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八百九十八章 外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庄孝礼微笑着看了一眼精美摇篮中的婴儿:“刚刚出来前大老板亲自给小公子喂过奶”似乎是怕李云道不放心,跟着又解释道,“大老板让助手从新西兰连夜空运来的新鲜羊奶,绝对生态健康!”

  李云道怀抱着摇篮,注意力都在熟睡的凤驹身上,只下意识地点头应道:“谢谢!”

  王抗日不动声色地走了上来:“二位也辛苦了一晚上,到家中坐坐喝杯茶解解乏吧。”

  雷奥与庄孝礼同时摇头,庄孝礼道:“雷奥还要赶去纽约跟大老板会合,孝礼公司那头还有不少俗务等着处理,改日再登门叨扰。”

  目送黑色林肯驶下山道,王援朝格外小心地将摇篮从李云道手中接了过来:“乖凤驹,姑奶奶的乖侄孙,你真的要吓死你姑奶奶了……”

  王小北听着自己的母亲小声念叨,不由得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声,只能偷偷对李云道说:“云道,我妈这左一句姑奶奶,又一句姑奶奶,听得像骂人的。”

  李云道此时也放松了下来,带上凤驹和王家姐妹,便跟王小北一起马不停蹄地赶往城外的部队驻地。夜间情急之下,王小北动用关系将蔡桃夭送进了城外的卫戍区部队医院,以王小北的身份以及蔡桃夭的特殊身份,在部队医院得到特殊照顾并不是什么难事,量那些南美派来的杀人胆儿再肥,也不敢深夜贸然闯进卫戍区部队驻地。

  “天狼,你让开!”蔡桃夭的声音清冷得令人发寒,事实上,她整个人都在颤抖,也不知是因为伤口处的疼痛还是由于知悉凤驹失踪消息后的过激反应。

  十月怀胎,只有女人才知道从腹出诞生的胎儿是如何地与自己母子连心。

  “婶婶,三叔交待过,你醒了以后务必在医院好好养伤。”郑天狼挠着后脑勺,让也不是,不让也不是。他也没胆大到跟三婶交手的境地,只能堵在病房门口,死也不肯让步。

  “天狼……”蔡桃夭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婶婶,您要是出去有个什么好歹,三叔会发狂的……”郑天狼颇为难地劝道。

  “天狼,你不知道十月怀胎的辛苦,你也不知道日夜与自己孩儿朝夕相处的幸福。总之那是我的孩子,任何想伤害他的人,都要跨过我的尸体……”蔡家女子穿着病服,面色苍白得可怕,但眼神坚定。再如何理智冷静的女子,在面对亲生骨肉被劫持的问题时,都会不可避免地失去理智。

  门外响起敲门声,郑天狼猛然提气,屈指握拳,等转身从门上玻璃看到是李云道时,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打开门,看到王小北和王家姐妹都在,王援朝手里还抱着那只精致的小摇篮,摇篮中,刚刚失踪几个钟头的小祖宗正睡得酣甜。

  “大喜的日子,什么尸体不尸体的?”李云道从王援朝手中接过摇篮,走向眼圈微微发红的蔡家女子,“呶,大师父都批过命了,咱家凤驹那是金玉满堂的命数,咱当爹妈的就甭跟在他身后瞎操心了!”

  因为难产,蔡桃夭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腹中诞出的孩子,伸出双手时竟出乎意料地微微颤抖:“凤驹……凤驹……”她口中喃喃喊着摇篮中婴儿的名字,忽然身子一软,幸好李云道反应迅速身手敏捷,一手托着摇篮,一手顺势抄住蔡桃夭的腰身,回头对众人急道:“快叫医生过来!”

  值班医生帮蔡桃夭检查了一番后,解下口罩,似乎也松了口气地说道:“之前生孩子时失血过多,体虚得很,加上刚刚心神消耗过大,才会晕倒。问题不大,但要卧床休养上一段日子,条件成熟的话,最好尽快转去条件更好一些的医院,我们这儿的条件你们也看到了,对付对付那些糙汉子还行,生孩子做月子这种事,还是得精贵些地对待。”

  送走医生,众人围着蔡桃夭的病床坐了下来,王援朝几次想把凤驹从李云道怀中接过来,都被王抗日用眼神制止了。

  “云道,那些外国人后来怎么处理的?”王抗日小声地问道,数名外国人在解放军总院暴毙这种事情传出去必然是轩然大波,刚刚全家人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此时凤驹已经安然找回,就不得不考虑昨晚遇刺事件的善后问题。

  李云道看着病床上虚弱地睡过去的蔡桃夭,压低了声音道:“老师那边派人介入了,应该不需要我们担心。”

  王抗日点了点头,这件事由总参过问是再好不过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除了刺客杀手外,医院里还有没有其余普通人员的伤亡。

  王援朝道:“云道,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冤有头,债有主,敢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

  王抗日难得地支持王援朝的观点:“那些杀手,应该不是本地人吧?听说是外国人?那就更奇怪了,如果没有本地人协助,就凭一帮老外,能悄无声息地混进解放军总院,而且还潜伏了不止一天?”

  “嗯,老师那边已经派人去查了,阮小六也来过电话。”

  “小六子行事是孟浪了些,不过在大是大非上,还是个过得了关的好孩子!”王抗日由衷地评价道。

  “姑姑,小北,你们也累了一晚上了,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和天狼应该就够了!”李云道看众人一脸疲惫,劝道。

  “大姐,我俩得排个班,不能任由这些孩子胡来。你看看,我们前脚刚走,后脚那边就出了事。所以我说,我俩得排个班,你说呢?”王援朝瞪着李云道,跟王抗日商量道。

  王抗日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这样也好,我回去做些安排,我们先一人一天!”

  李云道哭笑不得,但也不好驳了两位姑姑的好意,只好让郑天狼送王抗日去单位做些安排,而原本就不算忙的王援朝留下来一边继续照顾蔡桃夭和王凤驹,一边招呼人将家中的一些必用品都送到医院来,俨然有种要把卫戍部队医院当成临时根据地的意思。

  上午是是蔡家人闻讯来看望了蔡桃夭,而后卫戍部队的两位首长也露了脸,他们是蔡家老爷子的旧部,此举符合情理。王援朝出去接电话的时候,病房门又被人推开,李云道先是警觉起身,而后猛地瞪圆了双眼,全身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您……您来了……”

  今晨刚刚访德归来的高副总,下了飞机便得知消息,不顾舟车劳顿径直赶来了卫戍部队医院,此时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女儿,这位被誉为中国版撒切尔夫人的女子终于还是眼圈发红。目光落在李云道的脸上,带着些审视的味道,但等看到一旁摇篮中的婴孩,那如剑芒般的目光刹那间柔和了起来。

  “凤驹啊,快看,外婆刚刚从德国回来,没顾得上休息就来看你喽!”李云道轻轻托起摇篮,举到高副总的面前,小声道,“刚刚喝了奶睡下。”

  高副总想接过孩子,但犹豫了一下后似乎又放弃了:“我忙了一天都没有换衣服,有细菌,刚出生的孩子抵抗力弱得很……”

  李云道笑着轻声道:“不打紧的,咱们家凤驹是堂堂男子汉,一点点小细菌怕什么?更何况,我还想让凤驹多跟您待着,男孩子嘛,就要有您的那份杀伐果敢才行!”

  这句话似乎比任何地奉承都要管用,高副总原本坚硬的面部线条终于在抱起孩子的那一瞬间柔和了下来:“唉,时间过得真快,我还记得夭夭刚刚出生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将她抱在怀里,如今都已经是当外婆的人喽!”放下坚硬面具的高副总熟练地怀抱着孩子,轻声地感慨着,好一会儿后,才将孩子轻轻地放回摇篮,“听说失血过多?”

  李云道叹了口气:“夭夭坚持顺产,遭了很长时间的罪,最后大出血,不得不剖腹,幸好这一次有齐褒姒及时出现,否则后果……”

  听到齐褒姒的名字,高副总顿了一下,然后面色又清冷了起来:“一个蔡桃夭,一个阮钰,李云道,两个女孩子,随便哪一个都是这一代女娃娃当中的翘楚,你何德德能,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

  丈母娘说翻脸就翻脸的本事实在是让李大刁民刮目相看,被高副总指着鼻子一顿教训,最后这位在国务#院内也敢拍案而起的铁娘子语重心长道:“云道啊,你跟夭夭还有疯妞儿的事情,已经是既定事实,我不想多做评论。但你如今也是在体制中行事,这种事情,不爆发便是风流韵事,一旦爆发,那就是捏在别人手中的定时炸#弹,说是一票否决,那是有些危言耸听,但在中国现行的法律体制下,这么做已经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高副总实在想不明白,平日里高瞻远瞩的几位老人家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的安排。京城里也不乏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例子,但谁也不会真的把这件事放到台面上来讲,几位老爷子商量下来的结局居然是这么一个荒唐到让她初听便嗤之以鼻的结论,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