看,正好也震慑一下其它还不上钱的贷款人。”

  李云道点头,浙北前几年野蛮生长的民间资本借贷引发了不少社会问题:“放高利贷的话,他跟社会上的黑恶势力铁定是分不开。”

  华山道:“何止是分不开!汤力手上有钱,社会上那些人手里要人有人,要资源有资源,几方整合一下,就是一个洗浴场,就是一个夜总会,这几年形势不好,听说汤力的投资有所收缩,目前手上赚钱的项目主要就‘春江花月’和‘盛世皇朝’几个重要的场子。而且,缉毒那边一度认为汤力名下的场子,都有利用娱乐场所贩卖毒品的嫌疑。”

  李云道猛地眉头紧锁:“有证据吗?”

  华山摇头:“那小子精得跟狗似的,哪有那么容易抓?而且他干这种事,肯定都是由下面的马仔出面,真要出了问题,都有人出来顶罪。那些乌烟瘴气的场子里,大多是摇头#丸一类的轻型毒品,就算事发被抓,直接掉脑袋的可能性能低,所以每次他只要推个替死鬼出来就好了。往往我们这边才抓人,那边安家费就已经送到家里了。这一点上,这小子算得上是个天才。”

  禁毒支队与刑侦支队时常有业务往来,相互支持也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禁毒支队支队长缪参跟华山都是从东南军区转业到地方,个人经历上的相似使得两人惺惺相惜,如果不是华山有家有口对禁毒那头的工作强度有些顾忌,缪参早就将这员猛将从刑侦上要过去了。

  李云道负手在办公室内踱了几圈,突然回头问道:“汤林阳跟老朱很熟?”

  华山压低了声音道:“老朱有个侄子,之前大学毕业一直找不到工作,最后找了汤林阳的门路,进市电视台当了主持人,据说现在还小有些名气,估计老朱一直惦记着这份人情。当然,汤林阳原本就是省委常委,宣传口子上很多人都是他的嫡系门生,尤其是汤林阳退下来的时候还没到年纪,硬撑着推上去一批人,这些人都念着汤林阳的好,您知道汤力在宣传体系里有个绰号吗?”

  “绰号?”李云道有些好奇,自古最不饶人的便是文人,最是凶狠恶毒的便是那些个骂人不带脏字的自诩为两袖清风的文人。

  华山笑了笑,却是那种不怀好意的讪笑:“人家在背后称汤力是‘二部长’,汤林阳是老部长,汤力便是二部长。宣传口子上的事情,只要汤力一个电话,基本上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连省广电的看家花旦文心都被汤力抱回家了。”

  华山的话让李云道对于汤力这个西湖土生土长的纨绔官二代有了相当的了解,如果按照华山的说法,汤力在西湖绝对算得上是条地头蛇了,而且学是一条黑白通吃的毒蛇。汤力打新能源项目的主意,这其中除了金钱的因素外,应该还有众多不为人知的隐秘,李云道甚至怀疑汤家父子很可能许多年前就已经被境外的某些势力盯上了,而且很有可能汤力的原始积累的来源,就是好些用心险恶的境外组织。

  “华山,你帮我办一件事,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绝不能被第三者知晓。”

  华山神色微微一转:“是,保证完成任务。”―南开大学美女校花艾丽可爱护士装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