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零九章 变故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9 08:59: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回来了!”李云道推开家门,十字圆厅旁的黑暗客厅内冷不丁地传来一个声音,他微微一惊,随后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不开灯?”顺手打开客厅的水晶灯,便头散发的秦潇潇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的红酒杯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似乎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灯光,秦潇潇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遮着眼睛,酒杯却又送到了唇边。

  

  “怎么了?大半夜的不睡觉,窝在客厅里头扮深沉,这画风跟秦大小姐一贯的风格不太对应啊!”李云道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着,换上拖鞋后,便将沉甸甸的身子摔进一旁舒服而柔软的羽绒沙发里。

  秦潇潇的双眼毫无焦点,眼神空洞地望着虚空,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斜眼云道一眼后,又拿起喝了一半的红酒瓶,斟上了小半杯,下意识地在手中晃动着,红色的酒液随着她的动作在杯中形成飞快的漩涡,反射着水晶的光茫,诡异而妖艳。

  

  “咋了?心情不好?”李云道狐疑地一眼,好奇道,“我才离开不过两三天,出啥事了?”秦潇潇摇了摇头:“没事。”

  “嗯,那你继续,我洗个澡,上午从北京飞回来,忙了一整天。你待会下楼不用跟我说了,你直接关了门就成。”李云道揉了揉微微发酸的脖子。

  秦潇潇木然地点了点头,却在李云道快要进房间时,突然

  “喂”了一声。李云道转身,着腿的秦潇潇一脸期冀地望着自己。

  这下李云道真觉得这姑娘可能碰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否则以她小便搬了张板凳跟着秦孤鹤在那庞大的秦氏企业董事会上耳濡目染的经历,铁定不会因为一丁半点的小难题而躲起来独自一人黯然神伤。

  咋了?真出事了?”秦潇潇此时才抬起头,李云道清晰地左脸上的五根指印,刚刚坐在她的右侧,根本就没注意到她微微有些红肿的侧脸。

  李云道的眉头顿时拧成一团,秦潇潇自幼在秦孤鹤身边长大,加上能力出众,被秦家众人视为掌上明珠,想动她的人,基本上都被黄梅花将这个想法第一时间掐灭在萌芽状态了。

  可是,西湖这边能跟秦潇潇产生冲突的人屈指可数。

  “汤力?”李云道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秦潇潇于他而言,便是与顾小西一般的妹妹,如果真是汤力所为,李云道倒是真不介意将他打人的那只手砍下来送去京城秦家。

  

  “云道,我……我……”秦潇潇欲言又止。

  “出什么事了?”李云道表情,除了挨了一巴掌外,更多的却是一种迷茫和慌乱。

  这回李云道直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放心,有我在,天塌下来,我这都会先顶着。”秦潇潇转身,望着李云道,泪光晶莹:“我……我……我好像杀人了……”说完,她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声撕心裂肺,仿佛想一下子将李云道不在的这几日独自承受的恐惧和压力瞬间释放出来。

  李云道大吃一惊:“杀人?”很快,他稳了稳心神,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问道,“为什么是好像?被杀的人是谁?”

  “我……我……我也不知道到底他有没有死,他扑过来,我很害怕,包里有梅花叔给我的手枪,我……我……我开了他一枪……他中枪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秦潇潇的情绪有些慌乱,语无论次间倒也将事情说明白了。

  

  “那个人是谁?你开枪时还有其他人在场吗?”李云道有些好奇,关芷应该一直在秦潇潇左右保护着她的安全,可是现在,关芷去哪儿了?

  如果秦潇潇遇到了这样的危险,关芷为何不跟远在北京的自己和天狼发出警报?

  除非,关芷也遇到麻烦了……

  “是……是……周钦。”秦潇潇似乎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个名字。李云道的眉头紧锁:“周钦?不就是主导你们新能源项目的那个科学家?”周钦是美籍华人,麻省理工的数学和物理学双博士,回国前便在麻省理工实验室内主导新能源研发项目。

  总参是用何种方式说服周钦回国的,这一点李云道无从得知,但周钦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狂性大发。

  

  “嗯,你飞回北京的那天晚上,他给我打电话,说是有最新的突破,让我去他住的地方一起商量一下,我便去了,可是我一进门,他就扑了过来……”秦潇潇此时也稍稍平复了情绪,语调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吗?”

  “没有,就我跟周钦两人,公司的事情,技术上的问题都是周钦主导,我只负责提供给他解决问题的设备和条件。”

  “文心呢?”

  “文心负责公司其他的环保项目,污水治理,土壤恢复,公益环保,都归她管。”

  “也就是说,除了新能源项目外,其余的一切,都归文心管?”

  “嗯。”李云道此时终于明白,文心就是绿能项目的一件华丽外衣,对外宣称这只是一家环保公司,在采购众多设备时,才不至于惹来怀疑,有了文心主导其余的项目,起码可以用来遮蔽外人的目光,为新能源项目提供掩护。

  

  “走吧!”李云道起身道。

  “去哪儿?”秦潇潇一惊,随后警惕地云道。

  “放心,我不会带你去局里的,带我去周钦家。”李云道隐隐觉得,事情很可能不是秦潇潇想象的这般简单,否则他安排在秦潇潇身边的关芷不可能到此时仍无任何音讯。

  

  “三叔!”入夜后,郑天狼便换上了一身黑色,仿佛时刻都能融入外面的黑夜。

  

  “回来以后,见过关芷吗?”郑天狼摇头:“没有。”周钦有颇严重的睡眠障碍,秦潇潇让人寻了一处离西湖不远的僻静别墅,以公司的名义租了下来。

  此时刚过凌晨两点,只听得附近偶尔两声狗吠,改装过的越野车在距离别墅还有几百米的一处小巷口停了下来。

  越接近那栋别墅,秦潇潇的情绪似乎愈发紧张,李云道眼她紧抿的唇线,下车前在她手上轻轻拍了拍:“不要担心,有我在。”

  “嗯!”秦潇潇几乎是下意识地点着头。李云道想了想,道:“要不,你在车上等我?”秦潇潇愣了一下,随后摇头,坚定道:“不,我跟你一起。”夜风吹,薄雾如轻纱,两人走上别墅前的台阶。

  秦潇潇突然站定,惊道:“有人来过!”李云道也停下脚步,眼在黑夜中如同一座碉堡的欧式建筑:“你怎么知道?”

  “我跑出来的时候,别墅里的灯是亮着的。”恐惧使得她的精神一下子便振作了起来。

  李云道伸手摸向后腰,出门前他带上了之前蔡桃夭给他用来防身的手枪。

  道拔出手枪,秦潇潇有些犹豫:“万一……”李云道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将秦潇潇拉到自己身后,两人缓缓地摸向别墅大门。

  别墅大门没关紧,吱嘎一声,便被李云道推开了,别墅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不过李云道灵敏的嗅觉在推门的那一刻便闻到了一股异常浓郁的血腥味。

  李云道将刚刚从路边捡的一只破易拉罐扔进屋内,哐啷啷啷,寂静的夜间,破易拉罐与大理石地面撞击出响亮而刺耳的声响。

  屋内没有任何反应。李云道拉了拉秦潇潇,示意她紧跟在自己身后,两人从大门敞开的缝隙间滑入别墅。

  别墅里静悄悄的,确认别墅里的确没有人后,李云道拿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当手电用,此时才发现客厅内一片狼藉,有非常明显的打斗痕迹,一张原本完好的茶几,更是被人从当中直直劈成两半。

  李云道立刻便能断定,关芷一定进过别墅,只有那把半藏妖刀,加上关芷苦练多年的武#士刀劈砍技巧,才能达到如此的效果。

  一片混乱的地面上有几摊鲜血,应该分属于不同的人。景,秦潇潇倒吸一口凉气:“我朝周钦开了一枪,跑出去的时候,这里并不是这样。”循着手机灯光的方向,李云道继续查墙上的浅色壁纸上有不少脚印,应该是在激烈打斗时留下的,原先完整的壁纸上还有几处触目惊心的刀痕,刀痕的一旁,竟有几处枪眼。

  

  “咣啷啷……”脚下有金属在大理石上滚动的声音,仔细查然是弹壳。如果秦潇潇开了一枪后便夺门而出,那么地上的弹壳应该是后来才进入别墅里的人留下来的。

  周钦的尸体去哪儿了?这些都是什么人?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明显已经跟他们交过手的关芷有没有受伤?那么此时此刻关芷又身在何处呢?

  一连串的问题在李云道脑海中闪现,他突然回头问秦潇潇:“你一进门,周钦就向你扑过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