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刁民 第九百二十二章 伏法

小说:大刁民 作者:仲星羽 更新时间:2018-12-17 08:03:1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

  那只手徒然抓住枪柄,打开保险与抬起手臂几乎是同一瞬间的事情,举枪与狞笑也几乎发生在同一时刻。人就是这样,越接近的死亡,便会越加疯狂。

  上帝要让一个人毁灭,必先令其疯狂。

  红着眼的许天笑面目狰狞地举起手臂,手上是一把手枪,面前是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

  砰!

  枪响。

  李云道皱眉,眼看着那举起的手臂再次垂落下去——无论是谁,眉心实实在在地中了一枪后,都会死得无比透实。

  许天笑死了。李云道并没有怪罪开枪的同仁,如何他不开枪,下一秒李云道扣在手心的三刃刀也会甩入许天笑的眉心。

  因为是近距离的射击,子弹击穿了许天笑的脑袋,鲜红的脑浆流了一地,在旅馆破旧的深色地板上变成了一滩黑得让人作呕的液体。

  李云道在许天笑身边沉默着蹲了许久,许天笑干过的坏事,可以算得上是罄竹难书,单李云道知道的案件卷宗加在一起就足有半人身高,如果再加上贩毒,许天笑或者死上一百次都不够弥补他犯下的罪过。但当这人真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双眼瞪得浑圆,左侧脸颊浸在血泊中,李云道却仍旧没觉得心情有多么灿烂,相反却有些隐隐地担忧——除非找到老狗,否则许天笑一死,很多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李局……我……”刚刚开枪的警察一直心中忐忑,此时走上来想做些解释,却被李云道打断。

  “处理得很好,换作是我,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开枪,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李云道望着他,轻声地说道。

  “李局……刚刚其实……”开枪的警察显示没料到李云道会如此说,平时少与人打交道的年轻警察顿时便失了方寸,吱吱唔唔了半天,才说了句“这是我应该做的”。

  幸好华山来打了个圆场,故意扯开了话题:“李局,那边还是没能找到钱强的尸体。”

  “下游也没有?”李云道很困惑,绑上铅衣的时候,他的确动了些手脚,以有利于钱强找到破绽后在水下安然脱身。自己只比他晚跳几分钟,就算真的溺水而亡,尸体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被带去下游。

  “天太黑,又起了雾,给我们的搜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省厅和军区都支援了不少人手,但钱塘江支流众多,一旦尸体真的被冲进了江里,那就真的是大海捞针了。”华山解释道,“李局,您不是看着钱强中枪坠入水里的吗?中了一枪,又绑了铅衣,出现奇迹的可能性很小啊。”华山将声音压低了,显然是不想影响其他人的士气。

  “瑶瑶呢?”李云道又问道。

  “已经将小姑娘的照片分发给各个区县,邻近的几个地级市也都发去了协同办案的公函,不过,李局……咱们还是得有个心理准备……”华山小声地说道。他是老刑警,儿童失踪案这类的事情见过不少,但中国如今的社会体系下,失踪儿童能顺利找回的,寥寥无几。而且据说带走钱强女儿瑶瑶的,还是一个在逃通缉犯,是不是穷强极恶的那种他不清楚,但是杀了警察带走一个五岁的女童,显然应该不是出于同情心。

  李云道又回想起小姑娘一个人乖乖趴在咖啡桌上玩耍的场景,凤驹出生前,他或许还体会不到这种微妙的感觉,凤驹出生后,他便能体会到了人间最美妙的联系。瑶瑶虽不是钱强的亲生女儿,但钱强应该是视同己出的。如今钱强生死未卜,李云道觉得自己也是责任的,最起码自己没有估算出许天笑的那一枪,也没料到自己原本在铅衣上做的手脚却导致钱强落水中后会被汹涌暗流卷走。想到这里,李云道抬头认真地看着华山:“必须找到人。”

  新上司上任后一直和和气气,跟下属交流也从未用过太重的语气,此时一反常态地严肃,华山也意识到这位年轻上司的态度,连忙重重点头道:“我马上跟当地公安协商,请他们加派人手。”

  老狗带走了瑶瑶,其实对于瑶瑶的安全,李云道倒并不是太担心。对于白头和老狗这两名原先龙正清麾下的左右手,李云道在江宁着手对付龙正清时,便对两人做过侧写分析。白头心思缜密,狡诈阴险,是个极难缠的智囊型黑道人物,但老狗不同,他是彻彻底底摸爬滚打上位的,对江湖规矩有着老派江湖人才会有的敬畏心。所以相比之下,老狗是个相对有底线的黑道大哥,而白头的行事作风就显得更唯目的论了。如果此刻是白头带走了瑶瑶,李云道或许要更担心些,恰恰是老狗这个落魄的江湖人,李云道倒真不太担心,至少短时间内,老狗是不会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的。并且,老狗与许天笑两人分道扬镳了,很大的可能性就是对于处置孩子的问题上发生了比较大的分歧。

  “李局,您在想什么呢?”小叮当倒是不害怕尸体,配合法医做些现场的收尾工作,见李云道蹲在尸体的一旁若有所思,于是好奇地问道,对于这个比自己实际上大不了几岁的顶头上司,她有种莫名的崇拜,尤其是在读了一些公安系统内部的宣传资料后,更是觉得眼前的副局长兼支队长就差没三头六臂了——小姑娘们总是会对英雄产生些莫名其妙地好感和崇拜。

  李云道愣了愣,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许天笑的尸体旁蹲了许久,腿也微微有些麻了。许天笑的脑袋无力地耸拉在一侧,眉心的弹孔红通通的,流下些不知是血还是脑浆的液体,看上去有些瘆人。他背靠着电视柜的一侧,手指距离刚刚那把枪的位置仅仅几公分的距离。警察们冲进来后,第一时间就将手枪踢到了远处,以防犯罪分子没有死透还能用枪伤人。

  李云道看了看那只被踢到床边的手枪,嗯,刚刚傍晚时许天笑便是用这把手枪冲着钱强的胸口开了一枪,他亲自目睹了绚烂的血花在钱强白色的衬衣上绽放开。他看一眼死不瞑目的许天笑,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见到许天笑的场景,那一天许大公子看中了斐宝宝发小们的女朋友,扬言对方不陪他睡一晚上,便谁也出不了姑苏城。那时候的时候许大公子,何等地气焰嚣张,而自己那天只拿了一把刀子便让不可一世的许公子吓尿了裤子。

  或许这孽缘便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

  李云道能理解许天笑对于自己的仇恨,儒家本就讲究个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自己虽不是手刃许明,然而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许明的落马,与龙正清交出的证据有最直接的关系,而拿下那位号称江宁地下组织部长的正是李云道。江宁的事情,李云道一直都觉得算是虎头蛇尾,长江二桥上的那次报复性地刺杀来得太过于突然,只是没想到自己逼迫无奈下的那一跳,自己便跳离了江宁的纷纷扰扰,更没料到此后去香港周折了一圈后,尽然又被调到了距离江宁仅几百公里的西湖。

  “李局?”小姑娘觉得年轻领导的神色似乎有些恍惚,听说他傍晚时跟歹徒搏斗了,可能还没缓过神吧。

  “嗯?”李云道这才反应过来,站了起来,也不再看地上的尸体,缓缓走出房间。

  刚刚的撞门声和枪响惊动了住在旅店里的客人,不过幸好已经入夜,看到警察后也只以为是例行的扫黄,只要事不关己,国人向来的选择大多是高高挂起。

  李云道伏在走廊顶头的阳台上点了枝烟,眯眼吐出一团烟雾后心中才稍定,在和蔡桃夭、阮钰三人组成的微信群里,发了三个字:睡了吗?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头像都跳出了同样的回答。

  “还没,喂奶呢。”

  “没,陪夭夭喂奶呢。”

  紧接着,微信群里便跳出阮钰发来的一段小视频,视频里的小家伙微闭着眼睛,靠在蔡桃夭丰满的胸脯上,幸福地吮吸着。

  看到这里,李云道没来由地心头一暖:小家伙啥时候才会叫爸爸呢?

  阮钰回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说道,才多大的孩子?你以为你儿子是哪吒?

  蔡桃夭回了个微笑的表情,说道,正常孩子十二个月左右才会说话,早一点的八个月。

  阮钰突然单独发了条语音过来,出啥事儿了?

  看样子她已经单独到了房间外,李云道想了想,说道,刚刚有个嫌疑人被打死了。

  阮钰说,那不是挺好吗?咱们这个社会需要减少一些不稳定的因素,这样凤驹他们这批孩子才能有个健康的生长环境。

  举着手机,听着扬声器里阮钰的熟悉声音,从钱强中枪时便开始凝结的情绪终于开始融化。

  李云道自嘲地笑了笑,说道,你们早点休息,不早了。

  阮钰说道,夭夭让我明天就飞来找你。

  李云道迟疑了一下才道,再过段时间,等有些事情水落石出了。

  阮钰回道,嗯,您自己注意安全,别总支开天狼去保护别人,你自个儿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他给阮钰的微信回复,电话却是桐市本地的一个陌生号码。
大刁民 马前卒 星宇世界传奇公会 真龙 驭香 武炼巅峰 御鬼者传奇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霸天武魂 我的贴身校花 盖世仙尊 重生之魔教教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仿岩文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刁民,大刁民最新章节,大刁民 新笔趣阁xbiquge6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