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章 乱点鸳鸯谱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清晨,薄薄的秋雾在山间流动,笼罩得整座青黑色的山体更显得深邃而神秘。匆忙的脚步声打破了医院走廊的寂静,李云道警觉望去,却是阮小六在病房玻璃前探了个头。

  “怎么样了?”李云道轻手轻脚地带上病房的门,小声问道。

  “跑了俩。不过秦爷爷那边加派了人手,我们这头也接到命令,严防死堵,估计全京城的居委会大妈都被发动起来了,不过用的还是人口普查的老借口。”阮小六探头隔着玻璃看了看病房,“夭夭姐咋样了?”

  “有惊无险。”

  “那就好,刚刚我跟我姐通了个电话,她好像在美国也碰到了些麻烦,不过没有细说。”

  “麻烦?”李云道心中咯噔一下,上次狙击迪亚朵,阮钰在期货市场上让南美毒枭损失惨重,对方这一次能派出这么多人手来北京找蔡桃夭的麻烦,在美国本土自然更加肆无忌惮,“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幸好有莺姑姑跟着我姐,否则估计有几条命都已经报销了。”阮小六看了看走廊两侧,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姐夫,来而不往非礼也。人家这回都打上门了,没道理不加倍地还回去啊!”

  李云道回头看了一眼病房中的妻儿,点了点头:“是得在这上面要花些心思了!”

  “中东那边我认得一伙人,都是亡命之徒,只认钱的那种,要不让他们试试?”阮小六小声问道。

  李云道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中东的人跑去南美不定怎么样,这种事还是从长计议地好。”

  阮小六知道李云道应该有他自己的想法,也不再多劝,眼珠子一转,坏笑道:“姐夫,昨夜幸亏有齐褒姒及时出现,现在算不算夭夭姐体内流淌着褒姒大美人的血?”

  “嗯?”李云道这才想起昨夜让阮小六护送齐褒姒,“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不过我看得出来,姐夫,咱们的国民女神对你不是一般地上心啊!”阮小六嘻皮笑脸道,“这事儿我已经在我姐那儿报备过了,你猜我姐咋说?”

  “还能咋说?”李云道对眼前这个“双面间谍”很是无语。

  “我姐说了,只要齐褒姒敢嫁,咱家就敢接受!嘿嘿,姐夫,你说你咋这么好命呢,从小到大,我姐喜欢一样东西,向来可没有跟人分享的前例,你是头一个!”

  阮小六的话让他又想起了刚刚与高瑞瑛之间的交流,看来就算这件事成了既定的事实,但无论在蔡家还是阮家人心中,都是一个难以消弥的疙瘩。

  李云道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笑着指了指病房:“你这个当舅舅的,要不要进去看看外甥?”

  阮小六隔着玻璃又看了一眼病房内,当看到靠在沙发上打瞌睡的王援朝时,阮小六缩了缩脖子:“援朝姑姑在里头,还是算了吧。”

  李云道疑惑不解道:“你要是干了坏事,怕你抗日姑姑我倒还能理解,里头是你成天干妇联工作的援朝姑姑,你怕啥?”

  阮小六笑得尴尬,眺望病房内时眼神有些躲闪,似乎生怕王援朝看到自己:“妇联工作……呃……嘿嘿嘿……”

  送走阮小六,李云道回到病房,王援朝也醒了过来,问道:“刚刚有人来了?”

  “嗯,阮小六,他在牵头国安那边围捕南美杀手的活儿。”李云道给刚刚睡醒的王援朝倒了杯温水,“总参和国安都参与围捕工作了,应该问题不大。”

  王援朝点了点头:“阮家的小六子平日里是放浪了些,不过做起事来还是不含糊的,是个可造之材。”

  李云道笑道:“小六子好像很怕您。”

  王援朝笑着摇了摇头:“小六子以前很调皮,被我狠狠收拾过。”

  李云道也没有细问,在他看来,大体上应该是长辈教训晚辈的那种“收拾”。事实上,原先大家都住在部队大院里头,辈份都摆在那儿,谁家孩子真闹得过份了,做长辈的都能说上两句,实在不行还能扒了裤子抽两下屁股,回头挨揍的还得被父母牵着上门道谢。

  阮小六走后,李云道给远在美国的阮钰打了电话,但无人接听,发了微信也没有及时回复,郑莺莺也是同样。李云道虽担忧,但相隔万里,就算此时阮钰碰上了麻烦,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不过看刚刚阮小六的反应,阮钰应该已经安全了,但是可能不方便通电话。

  上午蔡家又来了两拔人,都是跟蔡桃夭走得颇近的亲友,送走两拨人后,便迎来了一身亮黄露背裙的薛红荷。没想到这妖孽一样的女人抱着孩子时有模有样,看看蔡桃夭再看看李云道,一脸唏嘘道:“刁民,这真是你亲生儿子吗?不像啊!”

  李云道没好气地摊坐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跟你计较!”

  薛红荷见李云道一脸疲惫,她在圈内也人脉颇广,一早就大致听说了昨晚的惊心动魄,便不再跟李云道斗嘴,报着孩子凑到蔡桃夭身边:“早就知道,你生个娃绝对漂亮得不像话,没想到生个带把的,也要把人家的普通闺女给寒碜死。”

  蔡桃夭本就很喜欢跟心直口快的薛红荷交流,笑了笑道:“其实长得像云道也不错啊,现在韩国明星都流行这样儿的。”

  薛红荷就差没对着李云道呸出声了,瞥了某刁民一眼:“就他?还韩国明星,得了吧,倒贴姑奶奶二两肉,也不定有胃口吃得下。也不知道夭夭你跟疯妞儿俩人到底咋想的,这刁民有哪点好?”

  陷在沙发内无故躺枪的李云道白了她一眼:“老子器大活儿还不黏人,怎么的?”

  薛大妖孽难得俏脸通红,连忙捂着小凤驹的耳朵:“你这个当爹的,注意言辞!”

  “男孩子,怕什么?带把儿的跑出去唯唯诺诺的话,就别说是我李云道的儿子。”李云道冲蔡桃夭挑了挑眉毛,后者会意,俏脸飞霞,她知道某人指的是什么大什么好……

  “不要脸!”薛红荷扔给他一句评价,又开始逗弄怀里刚刚睡醒却仍未睁眼的小凤驹。

  躺在病床上的蔡桃夭看着两人斗嘴,那在山道上骑驴唱秦腔的男子如今终于成了她孩子的爹,再看看被薛红荷搂在怀中轻声逗弄的小凤驹,不知为何,她笑了起来,没来由地心情大好。

  薛红荷离开的时候,蔡桃夭主动说:“三儿,你送送红荷。”

  李云道起身,就差横眉冷对这向来出言不逊的妖孽:“请!”

  薛红荷冷哼一声,扭着露了大半个背脊的细腰,柔声跟蔡桃夭说了再见,又亲昵地用鼻子在小凤驹脸上刮了刮,说红荷姨改天再来看你,对着李云道时,再次冷哼一声,扭头便走。

  部队医院本就冷静,这层更是一定级别以上干部才能住入的病房,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薛大妖孽在前面踩着十公分的恨天高,扭着对比强烈的胯骨,一身嚣张无比的风骚与身后沉默不语的李大刁民形成鲜明的对比。

  “开车来了?”

  “要你管。”

  “我送你上车。”

  “随便。”

  电梯里,两人面对面,谁也不看谁,一路无言。

  薛红荷似乎对造型威猛的路虎别有一番情结,之前是一辆路虎极光,最近又换了辆路虎揽胜,比起之前的极光更宽大威猛,原本白色的车身被她喷成了亮绿色,亦如她一贯的妖孽风格。

  “谢谢!”临上车前,沉默一路的李云道终于开口。

  薛红荷脚步微滞,但很快便神色如常。

  上车发动引擎,薛大妖孽将宽大的墨镜架在额头上,扔给李大刁民一个大白眼:“别以为这样就算和解了。”

  李云道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踩出一脚轰天响油门的薛红荷又猛踩一脚刹车。

  “大刁民,过来!”一如既往地颐指气使。

  李云道哭笑不得地跟到车窗前:“咋了?舍不得走还是怎么的?”

  薛红荷冷笑:“老天怎么就不一道天雷劈死你这么个刁民?”

  李云道耸耸肩膀:“你这么大一妖孽都没被劈死,我怎么敢死?更何况,要真死的话,我也许会被你的造型雷死。”

  “你……”薛红荷在心中将这刁民鞭尸了千遍,但最后还是冷冷地说了句,“对他们娘俩好一点,不然会有报应的。”

  李云道还想说些什么,人家却一脚油门,轰然中绝尘而去,留下一脸愕然的李大刁民望着那亮绿得如同一只巨龟般的越野车。

  “红荷是个苦命的孩子,所以性格上有些缺陷,但大体上却还是个不错的姑娘。”王援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似乎她对薛红欣赏多过反感,“其实一开始你刚刚回来时,我曾打算把你和她凑成一对,不过阴差阳错,没想到你自己和夭夭还有疯妞儿早就有了纠葛。”

  李云道苦笑道:“姑姑,您这是点的哪门子的鸳鸯谱?这妖孽要是娶回家,那还不天天打翻个天去?不过她那么喜欢高大威猛的,也许会喜欢弓角那号儿的,可惜弓角已经有苦草嫂子。哎哟,不对啊,从辈份上算起来,他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薛红荷算是弓角的姑姑啊!”

  王援朝点了点李云道的脑袋,没好气道:“你这才叫乱点鸳鸯谱!”、、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 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