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九十六章 是人还是鬼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警长扫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奢华公寓,墙上的名画一看便知价值不菲,也就只有在华尔街把金钱当作数字游戏的金融家们才承受得起如此之重的损失,或许在他们看来,这仅仅不过是一分钟之内的股票涨跌而已。阮钰是梅森市长的好朋友,更是梅森夫人的座上宾,警长只能客气地将阮钰请到自己的警车上,打算亲自将这位来自中国的女富豪送到警局,万一怠慢了这位女金融家,他可承受不起那位刚愎自用的局长大人的怒火,要知道局长大人的宝座稳不稳固,完全就看梅森市长的心情。

  警长开的是一辆雪佛兰的越野车,正儿八经的美国本土产的越野,马力很充足,油门踩下去发动机发出野兽般的轰鸣。开着车的警长似乎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跟后座上的那位华尔街传奇女子说些什么,最后还是阮钰主动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警长先生。”

  “怀特#布莱克,怀特是我曾祖父的名字。”警长有些克刻地回答道,不知为何,他有种很莫名的紧张,一种被人当作猎物盯上的情慌失措。

  “好的,布莱克警长,麻烦你给梅森市长打个电话,我尽快回一趟中国,我的丈夫在北京碰到了些麻烦,我必须要尽快赶回去。”阮钰从后视镜中望着警长的双眼,态度诚恳。

  布莱克警长也没料到这位在华尔街叱咤风云的女子并不像其他的富人们那般不可一世,也没有那种恨不得拿钱砸死所有人的作派,相反优雅得如同中世纪游侠小说里的贵族公主一般。

  “一到警局我就立刻打给梅森市长,只是您确定不要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吗?”布莱克诚恳地说道。

  阮钰这才发现额上和肘部隐隐作痛,刚刚面对枪淋弹雨肾上腺激素的作用下,她都没注意到自己受了些小伤:“不要紧,我只想尽早踏上回国的飞机,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回去处理……”

  话还未落音,就听到身后两侧不约而同地响起引擎轰鸣声,布莱克皱着眉打量着反光镜里头开着远光灯通体黝黑的越野车:“他们想干什……”他还没说完,就听到“砰”地一声,他的脑袋狠狠地砸在椅背上方的头枕上,幸亏头枕柔软,否则这一下非撞出脑震荡不可。

  “布莱克警长,快,快加速,是杀手!”阮钰惊呼一声,同时猫下身子,这是李云道教她的,在车辆追逐战中,如果不确定对方手上有没有热武器,一直要尽量减少身子的展开面积,这样便多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果然,她刚刚猫下身子,一梭子子弹便擦着头皮飞过去。坐在驾驶位上布莱克警长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两颗子弹直接击穿了他的肺部,其中一颗还卡在了他的肋骨上。

  “该死的!”布莱克当过兵,口中不断咳出来的鲜血让他知道自己受了重伤,咬了咬牙,他猛踩油门,在红绿灯的路口直接闯过红灯,堪堪地贴着一辆皮卡的后车灯有惊无险地穿过十字路口。但两辆黑色越野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一辆在疾速中撞上了正穿过路口的油罐卡车,另一辆为了躲避油罐车,猛打了一把方向盘,径直冲进了路口的一家汉堡餐厅。

  在一处无人的巷口,布莱克警长咬牙飞速驰入巷中,减速熄火。刚刚的惊险刺激让他到这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深吸一口气的时候又咳出不少血沫,他拿起警用电台的麦克,强忍着胸口传来的剧痛:“有警员受伤,位置在86街,急需救护,另外歹徒有重型武器,再重复一次,歹徒有重型武器。”

  “对不起,布莱克警长,他们的目标是我……”阮钰一脸歉意,解开脖子上的丝巾帮布莱克摁住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

  身形微胖的白人警长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有空给我透露支股票代码就可以了……”

  阮钰知道布莱克警长是在开玩笑,便也顺着他的话说道:“一支够吗?要玩就玩大点,玩完一把就收手,连孩子上大学的学费都能挣出来。”阮钰看到警长的后视镜上挂着一个用金属链扣住的圆形金属相框,照片里布莱克搂着一个笑得很阳光的白人少年。

  布莱克的目光也落在了照片上,笑容顿时灿烂了许多:“这是我儿子皮特,还有三年就该上大学了。这是他读四年级的时候,我陪他参加市里的棒球赛时拍的,现在小伙子已经比我都高喽。”

  “你夫人呢?”阮钰出其不意地问道。

  布莱克眼神微微黯淡了一下,道:“离婚了,她搬去了德州,她喜欢那里的牛仔。”

  离婚对于普通的美国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布莱克也很坦然:“其实分开好,两个人相互折磨,何苦呢?这样的话,皮特也会更开心些!”

  阮钰刚想再说些什么,就听到巷口有警车熄火的声音,她地布莱克说道:“你等一下,我喊他们过来。”

  布莱克点头:“有伙计们在的话,我们就安全多了。”

  阮钰下车,看到两名警员从巷子口走了进来,但因为背光,她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孔,不过幸好他们身上的警察的英文字样是反光的,只要是警察就行。

  “这边这边!”阮钰冲他们挥着手。

  两名警察脚步微滞,对视了一眼后纷纷拔出手枪。

  阮钰先是一愣,随后暗道一声“坏了”,连忙转头问布莱克:“你认识他们吗?”

  布莱克艰难地挺起身子,看了一眼后视镜,摇头道:“太黑了,看不清楚。”

  阮钰压低了声音,疑惑道:“他们为什么对我们举枪?”

  布莱克又看了一眼后视镜,恰好街口灯光照在两把手枪上,惊得他连忙喊道:“快上车,他们不是警察!”他猛地发动汽车。

  阮钰大惊失色,慌忙躲进车里,布菜克挂了倒档,猛踩油门,雪佛兰越野像受惊的大象般冲向两名持枪的“警察”。

  两名穿着警察制服的枪手见势不妙,疯狂扣动扳机,几秒钟的功夫,雪佛兰的前后窗便都被子弹击得粉碎。

  车子快要撞上时,两人不约而同地贴上墙面,飞快倒车的雪佛兰越野擦身而过。

  车子倒至大街,布莱克猛打方向盘,扳直车身,在两名枪手赶到前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阮小姐,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得罪了谁?”布莱克忍着疼痛问道,“刚刚在公寓里我看过那些尸体,都是布鲁克林区的黑人帮会成员,他们头领是一个叫吉米的埃塞俄比亚难民,那是一个极难缠的家伙,干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

  阮钰摇了摇头道:“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他们会袭击我。你也知道的,我从事是金融行业,这是一个很神奇的行业,有人一夜暴富,也有人一夜从富豪变成穷光蛋。人的欲望总是没有止境的,也许是哪位输钱输得两眼发红的客户吧。”

  布莱克也听得出,阮钰说的不是真话,他也失去了继续问到底的兴趣,当务之急是找到一家医院处理自己的伤口,否则还未曾经历中年危机的自己没准真要因为流血过多而英年早逝了。

  两名身着警员制服的枪手重新发动警车,猛踩油门后,突然又是一记刹车,坐在副驾上的枪手吓了一跳:“搞什么鬼?”

  开车的枪手使了冲后视镜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副驾上的枪手这才从后视镜一角看到原本空荡荡的后座上隐隐坐着一个亚裔老妪,如同鬼魅一般面露微笑。

  “你……你是谁?”开车的枪车结巴地问道,这如鬼魂般突如其来的面孔,实在是让他有些心惊肉跳,他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那把手枪。

  副驾上的枪手也跟着道:“老人家,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那亚裔老妪微微一笑,伸出拇指,分别在两人颈间轻抚而过,两人顿时便晕了过。汽车慢慢地行驶在曼哈顿的主街上,在接近一处河道时,老妪打开后车门,轻跃而去。而后几步便赶上汽车行驶的速度,微打方向盘,又伸出食指和中指,驾驶位的枪手大腿某处轻点一下,警车发出一声轰鸣,车速陡然加快。数秒钟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清醒过来,却只看到自己距离河道上方的桥梁越来越远,随后砰一声巨响,自己也被震得七荤八素,大量的河水涌入车中。他们想解开安全带,可是被卡死的安全带不知为什么怎么也解不下来。两人用牙齿撕咬着安全带。可惜这辆美国本土产的福特越野的确质量过关,待涌入车中的河水漫过他们的脑袋时,他们才在安全带上咬出一个微不足道的口子。

  肺中的氧气越来越少,一名枪手看到同伴已经放弃了挣扎,意识模糊后,双手无力地在水中随波而动。

  这一刻,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只是到此刻为止,他都不知道,那突然出现在车后的老妪,是人还是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