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一十六章 局座大人的意图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一听到王丽尖厉的声音,华山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段身心饱受折磨的日子,心神微恍后便又恢复了清醒,连忙转身关上会议室的门,声色严厉道:“王丽,这里是市局,你弄清场合!另外,你知不知道李局顶着多大的压力才没让局里对韩晨的事情立刻以‘自杀’名义结案?如果你再这种态度的话,大门朝外开,你爱去哪个部门去哪个部门,看有没有哪个人会理你!”

  王丽嗑瓜子的动作稍滞,眼珠子一转,立刻变脸,将瓜子飞快塞回衣兜:“我也不是针对李局,李局,我知道您是好人,出事那天您来我家看现场的时候,我就知道,您是顶顶公正无私的包青天!”

  李云道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有那么黑吗?”说着,便顺手拖了张椅子坐在王丽的对面,“华山,你先去忙吧,我跟王丽聊一聊。”

  华山出门后,李云道才道:“韩晨的事情,钱强找过我。”

  王丽微愣,显得有些讶异,下意识道:“他都自身难保了……”但很快意识到这么说似乎过于凉薄了,便尴尬地低头避开李云道的目光。

  “我相信你也听说了,我是初来乍到,局里的每一个人,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的。韩晨生前究竟是不是一个好警察,我并不清楚,而且这也不是当下需要讨论论和解决的问题,当务之急是查出你丈夫的真正死因。法医那边的验尸报靠我看过了,韩晨的确是死于失血过多,无论是刀刃的方向和深度,还是血液的检查报告,都趋向于韩晨是自杀的结论。”

  “不可以!全世界人都可能自杀,唯独韩晨不可能!”王丽突然便激动了起来,甚至站了起来,情绪显得颇为激动。

  “你先不要激动,听我把话说完。”李云道点燃了一枝烟,边抽边道,“我就问你一句,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韩晨不是自杀?”

  “我……我……”王丽吞吞吐吐,显然她也拿不出什么切实的证据来证明韩晨并非死于自杀。

  “这其实也是目前横在我面前最大的问题。”李云道吐出一团白雾,接着道,“我不妨透露给你一个实情,现在无论是市里还是局里,有八成的意见倾向于我们在做无用功,都希望早点儿结案,毕竟一个刑警死于非命,这种案子可大可小,谁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在上级面前丢了印象分。我知道,抚恤金对你来说,其实可有可无,你从东城分局闹到市局,无非就是想给韩晨讨个说法,我说得对吗?”

  王丽抬起头,深深地望了李云道一眼,紧接着,眼泪便扑朔地掉了下来,显然这是她最近经常会经历的一种情绪状态。

  “你不知道,韩晨他把这份工作看得有多重要,吃饭想着案子,睡觉也想着案子,为了破案,经常一连几天不回家,这样的好警察,去哪里找?我也算是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家属,你们局里上上下下有多少人整天无所事事,我心里有数。去年为了抓边境流窜过来的毒贩,他手上挨了一刀,到现在那只右手都不太利索,幸好他是个左撇子,否则……”

  “等等,你说韩晨是个左撇子?”李云道突然打断了王丽,声音中透着些许惊讶和兴奋,仿佛突然发现了一条隐藏许久的线索。

  “对,韩晨从小就是左撇子,吃饭写字都是,好像连用枪都是,所以他的枪都是挂在右边的。”

  李云道站起身,给华山打了个电话,随后便在会议室里摸着下巴来回踱步。

  不一会儿,华山敲门进来,并带来了一份文件:“李局,这是你要的报告。”

  “嗯,你也坐,有些事我可能要跟你探讨。”李云道接过文件,一页一页地快速翻过去。

  华山看了一眼王丽,用眼神询问王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王丽耸耸肩,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这对离婚前闹得不可开交的男女虽然远达不到早已一笑泯恩仇,但各自建立了全新的家庭后,时间一长,当年的那些怨念也便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弭殆尽了。

  “王丽,我不敢说什么时候才能破案,但我有把握,局里绝对不会用‘自杀’的名义来草草了事。”李云道突然放下手中的文件,笃定地对王丽说道。

  “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以我的人格担保。”

  话说到这个份上,王丽也不好太过于纠缠,当下便起身告辞。

  “华山,你帮我送送王丽。”

  华山愣了一下,点头追上王丽的步伐。

  下楼的时候,王丽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华山,只是在口中不断念叨着什么,华山也只是默不吭声地跟在她身后,直到走到市局大门口,王丽才突然转身,问道:“你们李局长刚刚到底发现了什么?”

  华山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李局调来西湖之前,就是江南省出了名的破案高手,嗯,听说之前还抓过几个跨省逃窜的杀人犯。总之,你放心好了。”

  王丽抬头看了华山一眼,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说了两个字:“走了。”

  “嗯。”

  华山回到会议室的时候,李云道正站在窗边,两手撑在窗台上,望着窗外#阴霾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局。”华山敲了敲门。

  “哦,人送走了?”

  “是的,王丽的性子是泼辣市侩了些,不过心眼是真不坏。”华山说道。

  李云道笑道:“这话让你现在的媳妇儿听到了,指不定也要闹到局里来了。”

  华山这回倒是自信满满,拍着胸脯道:“不会!我家那位,出了名的淑良贤德,王丽干的这类事情,她是万万干不出来的。”

  李云道微微叹了口气道:“其实刚刚王丽说得我蛮心酸的,我对韩晨并不了解,但事发后,也多多少少打听过这个人,总体上风评还是不错的,除了性子有些耿直外,也没有太大的缺点,而且所有人都一致地认定,韩晨是个相当敬业的警察。一个人做到让几个人夸你并不容易,但要做到让所有人都认可你的某一个优点,还是不太容易的。”

  华山点头道:“韩晨跟局里很多人都不太一样,他是从辅警开始,干过治安抓过扒手,一路干到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也确实不容易。所以他把这份工作看得很重,之前在我下面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干活卖力,否则也钱强出了名的务实性子,是不可能把他调过去的。只是这样一个人,说没就没了……”华山没有接着往下说,离婚后知道王丽嫁给了韩晨,他心中也不是没有过疙瘩,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重新组建的全新的家庭,那点疙瘩也早就抹平了,此时提起韩晨,大多还是对于公安战线损失一员干将的遗憾占了上风。

  “其实破绽一直在这份报告中,只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发现而已。”李云道指着摊开在会议桌上的那份验尸报告,“其实我早就该意识到了,一个习惯使用左手的人,只有在极少的可能性下才会割开自己的左腕,更何况王丽刚刚也说了,韩晨之前在抓罪犯的时候右手受了伤,一直没能恢复正常,他用右手割开左腕的可能性便更小了。”

  华山猛地恍然:“李局,您的意思是……”

  李云道点头:“有了这些证据,韩晨案被定性为自杀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但是要真正让上面信服,还是得把整条线索理清楚,杀人动机是什么,怎么杀的人……以及究竟是谁下的手……背后有没有高人在操纵……”

  华山是老刑侦了,立刻道:“李局,如果这样推理的话,我隐隐觉得,韩晨的死,应该跟陷害钱强的人有关,而这个人或者这几个人,应该也是造成周成暴毙的主要原因。”

  “韩晨和周成都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钱强了……”李云道一手托肘一手轻抚下巴上的胡须,喃喃道,“钱强……钱强……不好,钱强!”李云道飞快掏出手机拨了钱强的电话,电话通了,但电话那头却无人接听。

  华山见李云道面色大变,知道肯定是出事了:“李局,是不是钱强那边也……”

  李云道放下手机,飞快道:“知道钱强住哪儿吗?”

  华山点头:“能查得到。”

  “快,把地址查出来,再多叫几个人,我跟你们一起去。”

  李云道当机立断,几分钟后,六人两部车已经在疾速驶往钱强家的路上。

  开着刑侦大队的东风越野,一大队老队员葛亮问身边的白小生道:“小生,你跟华队走得比较近,咋回事?这火急火燎地,奔哪儿去?”

  坐在副驾上的白小生耸肩道:“不知道。局长在前面那部北京越野里,得问他。”

  “小生,新来的顶头上司,你咋看?”

  “还能咋看,你都说了,顶头上司,离咱俩十万八千里,我和你咋看都影响不了大格局。”

  “我咋听说李局是市里钦定的要来接老朱的班的,咱们市局的准太子爷!”葛亮笑着说道。

  “是不是太子爷我不太清楚,但咱们这位新顶头上司,跟咱们以往的任何一位领导都不太一样。”白小生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了。我在局里也待了十来年了,这种风格的领导,倒是头一回见。”葛亮想了想道。

  “什么风格?”

  “嗯……怎么说呢,务实!比东城区的钱局长还要务实,你看人家才来了一个月吧,支队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基本都理清楚了,而且据说马上要配合省里,开展陈案积案的清理工作。还有,他是我见过的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叫出所有下属名字的领导。”

  白晓生笑了笑:“没点本事,怎么从江南空降到咱们这儿来?没本事,怎么驾驭得了那绣蟒黄袍嘛!”

  “嗯,说得也是。”

  朱子胥的局长办公室不大也不算小,但因为家具大体上配得相对得当,所以显得空间宽敞。办公桌对面的两张椅子是办公室主任李明亲自去挑的,因为采购的时候他便知道,以后在这两张椅子上坐得最多的,应该就是朱子胥充分信任的他这个大管家了。

  在朱子胥成为市局一把手之前,李明是市局办公室副主任,等朱子胥上台,原来的主任便被调去了党群办,李明便成为了市局大管家。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局里大大小小的事务差不多都是李主任说了算,但坐在朱子胥的办公桌前,哪怕屁股下的椅子是他自己亲自去体验了以后才采购的,他也只敢半个屁股挨在椅子上,正襟危坐。

  “韩晨的老婆打发走了?”朱子胥一边批阅着桌上的文件,一边问道。

  “李局长进会议室跟她聊了几分钟就把人打发走了。”李明小心翼翼地说道。

  “嗯……你是说几分钟就打发走了?”

  “前后差不多七八分钟吧,中间他还把华山叫了进去。”

  “哦?咱们这位小局长还是有些水准的嘛,韩晨的老婆不简单啊,听说是练摊练出来的泼辣,他也能治得了?”朱子胥低着头,透过老花镜打量着自己的这位大管家。

  李明笑了笑,说道:“李局长年轻是年轻了些,不过做事的确算得上是滴水不漏。对了朱局,听说李局前两天请假回北京,是因为他老婆生了,好像生了个儿子,您看是不是要……”‘

  朱子胥想了想,笑道:“你去安排吧,以局党委的名义,云道也是党委委员嘛,大伙儿关心他也是应该的,但规格不要太高,免得外面的人知道道了说闲话。”

  “好的,我待会儿就去办。对了朱局,李局刚刚好像带着华山和一大队的人一起出去了,看样子还蛮急的,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李明有一个在朱子胥看来很好的习惯,那便是局里上上下下的事情,只要李明知道的,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汇报给朱子胥,而对于朱子胥来说,他的确需要这些方方面面的消息,来作出一些判断和决定。

  “出任务?”朱子胥忍不住笑了笑,“也好,旭东书记不是一直强调领导干部要身先士卒吗?下次交汇报材料的时候,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嘛!云道局长本就是公安系统的模范标兵,上面把这样的新鲜血液充实给我们,不就是想树榜样,立先锋嘛!”

  李明连连称是,说最近市里正好在催着交材料,可以把云道局长的事迹补充进去。

  朱子胥笑了一声,隔着老花眼镜,继续低头继续文件。

  出了朱子胥的办公室,李明微微有些疑惑,他实在有些看不透朱局对这位年轻的局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喜欢?似乎也不是。厌恶?好像也不对。

  太模棱两可了!李明有些苦恼,之前凡事便能迅速领会朱子胥意图,这一次倒真的有些猜不透局座大人葫芦里倒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