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一十三章 儒商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秋高气爽,晨阳明媚,鸟鸣清脆,一片蓬勃生机中,精神矍铄的老者与长相颇怪怪的中年男子谈笑风生,只是偶尔瞥一眼不远处专心打太极的白衣青年。丹桂飘香中,此情此景倒也算得令人心旷神怡。

  “最近京城对高房价很敏感,已经有十六位地级市一把手被紧急叫去谈话了估计要不了太久,新的靴子就要扔下来了。”云骐原本是双手插在裤袋中很轻松地站着,此时不知是不是看那白衣青年的太极打得如仙侠电影般飘逸洒脱,竟然也很孩子气地双手抱圆模仿了起来。

  被称为“欧老”的欧蚍蜉似乎很喜欢云骐这种毫不造作的真性情,笑着道:“靴子早点落下来好啊,不看西湖、江宁这些省会城市,单看南方的鹏城,这一两年下来,逼走了多少大好青年啊。不过云骐,你搞的那个员工买房免息贷款就很好啊。”

  云骐手呈抱月型,笑道:“好什么呀,我原意是工作满一年以上的,起码给个五十万的免息贷款,特殊人才还可以特殊照顾,可他们几个不同意,非要满三个,才给三十万。如今西湖的房价少说都要两万以上,三十万远远解决不了员工的问题。倒是欧老,你们这些搞地产开发的,得带头把房价降下来嘛……”

  欧蚍蜉笑道:“我倒是想!红城从前年便开始转型,以前啊,我总觉得要造全世界最好的房子,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咱们得造大家都住得起的房子。不过降房价这种事情,倒真不是我一个人,一家企业说了就能算的。”

  欧蚍蜉也知云骐是在开玩笑,国内的房价如今俨然是一个社会课题,足以上升到国家高度,这已经不是一两个人或者几家企业便能决定或者改变的。

  “这样已经不错了,咱们中国自古就讲究为商之道,不行为富不仁之道,归根结底就是要做个儒商,这要义就在一个儒字上面,我悟了一辈子还没能悟透,小云,接下来就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喽!”欧蚍蜉微笑着,拍了拍云骐的肩膀。

  “任重而道远咧!”说话的时候,云骥一直在模仿前方白衣青年的太极动作,“我就是想帮家乡多留下几个人才,否则房价涨成这个样子,好好的孩子也都被吓跑了。”

  “你对太极也感兴趣?”

  “年轻的时候不懂养生,现在奋起直追也总应该不算太晚吧!”云骐爽朗地笑着,终于不再孩子气地模仿白衣青年的太极动作,又恢复了双手插兜的懒散模样。

  云骐是土生土长的浙北西湖人,身材瘦小,初创业时曾被人戏称为“浙北豆芽菜”,如今名列福布斯富豪榜,却仍旧黑瘦得如同一阵风便被吹跑一般。

  欧蚍蜉笑着看了他一眼:“人就是这样,年轻时用健康换金钱,等到了一定阶段便是用金钱换健康,何苦来哉。”

  云骐望着欧蚍蜉,眼神总有股说不出的炙热。每个男人都曾有过一腔热血,有的人挥洒在战场,有的人挥酒在商场,有的人都挥酒在江湖。眼前这位欧姓老者便曾是南方黑道巨擘,四十八岁顺利由黑洗白,八年后红城地产拔地而起,成为国内顶尖的豪宅缔造商。就算是到了现在,在南方黑道诸大佬见到欧姓老者都要尊称一声“爷”,而白道政商两界更是会给足了面子,这位年不过花甲的老人在南方的的确确算得上是字字掷地有声。

  两人这般你一句我一句天南海北地闲聊着,似乎就只是为了消磨这清晨的悠闲时光,这一幕如果让那些花了诸多心思只为跟他们其中一个说上话的有心人看到,便足以碎掉一地的眼镜。

  “欧爷,夫人做好了早餐。”一个中等身材却体格健硕的男子走了上来,看到云骐时还不忘冲他友好地笑了笑,但那张刀疤脸却怎么看都显得那笑意有些狰狞。

  不过似乎云骐也早就认得他,笑着打了招呼:“哦,青莲也来了?西湖你不常来,回头我让他们几个带你好好转转。”云骐知道眼前这位面容能用恐怖来形容的男子算是欧蚍蜉的左膀右臂之一,欧蚍蜉在南方黑道纵横捭阖时,眼前这个名为何青莲的刀疤脸男子便是其手下一把快刀,用南方三合会流行的话来说,这人便是欧蚍蜉麾下的双花红棍,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且据称他脸上这刀疤是当年为欧蚍蜉生生挡了仇家一刀,这才留下了毁容的记号。

  “谢谢云总。”何青莲的态度不咸不淡,但也算恰到好处。

  欧蚍蜉笑了笑道:“青莲,不要总是弄得这么紧张嘛,多跟小云手下的年轻人多接触,有好处!”

  何青莲这才笑了笑,冲云骥点头道:“那就麻烦云总了。”此时“麻烦”两字,要比刚刚生硬的“谢谢”多了几份真挚。

  云骐摆了摆手:“你们来西湖,我这个东道主总是要尽尽地主之谊的。”

  欧蚍蜉笑道:“青莲,我年纪大了,你代我跟他们好好联络联络感情,接下来西湖是红城的战略要地之一,我也跟几个老伙计商量过了,欧凯集团的一部分重心,将来也会逐步转到西湖来。”

  何青莲点了点头,做生意的事情,大体上他是不懂的,但人情世故,在黑道这么些年,无非你来我往,恩威并济。在他眼中,如果全国几乎家喻户晓的云骐远远没能达到欧爷的水准,哪怕云骐如今在国际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界都是排名前十的大人物,但在何青莲看来,这个曾经登上过中国富豪榜首座的浙北商人也仅仅是个生意上有些门道的商人而已。对,只是商人而已,在习惯了快意恩仇的何青莲眼中,这样的商人就算如何了不起,也只是一个照面一招一式便能解决的问题而已。

  “老弟,还没吃早饭吧?尝尝我家那位的手艺如何?”欧蚍蜉笑着望向远处隔湖而望的几栋为数不多的别墅,“说让她在鹏城呆着,她就是不乐意啊!”

  “好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云骐也很开心,这是欧蚍蜉第一次提出请他到自家宅子里吃饭,之前种下的种种善缘,叫还是有了些回报的,不枉费自己起了个大早,赶来玫瑰园跟老爷子闲扯了半天的淡。

  两人转身,却听到身后的何青莲突然惊疑出声:“咦?”

  欧蚍蜉对跟了自己二十余年的手下也算颇为了解,寻常事物很难打动这个将内外功几乎练到登峰造极的汉子。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却是刚刚他与云骐都颇感兴趣的白衣青年,此时那青年已经收势吐纳完毕,正做些拉伸筋骨的动作。

  “认得?”欧蚍蜉问道。

  “嗯。”何青莲点头,却又摇头,“前几年在姑苏办事碰上过一回。嗯,是个警察。”说话时,何青莲嘴角上扬,笑意有些阴冷,熟悉他的欧蚍蜉知道,这是自己这位双花红棍又想重操旧业的小动人,何青莲在碰到他之前,是个跨省逃窜的屠夫。

  “哦,警察啊!”欧蚍蜉淡淡地看了那白年青年一眼,而后便失去了兴趣。他的前半生,都在跟穿制服的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如今虽不算彻底洗白,但起码明面上跟那些龌龊划清了界限,只是骨子里对于公安警察的警惕和厌恶并没有因为身份的成功转型而减少半分。

  云骐倒是饶有兴趣地多打量了那白衣青年两眼,只觉得似乎有些眼熟,却一时记不起在哪里见过。西湖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近千万的人口任他如何记忆力出众,却也无法在日理万机后,还记得一个无关痛痒的小警察。不过,就算是个公务员,那也是家境相对出众的吧,或许是讨了个家境富裕的媳妇,嗯,也有这个可能。

  打完太极后的李云道,终于吐出一口浊气,此时倒也没有注意身后有南方黑道巨擘和世界级电子商务巨头,随随便便拉一个出去,都是众多普通商人踏破门槛也想见一见的大人物。

  李云道此刻没功夫多去想身后的三人,也没注意那自己自己有过一次不算愉快会面的何青莲,他仍在琢磨这两天发生的事情。

  一切似乎都来得太快,以至于连他都微微有些措手不及。悬而未决的案子,失踪的新能源科学家,被军方带走的秦潇潇,再加上知之甚少的神秘组织,这一切的背后,仿佛都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控着一切。

  上午到了市局,李云道便让华山安排人将案子的卷宗搬到了他办公室隔壁的小会议室,小叮铛和白晓生两人一起抱了满满一大摞卷宗过来,都是跟周成暴毙案、钱强案以及韩晨自杀案有关的。小叮铛又帮他去后勤总务那边拎了一块立式的白板,而后所有人都被李云道赶出了会议室。谁也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局长到底要干些什么。

  望着一大摞卷宗,有些上面还落满了灰尘,李云道深吸了口气,一手拿卷宗,一手拿起一支铅笔,右手腕下垫着一张洁净的白纸,在白纸的正中央,写下三个人名:周成、钱强、韩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