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十章 肺腑之言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时间:2011-09-07

  黄梅花的年收入有多少,这一点鲜有人知,就连赖、彬这样的秦系核心人物都不知道黄梅花的银行个人户头一年能多出多少钱。事实上,那个已经存了近二十个年头的户头上到底有多少个零,连黄梅花自己都不清楚。钱对现他这种人来说,本就是可有可的,反正他也知道老爷子却不会亏待了他,如果他有子嗣,银行里的那些个棺材本够他儿子用一辈子,孙子再用一辈子,没准儿连重孙都可以再挥霍上一辈子,可惜黄梅花一生没有娶妻,没有人知道,这个江南黑道叱咤风云的叔辈人物已经想好进了,一旦进了棺材盒子,就把这些个零捐出去,去那些穷山沟沟里多建几个学校,让那些跟他一样出身的孩子有书读,有饭吃,将来才不会走歪道捞偏门。前十多年,那么户头的钱从来没有动过,直到这个叫霍蓝的女人出现,黄梅共才花了近三万,买下了小学校附近的门面外加二楼的住宅,而后转租给这个围着淡黄碎花围裙的女人。

  李云道和黄梅花吃饭时候,女人就不远处一脸淡笑地看着这边,仿佛看着夫家孩子狼吞虎咽的温良妻子霍蓝是南京人,所以没有埋没了金陵鸭血粉丝这块招牌,味道很纯正,就着喷香的辣椒油,李云道以不可思议地速囫囵下去两大碗。

  “饱没?要不要让你蓝姨再来一碗?”这个时候的黄梅花不是那个黑道的传奇人物,平常人看,也就是一个看着子侄辈吃饭眼带笑意的普通年大叔。

  李云道满足地打了一个饱隔:“真饱了,很香,这是下山后吃得畅的一顿饭!”李云道冲不远处的霍蓝笑了笑,面色恬静的女人居然有些不好意地低下头,似乎误会了李云道的笑意。“叔,蓝姨挺好的,您考虑考虑。”

  小店的桌子不大,面对面吃饭都挨得很近,李云道出其不意地吃了一记响粟:“小兔崽子,胡说八道什么呢!”下手很轻,李云道抱头贼笑,黄梅花也难得笑得温暖:“小王八蛋,你懂个屁,你把你跟蔡家、阮家的关系捋捋清楚再说。”

  蔡家?李云道的笑容顿了顿,随即笑得加灿烂:“蔡家的那位都是人家的媳妇儿了,还捋个鸡*巴!”这是李云道第一次开口跟别人说蔡桃夭的事情。

  有些事情,男人会一时间缓不过劲,但是缓冲缓冲,日子总还是要往下过的,总不会真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至少李大刁民做不出来。

  “当真不计较?”黄梅花的笑容很意味深长。

  李云道放下手的筷子,叹了口气,摇头道:“说实话,心里还真有点儿放不下。叔,你知道吗?蔡家那位是我长这么大,见到的标致的女人,比山上流水村里俊俏的娘们儿漂亮一倍还不止。我第一次采玉道上看到她,真的被吓了一跳,真以为观世音菩萨下凡了呀。不过,我之前真没想过要跟她生点什么,因为差得太远了,一个是泥潭里的癞蛤蟆,一个是天上飞的天鹅,差距太他妈大。就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我不是也得称称自己的斤两嘛。可我真的连想都没敢想过这茬儿,哪知道下了山,苏州又碰到她,叔,这就叫缘份吗?她让我扮他男朋友,你不知道,山下见到她,我就一建筑工人,你说我怎么扮她男人?说了谁也不信呀,可是她说她信,拉着我又是整头,又是买衣服,就说那衣服,老贵了,我之前以为就几,就那样我还替她心疼口袋里的钱。可上回去北京,姓薄的小哥告诉我,那身衣服少说也能小五位数,小五位数啊,叔,你知道,那身衣服,够流水村一村子人吃喝上一整年啊。我也没觉得脱下这身地摊货穿上那身套身上我就浑身不自的衣服就真的鲤鱼跳龙门了,可是蔡家的那位瞎了眼似的偏偏觉得我还不错。叔,人家的爷爷是开国上将啊,那是杀过鬼子打过老蒋去过朝鲜的大人物,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她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亲戚,都起码是个处长,我是谁?我连学都没有上过,一个床下面藏了几千块钱都忐忑不安的人物,可她偏偏觉得我挺好,就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说心里话,叔,上回冲动之下去了北京,到北京时我就腿软了,其实我就没想过去北京能跟她有什么结果,只是想能她出阁之前,再见一面,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所以,她嫁人了,我不会不甘心,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心里堵是真的,可回头一想,人家是奔着幸福去的,心里就好过多了。蒋家那位我也接触了,架也打了,该骂的也骂了,虽然人浑帐了点,但我看得出来,人家对她是一心一意的,况且了,一个开国将军,一个位的政治部将,多门当户对啊!真的,叔,我现想通了,大人物有大人物的世界,我这种小人物,也该有小人物自己的精彩,对,叔!”

  这估计是下山后李云道说得长的一段话了,说完,李云道仿佛甩掉了捆背上的大的一个包袱,笑容的奈也少了些许。

  围着淡黄碎花围裙的霍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近的桌子边,依旧恬静美丽的微笑:“年轻人多经历些感情的波折不是坏事儿,多经历一些,你才知道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而且,就算现伤得再深一些、再痛一些,都没有关系,将来年纪大了,那也是一段很值得怀念的回忆。”

  李云道点头,冲这个总是如同一杯白开水般情绪没有半点波动的女人感激的笑了笑,他不需要安慰,但是这个围着淡黄碎花裙的年长女人给了他一种期望了许久的东西。

  霍蓝说完,又有意意地看了黄梅花几眼,似乎一切都不言一般。黄梅花没有说话,只是冲霍蓝点了点头:“还要去几个地方,过些日子再来。”

  霍蓝也不挽留,只是安静地点头笑道:“带我向秦伯伯问好。”

  黄梅花离开的时候,围着淡黄碎花围裙的女人送到小店门口,挥手道别,脸上始终是安静如一的笑容。

  “走,解决了温饱问题,去下一处。云道,会不会觉得黄叔小气,就请你吃这不要花钱的鸭血粉丝!”动汽车时,黄梅花问道。

  李云道摇头笑道:“比啥山珍海味都香,真的,叔,这话没半点儿拍马屁的成份。”

  黄梅花点了点头:“你蓝姨是个苦命的人,以后不管怎么样,你能多帮衬些,就多帮衬一点!”

  李云道疑惑地看了黄梅花一眼,却没有多问。似乎黄梅花对现下的形势并不是很看好,这里面有太多李云道现还想不通的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听,多想,多做,少开口。

  苏州城本就不大,没多会儿,就到了一个名叫“阳春白雪”的地方,同样是一家会所,但是却热闹了很多,停门口停车场的不乏宝马奔驰之类的高档车,但也有像雷诺、大众这类产阶级偏爱的车型,显然,这家“阳春白雪”跟刚刚的“湖畔一号”定位完全不同。

  “你***长没长眼睛?看看我这车多少钱?你那破车才几个钱?跟老子抢车位,你哪来的底气?”刚下车,李云道和黄梅花的注意力就被一个嚣张比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