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零七章 照计行事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郑天狼张了张嘴,微微有些愕然:“我的名字也是老神仙取的?”

  郑莺莺笑着点头道:“反正你爷爷是这么说的,是不是真的,下次你自己见了老神仙当面问他便是。”

  李云道突然想起了那张皱纹如沟壑纵横的脸,一身破旧喇嘛袍的枯瘦身影时常立在昆仑大雪山脚下的破庙门前,说起话来慢慢吞吞,让人觉得云里雾里。

  “但愿有机会。”李云道喃喃地说道。

  郑莺莺全是听出了李云道的言外之意,当下惊异道:“难不成老上师他……”

  李云道点了点头:“大师父该是早就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才让弓角、徽猷下了山。他是不需要后人送终的,大师父的师父便是天葬,大师父说过,他将来大致上也会循着师父的脚步而去。”

  “天葬啊……”郑莺莺不是佛教徒,更对密宗知之甚少,自然无法理解肉身成佛后以身饲鹰的大觉悟,因而面色有些微微惊异,“老神仙的想法,自当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理解的。”郑莺莺是传统中国人的思维,大体上解释不了的事情,最后都归结于神秘学了。

  李云道摇了摇头:“我倒是想给他养老送终来着,但对大师父而言,这终究不是正道。”

  又与郑莺莺聊了些关于密宗的话题,李云道才转身对郑天狼说道:“咱们要赶明早的第一班飞机回西湖,案子有了新进展。”

  郑天狼点头道:“我叫辆车来。”

  郑莺莺目送郑天狼快步离开后,说道:“三叔,这边你就放心吧。等蔡小姐出院了,我就护送阮小姐去西湖。”

  西湖市,十月,秋高气爽。走出机场时,天空万里无云,李云道深吸了口气道:“要不是形势有些紧张,还是该让夭夭和疯妞儿带着凤驹一起来这里住着。京城的空气实在是差得厉害。”

  来接机的白晓生笑道:“李局,这你就有所不知了。e30高峰论坛下个月在西湖召开,从上上周开始上面就下了死命令,所有污染企业全线停工,所有在建工地一律停建,这才两周,空气质量已经好得快接近国外了。”白晓生这几年每年都要去国外走走看看,对外面最大的印象便是空气质量要好得多,却是没料到为了e30高峰论坛,华东诸省下狠心停了污染源,两个礼拜的时间,空气质量便好得令人心醉。

  “嗯。”李云道点了点头,“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这对矛盾再不解决,接下来我们估计连呼吸的空气都真的要去超市购买了。”

  “嘿嘿,李局,按您这说法,以后岂不是每个人都要背着氧气瓶跑来跑去?”因为家庭出生的缘故,白晓生相来在领导面前进退自如,在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李云道面前,更是嘻嘻哈哈。

  “当年拿着能当板砖防狼的大哥大时,谁也没想到现在一块手表大小的屏幕就能用来接打电话,如果真到那一天,指不定又出现了某种挂在耳朵上便能自由呼吸的呼吸机一类的事物。”初下山时,一部苹果手机便能让李云道这个土包子兴奋上半天,时至今日,自己也能意#淫出某种挂在耳朵上的呼吸机,便让他不得不感慨,人这种动物,果然还是由简入奢易啊。

  “e30是举国上下的大事,怎么没听大伙儿提起?”李云道问道。

  “怎么可能现在才准备!从去年这个时候,市里就已经成立了各种专项小组,安全这边朱局是组长,很多工作早就按部就班地布置好了。您刚来,估计朱局还没来得及跟您沟通这事儿。”白晓生笑着说道。不过他也有些狐疑,照理李云道是副局长兼刑侦支队长,会场安保虽然不至于动用刑警,但朱子胥没道理不跟李云道通气啊。

  李云道点了点头道:“我上任第一天就碰到韩晨自杀的事情,这段日子时间也都花在这上面了。朱局估计是怕我忙得顾不上,而且会场安保,大多都是武警那边承担了,我们顶多管着外围的治安。”

  白晓生一边帮李云道将行李放进后备厢,一边笑着点了点头,但视角的余光却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青年背着双肩包与两人擦肩而过,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李云道问道。

  “没……没什么!”白晓生摇了摇头,关好后备厢,抬头时那蓝色运动服的青年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不知为何,他依稀记得,似乎最近总能在一些场合看到这个蓝衣青年,也许是错觉吧!他耸了耸肩膀,上车发动引擎。

  一个钟头后,在李云道的办公室里寂静无声。华山的目光时不时从李云道的脸上扫过,坐在对面的年轻副局长比自己小了近一轮,但说话做事算得上是滴水不漏,尤其此时,那眉头每蹙起一次,华山便有种当兵时站在老团长面前时的忐忑不安和局促。

  李云道仔细看着电脑,屏幕上是华山和技侦那边花大力气修复的几张黑白截图,画面上韩晨的面孔一清二楚,但他背后只能看到侧方轮廓的女子仍旧模糊不清。

  “还能看清楚些吗?”李云道眯眼看着屏幕,问道。

  “李局,这样已经是目前能修复的最大限度了。就这样,还是技术那边今天新招安的黑客小伙子给花了大心血给给放大修复的。”华山指着屏幕上的女子说道,“从服饰和轮廓看,只可以确定是一名亚洲女性,年纪应该在二十至五十岁之间。我亲自去问过烟杂店的老板,只是每人来来往往那么多客人,他也记不太清楚了。”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看着对面的李云道,他自己也知道这些话说了等于没说,但这已经是这几日调查下来的最大成果了。

  “能确定韩晨进过广电的双子塔吗?”李云道抬起头,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

  “这个已经确认过了,韩晨的确在那天下午进入九十九层的那栋楼,我问过楼下站岗的武警和保安,其中一名保安说的确有一名警察在二十号那天上去过。我拿韩晨的照片给他看过,那保安也糊涂,只说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对了,有一点他倒是记得很清楚,韩晨通过门岗时,保安曾帮他打电话去《全民嗨歌》的栏目组,不过他要找的人好像不在办公室,后来看韩晨拿着刑警的工作证,就直接让他自己进去找人了。”

  “《全民嗨歌》?”李云道的眼皮微微跳了跳。文心就是因为《全民嗨歌》而名扬全国,如今不但是浙北卫视的当家花旦,同时也兼任了《全民嗨歌》栏目组的制片人。不知为何,李云道觉得自己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但仍旧不得要领。“对了,韩晨是几点进去的?”

  “从门岗保安登记册上的时间来看,应该是下午的两点半左右。李局,这个时间,跟我们当天进入双子塔的时间几乎是重叠的。”华山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嗯……对了,从双子塔带回来的硬盘还没能找到?”

  华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终日打雁,却没料到这回倒是被雁啄瞎了眼。是我太疏忽了,没能保管好那块硬盘……”

  李云道摆了摆手:“谁还没有失手的时候?你觉得,硬盘这件事……”李云道压低了声音,似乎担心隔墙有耳。

  华山立刻会意,也降低音量道:“抽屉我是上锁的,能悄无声息干这件事儿的,肯定是内部的人。”

  李云道自己也在刑侦一线待过,当初刘小明就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典型,开锁这种简单的技术活儿,大体上也是刑侦一线的必备技能之一。

  李云道想了想,说道:“这件事你暂时不要声张了,这样处理……”

  华山听得将信将疑,不过十分钟后,还是面色如常地走出李云道的办公室。

  “华队!”

  “华队好!”

  “嗯!”华山一一点头,但面色有些沉重。

  “华队怎么了?”队里有人窃窃私语。

  “看他刚刚在李局办公室,估计是被小局长说了一通吧。”旁边的人说道。

  “没看出来啊,小局长年纪不大,火气倒是不小。”

  “这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别胡说啊,我可听说了,小局长背后的关系,通了天去的!”

  “说说看呢……”

  “咦,华队在那儿冲小叮当发什么火呢?”

  “嘘!小声点,听听看!”

  华山猛地一拍桌子,声音低沉:“嗯,你先出去吧。”

  小叮当“哦”了一声,吐了吐舌头,转身离开时正好看到白晓生走了进来。

  “华队,你找我?”

  “嗯,坐下聊!”

  大半天时间,似乎华山跟队里几乎所有人都聊了一遍,看样子大家脸色都不太好,整个一下午,一大队的办公室里都鸦雀无声。

  等最后一个人出了门,华山才拿起手机,给自己那位年轻的顶头上司发了条微信:一切照计行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