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一十四章 生不逢时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云骐创立云里科技伊始,很多人并不看好,那个线下零售几乎一统天下的年代,谁会料到在未来的某一天,互联网电商会将线下实体店逼到如今这般的尴尬境地。当年云里科技的创业团队成员算是进进出出,留到如今的创始元老寥寥无几。

  这本就是一个看谁笑到最后的世道,有时候坚持比选择更艰难,但结果却往往出人意料。云气曾经的合伙人,不乏情商智商双高的人中翘楚,但从发令枪响那一刻真正坚持跑到纳斯达克敲钟的,也就如今被商界称为云里科技二当家的董照金。

  云里科技能走到今时今日,大多数人都觉得跟云骐的战略眼光和舍我其谁的气魄,但或许只有那位其貌不扬的云里科技当家人知道,这些年风风雨雨走下来,始终站在自己阴影中的董照金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云骐是个很随性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感性得有些棱角的人,这样的性格在政商两界都不算讨好,但八面玲珑的董照金却能很好地弥补云骐的短板。

  云骐说何青莲是欧蚍蜉欧爷的左膀右臂,照金你一定要代我好好招待,算得上日理万机的董照金二话不说,放下手头所有事务,将何青莲请入了座落于西子湖畔的卧龙苑,亲自作陪。

  何青莲跟欧蚍蜉多年,大大小小的世面也都见过,自然识货,知道这卧龙苑应该是云骐云老板名下起码全国排名前三的会所,单那位左右逢源的吕月芝往那儿一站,卧龙苑的地位级别也就呼之欲出了。

  “董总,我也是就是欧爷麾下一个打杂的粗人而已。”何青莲虽然的的确确在欧蚍蜉手下只是个杀人放火的粗人,但几句漂亮话还是说得董照金心花怒放,至少知道自己这马屁并没有拍在马腿上。

  “何总真会开玩笑,如果你都是粗人,那么我们就基本不是人了!”一个谄媚讨好的声音让何青莲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是个长得普通但身家应该不少的家伙,油头粉面,穿着打扮也亦如这钱塘江畔自认追逐潮流的商人,刚刚最后一个赶到,错过了董照金的一一介绍。

  “青莲,刚刚他来晚了,我来真正介绍一下,这位是奇力资本创始人汤力。”董照金特意走到汤力身后,拍了拍汤力的肩膀。

  汤力今天做了个很潮的大油头,穿着粉色t恤和白色紧身裤,都是价格不菲lv、gucci,连脚上的鞋也是某世界大牌在刚刚结束的时装周上推出的当季新款。此时见董照金介绍自己,连忙起身,冲何青莲鞠躬讪笑道:“何总的大名,鄙人早就如雷贯,今天一见,果然跟传说中的一样啊!”

  见过太多阵仗的何青莲倒是没完全忽视这个粉面小生般的家伙,表情始终是微笑着,问道:“传说中是哪样的?”

  汤力立刻起劲了,拍手笑道:“那我就得跟大伙儿普及一段江湖上流传久远的故事了,到底是真是假,等我说完,你们再跟咱们何总验证。”汤力本就很有演讲天赋,他绘声绘色地讲着普遍流传在南方黑道的一件往事——大体上便是当年欧蚍蜉差点儿被仇家抓了单,何青莲衷心护主,一把砍刀七进七出杀入敌阵,终将南方黑道巨擘欧蚍蜉从危急的死亡线上给拉了回来,在汤力接近亢奋的描述中,何青莲仿佛成了三国猛将一般,单枪匹马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地。

  待他讲完,桌上被董照金点名来作陪客的云里科技高管自然知晓了这位南方黑道大枭的能量,纷纷起身敬酒以示仰慕敬佩。在男人的世界里,有些时候还是会保留着几份对原始暴力的憧憬,有了汤力不厌其烦的叙述点缀,一顿饭局下来,倒也算得宾主尽欢。

  中国自古便是一个讲究江湖地位的地方,并不是谁的市值高,谁就是老大。在欧凯集团面前,云骐的云里科技算得上是纳斯达克互联网板块的超级巨无霸,欧凯旗下只是拆分了几个小板块分别在a股和香港上了市,跟那动辄千亿的云里科技相比,实在小巫见大巫。然而,欧蚍蜉的面前,云骐的江湖地位,相距千里,尤其是在如今社会急剧发展转型的中国,在南方黑道说一不二的影响力,便足以让云骐难以望其项背。

  云骐给“卧龙苑”定下绝不藏污纳垢的规矩,不过,饭后一行人从卧龙苑转战春江花月,云里科技的一群高管便露了男儿本色。

  不过,董照金却发现何青莲似乎对这般事情并不上心,冲汤力使了个眼色,汤力会意,对一旁的妈妈桑耳语几句,片刻后,风韵犹存的妈妈桑便带着两名风格迥异的女子进了包房。

  何清莲并不是圣人,放在百年前,他肯定是威震一方的绿林大枭。这些年跟着殴蚍蜉纵横南方黑道,也算见识和体验过各种类型的女子,普通寻常货色自然进不了这位欧家头号带刀护卫的法眼。

  两名女子均算得上上品姿色,放在这风月之地,也足以配得上沉鱼落雁四个字。一位身材高挑面貌清冷,走的是欲情故纵的女神路线,另一位乍一看二八年华楚楚可怜,让每个看到的男人都忍不住心生怜惜。这两位是春江花月花重金培养的尤物,放在百多年前也是能跟烟花扬州的窈窕瘦马拼上一拼。

  妈妈桑将两名女子带进包房,众男人纷纷便有些懊恼,再看自己怀中的便似乎都成了庸脂俗粉。不过好在大家都是风月场合的老手,这种事情本就是逢场作戏,加之何青莲是大老板亲口要求二当家亲自陪同的人物,普通俗物又岂能过得了关?这么想来,似乎心中也就顺畅了,短暂地惊为天人和暗自懊恼后,便起哄着让何青莲一夫驭二马,反正何大英雄是一把大砍刀七进七出救主的猛人,今晚再上演一次棍挑春江花月两朵金花,正应了那句英雄不过美人关嘛。

  众人起哄,何青莲看那二女也勉强入眼,便也欣然召唤两位女子坐到身侧,妈妈桑嫁女儿般地将二女送到何青莲身边,一脸欣慰外加不舍的表情,堪比国内二流影星:“这位何总要疼惜两位姑娘,可都是实打实地黄花大闺女!”

  董照金哈哈大笑着往徐娘半老的妈妈桑臀上拍了一记:“何总还能少了你的彩礼钱?你再在这里晃悠,小心连你一起送进何总的洞房。”

  “哎哟,董总,人家也是地地道道地黄花闺女呢!”十八岁从业如今三十有二的妈妈桑咬着下唇帮作小女儿态,“要不,董总要是不怕老婆查岗,您今儿晚上就疼惜了人家吧!”

  汤力哈哈笑着往妈妈桑怀里塞了一把钞票:“别聒噪了,忙你的去吧!”汤力自然知道这两名女子是春江花月花了大心思培养的高级货,说是什么黄花大闺女那倒也不至于,反正现在整容手术风靡全球,全身上下哪儿都能动动刀子再缝合缝合,造一两个人工处#女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难事。

  那两名女子的确调教得到位,截然不同的风格却在何青莲面前依旧配合得天衣无缝,如果不出意外,待会儿出了这唱歌的包房,明儿一早起来,姓何的便也能算是这春江花月楼的“挂名女婿”了。

  董照金冲汤力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到走廊另一端的空包间里会合,点了烟汤力才道:“照金,姓何的真有那么大能耐?我看也就欧蚍蜉手下一个马仔而已嘛,顶多能打一些,要能打的,我那儿多的是,随随便便拉一个出来,也不一定比那姓何的差。”汤力终于收起了谄媚笑意,眯眼抽烟,提起何青莲时,脸上多了几份不屑。

  董照金原先很瘦,戴着金丝框架眼镜,十足的风度金领,这几年日子越来越好过,发了福显了肚子,便成了一个肤色白净的胖子。此时他吐出一团烟雾,皱眉瞪了汤力一眼:“汤匙,你小子说话越来越不注意了,你当心隔墙有耳。”汤匙是他们上学时给汤力起的绰号,如同他们的友谊一般,从读书时一直保存到现在。

  汤力似乎意识到刚刚的话有些过于直白了,笑了两声调节着气氛,想了想,道:“照金,我是真心觉得,没你的话,云里科技现在算个屁啊!现在好了,他云老板是全球数一数二的电子商务大亨,可谁知道这背后都是照金你在运作?”汤力笑着,但喝了酒以后,情绪似乎还有些忿忿不平,“现在看看,人家真把你当大管家用了,随随便便来个什么小鱼小虾,都得你亲自陪着,他倒好,回家读书看报陪老婆哄孩子,这叫个什么事嘛!”趁着酒劲,汤力红着脸说道。

  一旁靠在皮制门上的董照金似乎置若罔闻,面前腾起一团又一团烟雾,良久才转头对汤力道:“这话我只听今天这一次,下次再听到,别怪我姓董的翻脸不认兄弟。”说完,便打开门,独自出去。

  汤力耸耸肩膀,有些无聊地又从烟盒里弹出一枝烟,放在嘴边点燃,抽了一口吐出烟圈,哼唱道:“既生瑜何生亮哟……”

  回到包房,云里科技的高管们都已经按捺不住让工作人员带他们去了楼上的大床房,刚刚先一步回来的董照金也没了踪影。细问之下,才知道连何青莲也带着两名女子上了甲字号套间,

  “江湖草莽!”汤力又将妈妈桑唤了过来,吩咐妈妈桑最近去各大院校物色些好胚子,有相中的合适人选,该上手段上手段,不用心慈手软。

  好不容易培养了两部“作品”出来的妈妈桑欣然令命,临走前又欲言又止,被汤力在肥#臀上抽了一巴掌才欣然开口道:“力总,那何总什么来头,这两位您不是要留着派大用场嘛,怎么这个时候……”

  妈妈桑猛地身子一抖,那道凌厉的眼神让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连忙道:“是我多嘴了,是我多嘴了……”

  汤力挥了挥手:“去忙你的吧。”

  待妈妈桑离开,汤力才拿出手机,拔了个号码:“今天情况如何?”

  那边说了些什么,汤力微微皱眉道:“我知道了,这几天正在跟那边谈这件事,今年大旱,收成不好,估计得跟南美人接触了,听说那边今年倒是收成不错。”

  收好了手机,汤力从茶几上挑了片西瓜送入自己口中,开门从走廊又走回刚刚抽烟那间顶头的包房,刚刚抽的烟雾还没有散尽,他用手扇了扇,穿过一团烟雾,走到沙发旁的一幅油画跟前。

  画是仿的达芬奇的《蒙拉丽莎的微笑》,笔法好不好,还原度几何,这才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伸出双指在那蒙拉丽莎的双眼中间重重地按了一下,那堵墙便自动开始旋转,正好一百八十度后,汤力已经到了墙的另一侧,翻过来的墙面上还是一幅一模一样的世界名画。

  墙的另一侧居然别有洞天,空间竟相当宽敞,正对旋转暗面的一面墙上,密密麻麻地排着数百个监视器,其中有一些是暗着的,而亮着的那些显示屏上正播放着令人咋舌的疯狂画面。

  汤力看了一眼数据灯闪动的服务器架,那里面有数千块硬盘正记录着每天发生在这栋楼里的每一幕。他下意识地看向最左上角的屏幕,那应该是甲字号套房的画面,可是此时仍旧漆黑一片。

  他皱了皱眉,而是看向了乙字号套房的监控屏幕,屏幕中,微胖的中年男子正负手站在落地窗前,身后带进套房的女子只是规规矩矩地帮他轻捶着肩膀。

  汤力哼了哼,目光在剩余的几个正播放着不堪画面的显示屏上扫过,最后又落在乙字号套间的屏幕上。

  良久,他才面无表情地道:“老朋友啊,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小心谨慎!可惜生不逢时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